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汉语抵制

妙竹中心 | 天赋人权

纳闷‘内蒙汉语抵制’事件

时间:2020年9月12日于陕西乾县

因为忙着窜来窜去,所以这件事就拖到现在没影了才说。

当然这事国内是一点不见新闻报道,YOUTUBE上的外媒报道有时是捕风捉影,极度夸张,所以也不知道真相如何。

但Bamboo看到台湾媒体说,事情的起因是‘土共事先不通知,突然宣布从这学期开始,中小学教学以「蒙语为主、汉语为辅」改为「汉语为主、蒙语为辅」,于是,引起了学生和家长的强烈抵制、抗议。认为这是文化灭绝。’ Bamboo看到这个新闻时,大吃了一惊,搞不明白,内蒙古的中小学如果至今都是以蒙语上课、教学的话,一、那他们的数、理、化、生物、语文、外语等每一年级的所有的教材都岂不是都要单独编成蒙语? 这个浩繁的工作量对于蒙古族那么一小撮人来说实在是太大,难度系数太高。所以,可见他们的教材质量。

二、这些学生以后考大学、读大学怎么办呢?中国的大学都是用汉语为主教学。虽然外蒙古是独立了,但外蒙古有像样的大学吗?外蒙古据说都因为官方语言是用俄语还是英语而纠结不已。

虽然蒙古族曾经靠骑马打仗雄霸天下,不识字也没关系,只要凶点就行了。但那都过去几百年了,现在是科技的时代,互联网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语言的沟通和互相学习是至关重要的。你蒙古语就几十万或最多上百万人使用,而且可能跟藏族一样,大部分 老一辈的可能只会说,而根本不会读和写。所以信息的交流和获取是极其贫乏的。打个比方,以前听说有个温州老太太在美国还是欧洲的机场迷了路,机场就找了中国翻译来帮助。可哪个中国翻译都听不懂她的温州话。 虽然温州帮遍布欧美,但放到14亿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口里,才占了多少?你一个只会说温州话的文盲老太太还想去哪儿,只能这辈子都蹲温州了,出来就是给所有人找麻烦。

这要是执著于母语,Bamboo在中国走几步路就得学种语言,什么上海话、杭州话、温州话,远点么山东话、江西话。。。光是浙江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就有几十上百种地方语言,都是‘鸡同鸭讲’,互相都听不懂的。不要 说全国了。

要不是中国强制普通话普及教育的话,Bamboo现在也没办法国内国外到处趴趴走了。而国际上,说得难听点,除了少数几个讲英语的国家,别的国家你要找个会点英语的,比找个能流利说中文的,都难得多。除了 南、北极,你随便去地球的哪个犄角旮旯,都能遇上一堆中国人。

就像去年去德国,当时跑到柏林附近东德的一个小村庄找一个所谓大宝的佛学院,那个荒凉的没有一家商店,好不容易逮到个把当地人,用英语问个路,还几乎没人懂英语。那唯一的只有个牌子的公交 车等了两三个小时也不见踪影。如果要靠走路,可能花两三天去穿越只有森林和广袤田野的无人区。就这么一个地方,Bamboo居然还遇上了两个来玩的中国女孩,一个在德国留学,一个在上海工作跑来玩的。

在爱丁堡的一家青旅(他们是叫‘背包客旅馆’)还遇上了一个上海来的老头子,这个一点英语都不会的老头居然一个人在欧洲转了三四个月,连保加利亚这些东欧小国都去旅游了。唯一的法宝就是靠个手机上的翻译软件。 去哪儿只要手机导航一下,网上定旅馆都有中文的页面。他说各国过边境时,先用翻译软件把资料翻成当地语言,然后边境官看你一点语言都不会,也懒得来盘问你、刁难你了。虽然欧洲各个小国都有自己的语言,但 架不住中国人多,每种语言机器翻译都能比较准确地翻成中文。

还有2015年在美国西雅图的那条市中心街上当homeless时,一次跟一个黑大个起冲突,警察过来时,问Bamboo什么事,有个重要的英语单词Bamboo不会,没办法说清楚,手机之前被偷了,也没法用翻译软件查。 遇到的这个白人警察很好,说那个单词你直接说中文好了,Bamboo说了中文,他就立刻听懂了,Bamboo因此也少了件大麻烦。

虽然中国人在各国都毫无地位,备受歧视。但因为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实在太多,别人只要学会这一种语言,就能方便地跟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直接交流、做生意赚钞票。此是其一。

其二是,中文从汉唐至今用的都是同一种语言文字,这个文字把几千来华夏文明的智慧直接传递至今,所以,只要通晓这一种语言,你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无比广阔的知识宝库,其中包括了在印度失传已久的佛经。 所以,一个语言是否有学习的价值,最主要看它是否把古人重要的智慧传递下来。而英语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所有的计算机语言都是用英语写的,计算机是美国人发明的,现代科技也主要是美国人开创的。中国人写的 计算机书说实话,都基本不忍目睹、误人子弟;翻译过来的计算机书也是不知所云,哪本书差还就翻译哪本卖哪本;远不如直接去英美的图书馆和书店看原版的,还看得明白,立刻就懂了。

所以语言真的没必要大家都各自搞一套,那些小语种的国家想要独裁、洗脑都不用建墙,光是自己那套谁也不懂的语言就是一道永远也翻不了的墙了。

而就学习外语来说,英语Bamboo是从初一开始就在学校学的,学了十几年,还英国留学了两三年,虽然能看英文的专业书籍。但让Bamboo直接看英语的新闻,也吃不消看,要点个谷歌翻译或百度翻译机器翻成中文先快速浏览一下,个别翻不清楚的, Bamboo才会仔细看一下原文。要Bamboo直接听英文的新闻播报,那是根本听不懂的。所以,如果没有也说中文的台湾媒体和法轮功这些墙外媒体说土共不让报道的事,就算没有长城防火墙,Bamboo也只能被洗脑了。 而现在,因为以中文为母语的不同势力还存在,即便有墙,你还能翻墙或出国去听不同的声音。

所以,Bamboo还是希望各国都能放弃对所谓母语的‘我执’,和那莫名其妙的‘民族自豪感’的‘我慢’,没有重要保留价值的语言就自个在家里和老乡之间说说好了,而主流的教育就尽量使用中文或英文好了。大宝在2008年 的美国行开示时说‘语言的沟通是促进和谐的关键’。像印度的话,为了民族自豪感,现在非要费力推广‘印地语’为官方语言,而印南又普遍使用泰米尔语,古代用的又是梵文、巴利语等等。你现在强行推广这个即普及不了 ,又没有重要古代智慧或现代科技凝结在里面的‘印地语’的意义是什么呢?还不如继续用已经在印度普及了的英语呢,在英国读书时,印度 的同学互相交流都用的是英语。所以真的没必要为了意淫的民族自豪感,硬整个语言出来,把自己和别人都隔绝开来。

另外,Bamboo也一直很纳闷德国的默克尔和法国的总理一向那么热络,老是头挨着头私下讨论重大事情,他们之间是用什么语言交流的呢?德语?法语?还是英语呢?如果是英语的话,两个人都用第三国语言交流 会不会很累呢?

如果要把母语的地位高低提高到‘文化灭绝’的程度上的话,那满文是怎么消失的呢?是清朝统治者自己把自己的母语给消灭了的?清朝的科举考试用的是满文还是中文呢?满文早消失了,但为什么现在还成天演‘清宫戏’,讨论满族和蒙古族的那些格格、王爷、贝勒呢?

也许内蒙古的人也未必都不明白这点。但土共做事一向简单粗暴,不懂得尊重人。你可以先让你那个整天贴标语、喊口号的共青团委去宣传一下,然后鼓励内蒙古人多去蒙古国学习交流,让他们自己选择是否要移民蒙古。然后内蒙古的学校 一部分开设蒙语教育为主,一部分开设汉语教育为主,让他们自己选择比较读哪边更有前途嘛。不要老是居高临下地强制安排别人,毕竟蒙古人比伊斯兰教的人好说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