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再进拉萨蒙难记6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拉萨蒙难记(连载6)

时间:2020年10月24日于杭州

谁布的局

话说Bamboo是个一根筋的人。即便这么诡异,甚至后来"地霸老居士"在派出所说,屋里的7、8个人都能证明Bamboo"很吵"(房里连Bamboo也就住了9、10个人),Bamboo听到也未多想。因为Bamboo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记得"地霸老居士"第一晚的时候在屋里炫耀自己在五明佛学院学习,夸赞那里的学习环境多么好,说有什么问题,上师都会耐心回答。其中还说了一句:“我上师不懂中文”。五明佛学院有 四大堪布。但在汉地信众中出名,和招收汉地居士学习的就两位--索达吉堪布和慈诚罗珠堪布。索达吉堪布是懂中文的,所以Bamboo猜想她的上师应该是五明佛学院的常务副院长,也就是实际掌控者-慈诚罗珠堪布。

又是这位慈诚罗珠堪布!

自Bamboo2018年12月网站第一次被封杀,所有的邮件和通信方式都被严密监控后,能收到的唯一一个不受影响,能继续给Bamboo发邮件的不认识的法友,每次有意无意提到,和直接、间接向Bamboo夸赞和推荐 的都是这位‘慈诚罗珠堪布’。

而自2016年4月,Bamboo在西藏八宿公安局被国保大队审讯以来,总能发现有人在用藏传佛教的“读心术”和“念头操控术”等在长期帮国保做事。当然他们的能力 没有大宝那么强,一般需要借助监控来盯着你这个人。当时在审讯室里,Bamboo能感觉到这个人或这些人就在附近,所以不可能是“和美国中情局一直合作”的印度那边的。Bamboo就一直在想,这到底是国内哪个寺庙闭关出来的喇嘛呢?

Bamboo四次进藏,所见所听说的藏传佛教的寺庙都被管得很严,信众不允许留宿。就算是最优待的‘楚布寺’,寺内外唯一一所旅馆,十室九空,旅客也不得住宿超过两三天。即便是王毅和多瓦尔(Ajit Doval)麾下的海内外黑 大宝集团的骨干成员--那位go in down (够淫荡)的楚布寺住持介绍Bamboo在寺里一位阿尼家住宿,也说‘只能住七天,多了他也保不住’。 但色达五明佛学院是没有任何限制的,里面的旅馆虽然贵,但住多久都可以。找得到地方的话盖木屋都可以。里面也有很多汉地出家的尼师。

现在想来,的确有些耐人寻味。

记得‘马云夫妇觐见大宝’这事官方新闻是从来不报道的,小道消息也未听说过。只有五明佛学院的索达吉堪布在网上大声嚷嚷,说‘马云皈依了,皈依了’,并且贴出了马云夫妇和大宝在觐见室的合照。 要知道觐见大宝时,所有的手机、相机等电子设备都是不准带入的。合照都是由法王办公室安排的侍者负责拍的。事后,大家自己去办公室用U盘把照片拷来。

马云从未听说过和色达五明佛学院有任何交集,就算有,也不太可能把‘皈依大宝’的照片拿去给另一个教派的上师炫耀啊。所以,Bamboo一直很纳闷,这个照片,千里之外、另一国的,和大宝没有任何交集的色达 五明佛学院的堪布是怎么立刻知道,并且拿到照片的呢?

就跟2015年2月那天,Bamboo在楚布寺住持的房间,很尴尬地跟他说话时,他突然看了一眼手机,说大宝5月几日刚定下来要去西雅图的那烂陀佛学院(就是竹庆本乐仁波切的家)。那时,大宝美国行的官方行程 远未公布。这位一直在国内的住持是怎么 第一时间知道当时身在印度达兰萨拉上密院的大宝刚定了什么行程呢?况且微信都是被监控的,尤其是这些藏传佛教喇嘛的微信。

想起有一次觐见大宝时,问他海涛法师教的‘施食’的困惑,他答非所问地说,“做点烟供”,并且像做产品推广一样大力推荐智慧林的「烟供香」。Bamboo狐疑地跑到德噶寺的商店,里面各种各样智慧林的产品和香, 但就是没有‘智慧林的烟供香’,问了店里售卖的喇嘛,说“智慧林没产过「烟供香」,只有「禅修香」”。联想到--香港一位叫‘老咪’的居士写的文章,说她每次觐见完大宝,再去见大司徒仁波切时,大司徒仁波切总是能接 着大宝刚刚没给她开示清楚的话题,继续给她讲解。让她佩服之极,从此,这位留德博士就成了大司徒仁波切的弟子--Bamboo才恍然大悟。现在想来,大宝的房间里不知装了多少国的监控设备,周围不知有多少国的眼线啊。

再说回在‘尘埃落定青旅’的房间里,Bamboo一晚看到地霸老居士的死党的铺位旁居然还扔着一个印了大大噶举祈愿法会标识的背包,Bamboo吓了一跳,问了句;‘谁也参加过祈愿法会啊?这是谁的包?’。但没人应答 。再转头这个包就不见了。

而Bamboo在这个青旅房间里住了两晚,发现铺被褥的榻榻米上都是头发和一团团脏污,显然这两三天里没有清洁工来打扫过。每个人的床单被套也是自己去领来和退掉的。那为什么Bamboo第一天住进来时, 榻榻米上却一尘不染呢?

尘埃落定的房间——携程上截图下来的。Bamboo自己没拍。

记得13日买好火车票,想在美团定拉萨的青旅,看了半天都是又贵又位置不好的。于是,隔了大半天再打开手机美团时,就一眼看到美团推荐的这家青旅,极便宜位置又佳,还是拉萨青旅中难觅的女生房。当然就 立刻定了。

所以,谁布的局呢?

上一篇:拉萨蒙难记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