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拉萨蒙难记9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拉萨蒙难记(连载9)

时间:2020年11月15日于杭州

佛陀的七天证悟

“打坐”,一来是为了“静坐抗议”,但这最后能有什么结果,是不能指望的;但Bamboo知道,以这样强大的愤怒愿力,绝对能让Bamboo坐着不起,那就刚好实践一下佛陀成道前, 在金刚座的菩提树下,发愿“不成正觉就不从座起”,不眠不休、不饮不食打坐七天七夜后证悟成佛的可行性。平时在自己舒服的猪窝里,那是连一天不睡都做不到的,哪怕Bamboo把床扔了,也会像只狗狗一样 蜷在禅修垫上呼呼大睡。也只有这样非常的状况,才能克服自己的天性去实践佛陀证悟的大法。既然这里是拉萨,被称为佛教的圣地,那做这件事是最为合适不过了。大宝的教育就是“做事要一箭数雕”。

当然派出所的这帮人是不可能让你在这里“成佛”的,先是把Bamboo从办公室里拖了出来,扔在门庭冰凉的大理石地砖上,还拿个小摄像机对着拍Bamboo像个疯婆样坐地上。结果没多久就发现Bamboo又盘腿坐好, 模样老好的“入定”了,所以赶紧把摄像机收了。虽然这地砖冰寒刺骨,按禅修的常识来说,这样坐着是很容易得风湿,下半身得各种疾病、甚至偏袒的。但这种时刻,哪怕后半生都半身不遂,Bamboo也认了。Bamboo付出的代价有多大,这江山改换颜色 的力量就有多大。

但事实上,Bamboo一坐好,就入了“四禅天”,神识被内心无上的“暖与乐”包围,在这样的快乐中,谁又愿意睁开眼、从定中出来,回到外面那恐怖、冰漠的色身世界中呢?

Bamboo以前打坐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但在这极度恶劣的环境中却一下入了“四禅天”,想来是上师的加持吧。

在人来人往的门厅,因为闭着眼,也不知道是否有很多人看,就听见有藏人称呼Bamboo"尊嫫"(藏语对尼师的敬称)。但派出所是不会让你在这里“成佛”的,喊来青旅老板娘和她两个男伙计,又拖又抱又拽地把闭着眼一直打 坐的Bamboo弄上了他们的摩托车,一前一后夹着Bamboo回了青旅。老板娘让那两个藏族小伙对尼师如此不敬不说,其中一个藏族小伙上来还先用两手罩住Bamboo的胸部,虽然Bamboo的飞机场跟他摸自己也差不多。Bamboo其实一动都没动,但他们拖拽中根本不管 是否把你的衣服都拉了上去,Bamboo的水桶腰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大暴露了。好在穿了藏红色的长裤,裤腰紧的很,下半身绝对不会走光。一个禅定中的尼师被这伙藏族男女在权势的命令下如此羞辱,Bamboo至今想来,都忍不住掉泪。

就这样备受屈辱地被弄回了旅馆,扔在门厅的长椅上。听见老板娘对如一她们说:“本来都是你们在搞事,结果她给背了锅。”在派出所里她劝打坐的Bamboo走时,就一直说,啊,我两个孩子还在幼儿园,还没吃饭呢。 你们出家人不是‘慈悲’吗?

后来,她找人来劝时,也是用’我小孩还要照顾’等理由,想叫Bamboo心软听她们的话。估计是女老板这帮人研究了房间的监控录像,觉得Bamboo的唯一弱点就是‘同情心太强,为了个作假的老居士,不惜让自己惹上大 麻烦’,所以傻的很,好利用。在这些没有善根的恶人眼里,“慈悲”就是“傻子”的代名词。

Bamboo静静地在沙发椅上又盘腿坐好,眼睛始终不曾睁开,也未从定中离开。这个椅子比起冰凉的地面,的确更适合打坐。

女老板把Bamboo弄回来可不是为了让Bamboo在她这里成佛打坐的,她只是为了帮派出所把Bamboo打发走而已。所以接下来,叫了一拨又一拨人,来拉来劝,要么猛然摁一下摩托车尖锐刺耳的喇叭,想让你禅修 走火入魔。这对于历经大风大浪的Bamboo来说,根本就是小case,这一切的声响、干扰对于禅定中的Bamboo来说,都像是“风过不留痕”。2013年在尼泊尔受的罪可比这大的多,那时Bamboo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只会念个楞严咒,惊恐万分浑然不知该怎么应对的人。但现在,虽然早不念〈楞严咒〉 了,但〈楞严经〉所说的“不被境转,而能转境”的境界在那么多年“时间表禅修”的训练下,似乎也有点达到了。

但还是清晰地记得,有欠了女老板房费的自称女居士啊、尼姑的一个个女人,跑来口沫横飞地又拉又劝了几个小时。说帮你 找便宜旅馆啊,帮你安排朝圣啊。后来如二跑来,说老板娘给我俩单独开了一间房,死拖硬拽想把Bamboo弄去房间,好在Bamboo平时吃的太胖太重,她给拽下地就再也拉不动了,Bamboo就继续在 地上打坐。怕被旁观的人责怪,如二只好灰溜溜走了。

记得如二说,“你这么做,你上师大宝法王同意不?你给他 打手机问过了吗?”大宝用不用手机Bamboo是不知道,要问也是问不到的。但学生又不是老师的牵线木偶,机器人。大宝一向的教育就是,老师的话都只是一个“参考”, 对不对是要自己去揣摩,并且实践后才知道的,这就是“闻、思、修”。像她这样不管上师叫她做什么坏事,她都唯命是从,最后,受恶报的也还是她,她上师又不会替她代受。 而如二这些所谓的尼师,口口声声说来“朝圣”,但就算释迦牟尼佛就在她面前入定要证悟成道,估计她也会为了贪那白住一天房的几十块便宜,把佛陀给从座上硬拽下来吧。

但好在这是大昭寺旁朝圣的中心,可能一直有很多汉藏信众路过,旁观。虽然闭着眼看不到,也听到有走过的房客不顾女老板的吭气,大声地冲Bamboo说:“师父,好样的。”被如二拽下地,在地上打坐没多久,女老板 就受不了旁人的指责,赶紧和伙计一起把Bamboo又托上沙发椅。

而到了半夜,两个藏人男伙计一边说“老板娘给你单独开了间房”,一边想来强拉Bamboo给弄进房。也靠着不时有其他房客好奇地下来看Bamboo是否还坐着, 而不敢造次。所以安然盘坐了一晚。

Bamboo中饭、晚饭都没吃,昨夜被吵得一晚没睡,今夜也只是坐着有一小段时间似乎打了个盹,但在这样的念咒打坐中,竟然也不觉得饿和困倦,而是一直舒服、安宁的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打坐后一直 未吃未喝,但早上喝的水在膀胱里却要超负荷了。

这让Bamboo很是发愁,不知佛陀当年“不起于坐”是怎么解决尿尿的问题。所以忍到半夜,四下无人时,还是起来去厕所解决了一下,出来的量让Bamboo觉得膀胱没憋破真的比后来特朗普新冠三天出院还奇迹, 当然紧接着还拉了一大泡屎。之后Bamboo想,肚子里存货都清干净了,现在开始就能像佛陀一样“不起于坐”了吧。

但拉萨是个极度干燥的地方,阳光猛烈,又极少下雨。快到黎明时,明显感觉自己的嘴唇干裂开了。虽然禅定和咒语的力量能让自己不觉得困和饿,感觉可以替换,但显然这个色身的物理变化却还是免不了。 感觉七天不吃饭是可以,刚好减减肥,佛门也有饿七的闭关。但不喝水似乎身体坚持不住。记得菩提伽耶也是很少下雨,并且很热,那佛陀当年七天是喝水还是不喝水呢?老板娘是放了一杯水和一碗泡面在旁边,Bamboo一直未动。佛陀当年 也没人给他送水送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