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拉萨蒙难记11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拉萨蒙难记(连载11)

时间:2020年11月17日于杭州

国保的出场

但马上,Bamboo这个“猴子称霸王的念头”被现实一巴掌击碎了,因为老板娘来了。她一看昨夜让伙计放一边的大被子原封未动,连昨晚披了一会儿的一个被套, 也已放在一边,就气急败坏。她问Bamboo要回房卡,要押金单时Bamboo摊摊手表示没有。其实在包里,只是想着这100元做为给人家添麻烦的赔偿算了。可能这时候她也不敢多贪 钱了,所以这会儿硬是把续的两天房费和100元押金全塞进了Bamboo包里。这样一来,Bamboo昨夜都不是她店里的客人,那她把Bamboo绑回来,是在派出所的指使下,公然绑架吗?

她转身又对下来看热闹的如一和地霸老居士那帮人说:“今天都退房搬走,房间清空。”昨夜,地霸老居士和高壮女一起出门时,经过Bamboo身边时,因为被别人指责,就特意辩解了句:“她是个神经病。” 那一刻Bamboo才恍然明白这是个什么布局,就是“要借口Bamboo在房内经常吵闹,被室友投诉,然后被旅馆赶出,来证明Bamboo就是个神经病。再让其它旅馆也不接收Bamboo,被迫回杭州,就能名正言顺地 让两年没来往的母亲彻底把Bamboo管(关)起来了。”只是Bamboo这一夜大庭广众之下打坐下来,这个说辞自然也不攻自破了。

所以老板娘就只能以腾空房间为由,才能把Bamboo这尊弄回来送不走的大神也一并赶走。但Bamboo还是静坐不动,说:“你昨天把我从哪里绑来,今天就送我回哪里。”她气急败坏地让她那两个男伙计架起 Bamboo和行李一并扔到附近的街上。Bamboo就施施然地就地坐下来继续闭目打坐。她一看这样也不行,回头被群众见了还是要怪她,而且让Bamboo声名远扬那更是‘死命要封住Bamboo的土共’的大忌。于是狞笑着说, “我就把你再送回警察局。”于是让两男伙计又架起Bamboo拉到了大清真寺门口的警务站,正对着警务站的清真寺门口的那个小石墩上按下,说“你对面就是派出所”,然后扬长而去。

Bamboo在小石墩前又盘腿坐好,但拉萨的清晨是极为寒冷的,那冷冽的风像刀子一样吹得单衣的Bamboo直打哆嗦。一边拼命念咒让自己不要感冒,一边还要苦撑着打坐。这让Bamboo很是犯愁,这样的条件下根本 没法进入禅定的状态啊,一点暖乐的感觉都无。但如果就这样灰溜溜起来走了,又岂不是沦为笑话,被这帮暗中盯着Bamboo的家伙继续欺负,附近也没有旅馆敢收留Bamboo住啊。所以,只能继续,把烂摊子扔给 这些坏派出所。即便对面这个警务站不是吉崩岗派出所,也是同一个公安系统的。一个穿藏红色衣裤,头戴斗笠的阿尼背靠重门深锁的大清真寺,朝着警务站‘打坐’,闭眼的Bamboo自我感觉那画风 一定很有范儿。(结果后来特意回去拍了张照片,才发现不过是一小门小户的街角旮旯,如果不是面前没放个碗,人家准保以为是个讨饭的。)

就在图中红圈的小石墩前打坐。

而此时更是听到背后的大清真寺门被人大力拍响。不知是否是维吾尔人见有个异族异宗教的女人为他们出头,就激动地上前拍门要求寺门打开让他们礼拜。但他们的做法还是让Bamboo很是担心,Bamboo是无牵无挂,一切的 障难对Bamboo来说都不过是佛法修行的助缘。但这些人都是世间人,拖家带口,一旦被抓被关,是扛不住这样的痛苦的。

虽然Bamboo对伊斯兰教并没多少好感。但在西宁火车站看到几个头戴粉色珠花头巾的伊斯兰教女子快乐地走下台阶; 在拉萨的街头,一头戴白帽的老人安详地看护着小孙子玩耍,那画面还是让Bamboo内心触动,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快乐的权力。如果你担心他们会在清真寺里聚众闹事,你至少可以伊斯兰教的重大节日开放一下清真 寺让他们礼拜一下。做事极左极右都是不好的,要维持一个中道。

Bamboo这样坐着,对面的警务所的警察们当然是如坐针毡。刚开始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戏谑地说着:“她又来了。”估计不是那个白矮就是黑胖。但显然他们也不肯再接手Bamboo。于是警务所的警察不停跑来 问:“你要不要救助?”他们给救助站打电话,说有人在‘打坐’,救助站这个鹰犬机构自从被曝光后,就不敢随便抓人了。所以警察们也很无奈,说现在都十二点四十几分了,该拿你怎么办呢?原来冷得一直打颤的 Bamboo都不知不觉地又坐了四个多小时了。其实在Bamboo看来,Bamboo在这儿打坐又不影响交通,他们当没看见就行了,让Bamboo自生自灭去好了。可这些人就非感觉是在冲着他们“静坐示威”似的,难受得坐立不安。

最后一警察用藏语跟另一人说:“叫国保吧,就说在大清真寺门前‘打坐’。”因为“国保”两字是用中文说的,所以藏文不好的Bamboo也听懂了。一会儿,听得周围人声有点喧嚣,警察们似乎一边赶人一边说着:“没事、 没事,就只是打坐。”似乎有一些人试图上前保护Bamboo。闭着眼的Bamboo紧接着听到汽车在面前嘎然而止的声音,然后有人拽着两手凶狠地把Bamboo拖进一辆面包车,一男子更是在背后使出“大力乾坤掌”往Bamboo 屁股上狠狠一掌,像把飞毛腿导弹推进炮筒一样,Bamboo就射进了黑漆漆的座位。

在座位间刚努力坐起来继续打坐,两男子就两旁坐进来左右一夹,车开走了。而车停下来时,他们故意把Bamboo拖出一半,上半身悬空在车外,看Bamboo是不是还是“不动”。而Bamboo依然没动,任由重力 作用头朝下栽到车外,Bamboo宁愿摔成“脑震荡”,再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黑暗。

两手被悬空提起,拖着越过街旁的重重栅栏,又拖上楼,摔在沙发上。狞笑着对Bamboo说:“你是要去色拉寺呢,还是哲蚌寺?”Bamboo倒不知道这两所寺庙还是关出家人的地方。他们 搜Bamboo身上的小包。里面没放身份证,只有一张杭州市民卡和银行卡,但显然“国保”的权限比派出所要大多了,他们能查到Bamboo的一些内部资料。所以,口气很快变成了:“孙师太,你来拉萨有什么 目的?”Bamboo一直闭目不语。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打了一通通电话后,发现Bamboo是个没地方可推的麻烦精还是怎么的,最后就成了“给你买张火车票,你自己回杭州吧。”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省钱不用飞机遣送了, 估计是杭州这边的派出所和救助站再不想沾上Bamboo这个“世纪大烂嘴”了吧。但拉萨没有直接回杭州的火车,拉萨到上海两天两夜的火车每天一班也早过时间了,所以怎么今天就把Bamboo推出拉萨这问题让 这帮国保也很发愁,用拉萨藏语讨论来讨论去。

Bamboo想既然怎么也打坐不成就算了,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又跟警察叔叔说,还有几件晾在玻璃房的衣服在旅馆里,警察叔叔们马上答应让老板娘送来,并且问Bamboo是要继续在拉萨学藏文还是回杭州。还说 会帮Bamboo找租的房子。

当然他们也就是说说,开车把Bamboo送到学校附近,让Bamboo自己订了个旅馆,给Bamboo留了个手机号就走了。但无论如何,Bamboo还是放下心来,可以在拉萨学藏文了。

Bamboo报的藏文班是一、三、五晚上上课,那天是9月18日,星期五,也就是晚上就要上课。在旅馆睡了一会儿觉,又吃了点东西后去上学,Bamboo发现自己的身体又从“金刚”打回了原形,脚步有点虚浮, 眼有点花花地上完了这堂来之不易的课。

而之后传来了美国民主党最有名望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突然在这一天亡故的消息。

在地球的这一端,一个阿尼发愿要改变中国执法的黑暗而承受苦痛,并且努力修行了一天一夜;而同一天,在地球的另一端,这个影响全世界的国家,一位把法律当作政治筹码,并且很可能是某跨国暗黑集团保护伞的大法官却在 久病无恙后突然死了,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一丝蝴蝶效应,抑或是因果关系呢?

至于为什么这位手握美国重权几十年的大人物得了癌症绝症,却几十年都挺过来无恙。Bamboo以后再说一个美国单身homeless失踪的秘密,或者是美国医院的秘密,也或者 是美国慈善业背后的秘密,那个暗黑集团和美国大选的秘密。但此文篇幅有限,Bamboo还是只把拉萨的事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