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墨西哥4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墨西哥见闻录四——Cancun惊魂

时间:2021年08月06日

1月29日,从巴西飞到墨西哥,在入境的坎昆(Cancun)机场网上预定了一家叫The Grand Hotel of Cancun的旅馆。以这个价格,别的都是家庭旅馆。Bamboo以前听一些有内部关系的法友说,大宝在印度时每次去新德里,基本都是住在The Grand Hotel的。所以看名字,Bamboo觉得这至少应该是个正规旅馆吧。

神秘旅馆

在机场接送的巴士站查了下路线,画了张草图,走路大约半小时,结果拖着行李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找到。坎昆是个国际旅游热点,虽然就一小乡村,但很多人会点英语,问来问去,一个应该不是当地土著的洋妹子用手机帮Bamboo查了查,说就在附近,然后领着Bamboo一路找过去。长腿妹妹穿着平底拖鞋走得飞快,Bamboo两条短腿吭哧吭哧地拖着背着行李小跑地跟在后面,累得快断气了。

七拐八拐地找到一片全是两层小洋楼的居民区里,长腿妹妹看着手机说应该就是这里,但问来问去也没人知道这里有旅馆,网站上写的旅馆电话也是个假号。最后还是Bamboo看着旁边那栋小洋楼的院墙上写的8号,说可能是这里吧,看来也是个家庭旅馆。镂空的铁栅栏门能直接看到里面,长腿妹妹帮着按门铃和叫门了老半天都没人应声,最后无奈想要么找别的旅馆算了。正转身走开,突然里面冒出来一妇女,说就是这里。Bamboo觉得这家旅馆好生诡异,可怜巴巴地问长腿妹妹“住这里安不安全”?长腿妹妹说:“我们这里都这样,你自己保重吧”,就转身走了。天色快黑,也没精力再找别的旅馆,Bamboo哆嗦着两腿肚子跟着妇女进了这平时都锁上的大门。

好在分给Bamboo的房间是一楼正对着大门的一间,打开房门就直接能看到大门外面的马路。这里就这一个妇女临时住在里面管理。在国内深圳时,Bamboo也住过这种隐在居民楼里,可能被人大片收购还是承包,然后派一个外地单身中年妇女住里面管理的“青年旅社”,当时住进后,还听到有人来敲门,妇女出去开门后小声汇报说“住进来一尼姑”,就听得一男的凶狠的声音说:“查一下她的身份证。”就走了。好在住了两晚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深圳的那个管理员妇女是个基督教组织的下线成员,Bamboo睡她上铺,听她从早到晚阿门、阿门的,在手机上又是听一个妇女洗脑式的讲课又是做作业的,Bamboo觉得自己学佛都远没她精进。话说现在中国农村的妇女基本上信的都是天主教和基督教,觉得那个洋气,对佛教是很看不起的。Bamboo觉得这也是好事,毕竟佛法象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样,不是普通大众能弄得懂的,那些没有足够福德善根的人跑到佛教中来,只会把佛法给染污成外道。

至于这个墨西哥旅馆的中年妇女背后是个什么神秘集团就不得而知了,房门外撇见晚上有个黑人壮汉下班回来也住在这里,但住在二楼。偶尔来一楼的厨房煮点东西。也没敢打交道。

名不符实的国际旅游城市

第二天按原计划想去看看那著名的玛雅大金字塔,结果一打听都是路边摊的私人小旅行社预定面包车送过去,距离很远,开车大概都要一个小时,记不清了。这些路边摊的旅行社,被敲被宰还是小事,对Bamboo一个单身出行的外国女性来说更有人身危险,只好算了。路上问了一些当地人,有没有什么价格不贵的正规旅馆,结果回答这里都是hotel casa(家庭旅馆),加上这个海滨城市的自来水都很浑浊,喝水煮饭都要去超市买水,让Bamboo觉得这里实非适合住下来的地方。

正茫然间在街上乱逛,不知该何去何从之际,一个路边当地男子指着Bamboo用英语大叫,“我知道你会英语,你住在哪个旅馆?“把Bamboo吓得汗毛根根竖起。前一日拖着行李一路找来时,路上就有些当地男子似乎有些不怀好意地问Bamboo:“China?”其实墨西哥当地土著,尤其往南靠近危地马拉那边的人都是亚洲人的相貌,Bamboo也不明白他们为啥看到一个外国单身女子出行就认为是中国人,可能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女性敢一个人满世界闯荡吧。

本来住的就类似黑店,又被坏人盯上更是危险。于是一溜烟跑回旅馆,包袱款款就想赶紧跑路。但转念一想,现在已是下午,飞到任何一个城市都是晚上了,晚上找旅馆更不安全,还是等到第二天一早走。就一晚的时间,佛菩萨想来无论如何也会力保Bamboo的。

保镖

话说那个旅馆的管理员妇女这时也不在,出去了,她一早上先是被一个警察隔着铁门盘问了老半天,接着被一个电话叫走,匆匆打车离开,还没回来,不晓得是不是因为Bamboo住进来,给她带来了麻烦。去附近的大超市买了点吃的,这里的热带水果尤其便宜,总体物价也比国内便宜。正在房间里大吃特吃,门铃响了,探头一看,一个高大的体格和长相跟电影《保镖》里的男主角似的白人男子身背行囊站在大铁门外,用英语问Bamboo这里是不是Grand hotel,怎么电话都打不通。看来又是一个被忽悠来的,他竟然能一个人找到这里。但Bamboo也不敢开门放他进来,因为现在旅馆里就Bamboo一个人,万一是个坏人,人家壮得跟头熊似的,Bamboo一个矮小的连只鸡都打不过的老妇能怎么办呢?只好跟他解释了一下,想把他撩门口等着,结果一辆出租车嘎的在路口停下,管理员妇女匆匆下车奔来,真是皆大欢喜,他被安排在一楼Bamboo隔壁的房间。这一晚睡得很安心,感觉有了一个强壮的自己阵营的人。而当晚,又有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游客住了进来,他说得是西班牙语。这个神秘的连周围的人都不知晓的旅馆竟然一下子住进了两个白人外国游客,的确很是玩味。第二个住进来的男子一晚上时不时从二楼下来,在Bamboo窗外转悠一下。Bamboo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感觉有时被各方盯着,也未必竟是坏事。

第二天天蒙蒙亮,Bamboo就拖着行李步行去了送机场的巴士站,飞离了这个住了两晚,却让Bamboo觉得步步惊心的城市。

上一篇:真假机场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