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作品

法王噶瑪巴的書畫學習

文/黃靖雅 攝影/堪布丹傑

北印度,達蘭沙拉,夏末清晨5點。

手電筒的光束,劃破黎明前的黑暗,背著筆墨畫袋的寂雲法師,步步留心地轉彎、上階梯,走向一個已經亮燈的光明所在:上密院。

上密院裡,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熱切地在鋪好的長長棉紙前等他了。那是他的書畫學生──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法王书画学习2007

■ 長時相處,親見「遍滿的慈悲」

「法王遍滿的慈悲,是上課過程中,我印象最深的事。難怪大家說法王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寂雲法師說。因為他在印度時間有限,去年一個月,今年更短、才半個月,法王想把握時間多上課,每天上課時間都很長,通常早上、下午都有課,他清晨五點就得到上密院,一天得上五小時左右,有時周日甚至還曾上到七小時,可見法王多麼熱愛書畫課。

相處的距離近了,時間長了,通常一般人會開始鬆懈,舉止自然流於輕鬆、甚至不經心。「但法王始終是慈悲的,所有的時間都是,所有的舉止動作,連很細微的地方都是柔軟的,你可以確信那是源於很深的慈悲。」

寂雲法師說,南傳的修行人修「念住」,心是很細的,他當下真的可以感受到法王遍滿的、細緻的慈悲。他也感覺到法王畫畫時「真的很快樂」。這讓他有點 心疼, 「我和法王年齡差了近四十歲,我這樣閒雲野鶴、任意過活,法王卻整天都有人等著拜見他、等他加持,看到整個法脈的大小事都在他身上,無盡的法務活動忙都忙 不完……他能這樣畫畫,真是不容易。」

法王书画学习2008

■「不動佛」,結起師生緣

認識法王,是寂雲法師,這位「以書畫修行」的南傳出家眾,生命裡的一場奇遇。

2000年,他在尼師慧暘法師引介下,首度到印度覲見法王。

2006年,有信眾供養了一幅他畫的「不動佛」唐卡給法王,法王很喜歡,那一年年底在菩提迦耶舉行的「噶舉大祈願法會」「不動佛超薦」,會場上就掛了這幅寂雲法師手繪的唐卡。美好的師生因緣,因為一場聖地法會,就此種下吉祥緣起。

2007年夏天,寂雲法師應法王之邀,從台灣前往達蘭沙拉,開始在上密院為法王上書畫課。

■ 握著法王的手,畫竹子…

整整一個月,寂雲法師和這位人人仰望,渴求單獨見上幾分鐘、求得幾句開示的傳承持有者,每天獨處五至七小時。剛開始,他為了訓練法王的書畫基本功, 有時還 必須握住法王的手,示範握筆、運筆的訣竅。有時師生倆分站棉紙兩端,你一邊、我一邊,合作畫一幅大畫……這樣親近的因緣,一般信眾聽了,大概很羨慕吧!

法王的第一堂課,就從「畫竹子」開始。

寂雲法師特別愛竹子,「竹子長得正直而中空,堅毅而柔軟,而且有節──有氣節,是很重要的。」這種美麗而有風骨的植物,是傳統中國書畫最愛的主題之一,既簡單又難,乍看只有幾根線條,真要掌握得好卻極難,功夫到不到家、三兩下就會現出原形。這是磨基本功的課。

今年法王「進階」了,改畫觀音。寂雲法師給法王的功課,就是今年要畫好三大菩薩: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寂雲法師一點都不打算高抬貴手,讓他的 法王學生輕鬆過,離印前留了一堆功課,回台灣後,還掃描了自己畫的三大菩薩寄到上密院,明年夏天「驗收成績」。

法王书画学习2009

■「如意寶的墨寶」,大家搶著要!

「法王是極有天份的,我教過的學生中,很少看到這麼有天份的。」寂雲法師說,法王的藝術熱情和天份是很明顯的;而今,這項才華,也成為和信眾結緣很好的方式,有了創造善緣的妙用。

書法方面,法王漢隸寫得特別好。現在,法王臨寂雲法師的帖、以漢隸所寫的「心經」、「拔濟苦難陀羅尼經」等經文,在信眾之間「灸手可熱」,大家以求 得「如 意寶的墨寶」為榮。以世間歡喜受用的方式接引入佛道,藝術,也成了一種度眾的善巧,法王手上一支筆,成了善緣的磁場,一如〈普賢行願品〉說的,這也是一種 奇妙的「悉以諸音而說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