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拉萨蒙难记8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拉萨蒙难记(连载8)

时间:2020年11月06日于杭州

吉崩岗派出所

藏人警察160061: “你们尼姑就是在这里招摇撞骗的。”
“你是在哪里出的家?”
Bamboo答: “尼泊尔”。
160061转头问陪我们来的藏人小警察: “尼泊尔也是藏传佛教吗?”藏人小警察点点头。
160061: “那你回你们尼泊尔去啊!跑拉萨来干嘛?”

穿着一身名牌灰格子夹克、时不时进来溜达一圈的派出所所长“周显军”(不知道是不是这三个字。问他名字倒说了,再跟他确认是不是这三个字,他就不肯回答了)跟他周围的一众民警:
“谁说警察要出示证件,你懂个屁的法律。”
Bamboo:“不出示证件谁知道你们是警察,杭州的小区保安都穿得跟你们一摸一样。”
“那你去找你们杭州的小区保安啊!跑这儿来干嘛?”

160061:“叫老板过来。”(一年轻女子进来)
160061:“你就是老板?”(女子陪笑点头,Bamboo吃了一惊,住了两天就没见过这个人。今早被第一个警务站警察叫来时,还以为最多是个老板娘,没想到她才是老板。)。
160061:“去外面站着!”(女子乖乖去外面罚站)

周显军身后的一警察A冲着女老板:“回去最好不要给我再有事情,否则马上把你们店封了。”
地霸老居士:“你们想封就可以随便封?”
警察A:“这是拉萨,不是你们内地。我说封就封。”

警察B,意思是“这么点小事也要闹到我们这里。”Bamboo刚跟他解释:“因为他们藏人不好管我们汉人的事(意思是怕前台的两个藏族男孩管不了地霸老居士这些汉人闹事).”
警察B立喝打断:“什么'汉人'、'藏人'。你这是在搞政治歧视。”
“抖音上有人说了句'藏人',就立刻停播,拼命道歉都没用。”

听着听着,Bamboo的眼泪抑制不住拼命流。Bamboo也不知道是谁在哭。因为大宝一直住在Bamboo的心里,有时Bamboo在肚肚里一个劲地腹诽他时,就会莫名其妙从心里涌出一股巨大的悲伤,像是他 在委屈,觉得Bamboo冤枉了他。 所以,这会儿突然开始流泪时,Bamboo想一定是他看到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同胞此情此景,让他抑制不住哭泣吧。

曾经Bamboo觉得让共产党继续执政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他们肯改善就行了,毕竟中国人口的素质摆在那里,下层基础就决定了这么一个上层建筑。但现在Bamboo终于明白,你不可能指望“用一瓶墨水去把衣服洗 干净”。

Bamboo说:“你们办案都不做笔录吗?”进来一个警察,随口问两句什么事,像听“说书”一样听完就走了。再进来一个警察,又问你什么事,Bamboo是复读机吗?最重要的是,地霸老居士一会儿变个说法 ,也没人管她是不是在乱说。办案对这帮警察来说,就是上来乱骂一气,然后把人轰走就行了。当然后来听说女老板给罚了5000元,周显军又好多买几件名牌夹克了。

地霸老居士上来拉Bamboo“我们走吧。”Bamboo一把挥开她。Bamboo就不走,呆在这里了,就是要逼到他们受不了,使出最后的毒手。

Bamboo是无所谓地霸老居士这些小混混会不会受惩处,这些人被业风一吹就烟消云散了。但如果一个国家的执法系统就是这样黑暗,警察和强盗小偷流氓的区别只是一个穿了警服,就可以不受法律约束,为所欲为的话, 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有什么指望。

大宝曾经说:“你不需要谁来帮忙,你一个人就够了。”对Bamboo来说只有一个办法--用自己身体承受的苦痛来换取“改变天空颜色”的力量。有些共业必须要有人背才能消弭。当然如果因此死了也没什么,因为 这个世界会随着Bamboo色身的消失,一起消失,与其这么邪恶,不如让它消失。

2013年,在尼泊尔,因为说了句自己的上师是大宝,和普拉哈里寺勾结的尼泊尔旅游局勒令每家旅馆都不得留宿Bamboo,每家商店都不得卖东西给Bamboo。又找了一个地痞,在深夜的一个桥洞下堵住Bamboo,逼Bamboo和他发生性行为, Bamboo不从,这个地痞就抓住Bamboo的头一个劲往地上砸,如果不是Bamboo当时内心突然喊了一句"上师",那个地痞莫名停顿了一下,Bamboo也不可能乘机逃出,就死在那里了。而这就是2015年尼泊尔会发生 毁灭性大地震的原因。而之所以这个果报要等到2015年5月才发生,是因为Bamboo那时是用父亲给的一大笔钱去尼泊尔的,所以要代受疯狂暴戾父亲的业报,2015年他去世前,欠他的债还清了,所以尼泊尔的果报 也就成熟了。

2015年在美国呆了八个月,期间所受的帮助和伤害,是突然改变美国大选结果的因。因为要替Bamboo出口气和满Bamboo当时的发愿“要报答那么多美国人布施金钱的恩德”,头上的老母鸡才会出手。而特烂普当政这四年,Bamboo再无法去美国见一面大宝,还备受美领馆的气, 所以小特就只能随业流转了。念及他是因Bamboo而上台,所以最后还是送了他一句忠告,听不听就随他了。

而俄罗斯之所以穷了好一段时间,恐怕也和2014年四月还是五月,Bamboo为了能跟着大宝第一次出访德国,花了一万多买了机票,结果签证拒签要去退时,俄罗斯航空的工作人员见是中国人,狂欺负,甚至机长还以Bamboo拿 的不是当天的机票就进入机场为由,叫来德里机场的警察把Bamboo抓走一事相关。Bamboo的钱是随意能诈的吗?

虽说这些国家对中国人一贯如此,但你对一个乞丐的孩子和一个皇帝的孩子做善做恶,得到的奖罚会天差地别。一个人隐形的功德之力不是世间的金钱和权力可衡量的。以美俄的实力都灰头土脸,何况是要看它们脸色的 土共了。

所以,Bamboo就在派出所冰冷的地板上坐下来“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