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再进拉萨蒙难记5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再进拉萨蒙难记(连载5)

时间:2020年10月19日于拉萨

话说来拉萨的第一晚,Bamboo几乎一夜未眠,半夜觉得地暖开得巨热,Bamboo就把被子踢了;而到了凌晨又像是关了,骤冷,把Bamboo冻醒,盖上被子没多久,又热起来。但室友都说没暖气,地板也是凉的。难道 是‘高反’?但对Bamboo来说,睡觉睡得越少,就越不会生病。第二天上午和晚上都上课,中午小睡了一会,其余时间都在旅馆的大桌子上自习,晚上睡前,又练了会‘瑜伽’和‘弹力绳器械’。这一天‘精进’得让 Bamboo相当满意。

这在家里,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8月在青岛的青旅住了一月也生活很有规律,但只要一回杭州的猪窝,就每天像吃了安眠药一样昏沉、嗜睡,以致于‘过午不食’的出家戒都没法持守。‘戒体’不完整,就没法把别人的作法 和下咒都反弹回去,因此会很容易生重病和遇到各种障难。Bamboo也不知道是家里喝的自来水有问题,还是动得太少,发‘懒’的缘故。 因此又赶紧跑了出来,住到既有公用水源,又众目睽睽,不好意思发懒的青旅里。显然,这个吃不好、睡不好的地方,让Bamboo瞬间又从‘猪’变身为了‘牛’。

诡异的夜晚

再说五明佛学院“老居士”的“地霸”团伙要求大家早上9点前不准起床,就Bamboo说’不可能‘,要她们忍两天就搬走了;另一刚来的高壮女则更霸气地要求“都早睡、晚起”(地霸团伙是“晚睡晚起”),屋里其他人则都不啃 声。Bamboo想,既然就自己要早起,那明天找店老板换个一百多一天的单间,把剩下的两天住完,找好租房就立刻搬走。

奇怪的是就在地霸团伙制造各种声音闹腾完前半夜,正要入睡时,Bamboo右侧的“如二”和她的居士的手机滴滴地分别响起。似乎是短信的铃声,暗夜中一响,分外提神,接着,只要有片刻安静,必会有人碰点什么东西,发出 吓人一跳的响声。Bamboo也不明白这些刚才不啃声的人这会儿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反抗地霸团伙呢?还是也想让Bamboo一晚都睡不着,明早爬不起来的目的一样呢?

到了凌晨4点,闹得最起劲的“如二”带的居士突然猛烈咳嗽起来,弯着腰趴在铺位上很痛苦的样子。她毕竟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能用自己的退休金护持两个尼师,想来应该是位虔诚的居士。所以Bamboo对她没有 戒心。这时候她有难,Bamboo继续‘默不作声’实在说不过去。就扶她坐到桌子边,给她烧点开水。谁知水刚烧完,那个老居士居然不咳了,笑眯眯的,原来是装的。

而闹剧这时才真正开始。‘如一’和‘如二’这时像义勇军一样起身,乒乒乓乓地开始洗漱,同房的高壮女开始大骂她们,甚至在‘如二’出门时,气势汹汹地追了出去,‘如二’她们是三个人,这时地霸团伙也翻身追出去俩,三 比三。想来尼师们应该不会太吃亏。Bamboo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僧服睡衣裙,这样也没法出去,还是继续打坐吧。却猛然发现屋内剩下的那些人居然都在转头看Bamboo的反应。打坐了一会儿,屋外并没有传来什么声音。 Bamboo想想还是起身换了衣服,准备下去和店家说明一下情况,不要让他为难。

走到楼梯口,地霸团伙三人正上楼,错身而过时,‘五明老居士’拍拍Bamboo的肩说‘佛祖不会收你了’。不管她,下到楼下,见‘如二’她们三个像木乃伊一样僵立在前台小伙面前,一直不啃声,前台小伙没睡醒低着头 ,这是什么状况? Bamboo半天没看懂,正开口要跟小伙说一下房内发生的事,‘如二’突然打断,对小伙说:“你帮我们开一下门,我们出去供灯”。小伙愣了一下起身,这时‘如一’突然转身对Bamboo说‘早上四点烧水,是你不对。’ ???诡异情节!而更诡异的是,第二天Bamboo才知道了两件事:一是,旅馆晚上是不锁门的;二是,大昭寺早上8点才开门,而大昭寺周围方圆百里的路口都是封住的,早上8点后,每个人经过安检才能进入大昭寺 周围的区域,所以‘如二’她们这两天早上四、五点是怎么去大昭寺供灯的呢?

有点想不明白地回到了房间,Bamboo可不在乎房间里是否都是地霸团伙的人,继续打坐到快6点才起身,烧开水泡了麦片,又一早赶去学校缴费报名。虽然困得很,但Bamboo这头猪却很高兴,因为佛制比 丘一天睡四小时、或者像大宝一样一天睡两小时、或者像米拉日巴一样基本不睡,一直是Bamboo怎么努力也达不成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