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19年1月

台湾《镜周刊》报道的大宝法王《桃花劫》新闻(完整版)

时间:2019年01月24日

因为《镜周刊》的报道东一块西一块,内容也很多重复,Bamboo只好重新整理了一下

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全球擁千萬信徒,宗教地位無比崇高,本刊卻接獲H女投訴,指噶瑪巴破壞戒律,與女性交往長達5年,更曾發生3次性關係,記者獨家取得錄音檔,法王在對談中直言女方「就是想我」,認為2人是「酸甜苦辣都有」的關係,可見感情遠超過弟子與上師。

《鏡週刊 封面故事》驚傳違反戒律 大寶法王遭控交女友

H女說,她曾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弟子長達10年,仁波切則多次暗示她應該拜會法王,H女當時沒有多想前往晉見,法王便以工作為名取得她私人聯絡方式。 H女回憶,她先是和大寶法王先是在skype上視訊,H女將噶瑪巴視為尊貴上師,噶瑪巴則是訴說自己被監控、掌握行動的心酸,進而將話鋒轉到H女有沒有交過男朋友等話題,並有更進一步的要求,戀愛經驗甚少的H女在驚魂未定中,結束了與大寶法王的首次通話。

H女提到,2人的第一次性行為是2013年9月13日,在印度新德里酒店The Grand New Delhi,當時全球佛教領袖都齊聚新德里參加第一屆「國際佛教聯盟創始會員會議」。 12日會議落幕後,13日深夜大寶法王便到H女的房間敲門,並發生性關係。14日H女則以信徒的身分前往晉見,2人還在法王的房間內合照,彷彿前一晚的雲雨從未發生。

H女透露自己與法王的首次性行為發生於2013年9月13日,H女隔天又再以信徒身分前往晉見。(讀者提供)

第2次是2015年3月5日在新德里凱悅酒店,令H女印象深刻的是,從她的房間望出去,剛好能看到大寶法王下榻的私人公寓,只要法王在陽台活動,2人便可隔空相望,噶瑪巴同樣在深夜敲H女的房門,纏綿後翌日,H女又回到信徒的身分,與其他弟子一同送尊貴的法王前往美國。 第3次則是同年8月在新德里喜來登酒店,21日H女穿著全白的傳統服飾前往拜見法王,2人還合影留念,到了22日深夜,法王又再度進入女弟子的房間內溫存,隔天太陽升起來,法王便若無其事的搭飛機到德國進行歐洲弘法行程,2人僅有的3次約會都是在臨別前1天。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H女表示法王与她最后一次性行为是于2015年8月22日,2人在前一天还留下合影。(读者提供)

本刊比對網路上法王的公開行程,2013年9月9日到12日,大寶法王的確在新德里參與會議;2015年3月10日,官方網站宣告法王開始在美國弘法2個月;2015年8月23日,前往德國開始歐洲行程。 H女除提供自己與法王在飯店內的合照外,還有2人11段共長達18分21秒的對話錄音,內容宛如情侶般的對談。 為求謹慎,本刊將這些錄音檔與法王演講影片送往美商瓦器聲紋鑑識實驗室做聲紋比對,經過軟體檢視,實驗室發現二者檔案在「自己」「就是」「台灣」等常用詞基本頻率和共振峰型態皆大致吻合,語言特徵更是相同,做出錄音檔與樣本有99.9%符合,確認是同一人的結論。 只是,一位宗教領袖怎麼會跟台灣女子有感情上的糾葛?

時間回到去年12月15日上午,記者與H女相約在本刊見面,在辦公室中,H女不時焦慮地撥弄一頭長髮,清秀的面容浮現不安與忐忑,深吸數口氣後才緩緩開口,說出自己與大寶法王交往五年來的折磨和壓力。 H女透露,她能接觸到法王,都是因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安排。11年前她在國外念書,因仁波切影響而被佛法感動,決定皈依佛門拜仁波切為師,跟著他學習密宗法門。在拜入宗薩欽哲仁波切門下五年後,對方暗示她應該拜會大寶法王,第一次見面後,大寶法王就以工作之名跟H女要了Skype。 H女回憶,她先是和大寶法王在Skype上視訊,H女將噶瑪巴視為尊貴上師,噶瑪巴則訴說自己被監控、掌握行動的辛酸,進而將話鋒轉到H女有沒有交過男朋友的話題上,戀愛經驗甚少的H女在驚魂未定中,結束了與大寶法王的通話。 接著,在2013年到2018年間,大寶法王多數時間都用Skype與H女維持上師與情人般的關係,雖然就H女描述,2人實際性行為僅有3次,但感情最濃時,大寶法王會每天打來視訊「談心」,熱線頻率與俗世男女並無二樣。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本刊接获法王前女友H女投诉,指法王与多名女性有染,还由宗萨钦哲仁波切负责牵线。

期間,H女也會用微信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討論自己與法王的相處模式。 據H女提供她與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微信對話紀錄,當宗薩欽哲知道H女與法王關係親密後,便開始要H女幫忙向法王傳遞他的宗教理念,或轉貼對他有利的文章給大寶法王。 但H女後來發現,她越來越像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工具,更嚴重的是,看來嚴肅莊重的仁波切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皮條客」,為了達到己身目的,不斷幫大寶法王「物色」女信徒。 H女在與法王交往過程中承受龐大壓力,經歷過無數掙扎,多次幾乎迷失自我差點自殺時,宗薩欽哲還不停要求她留在噶瑪巴身邊,當宗薩欽哲發現H女對法王的影響力消退時,竟一反過去莊重嚴肅的態度,嘲笑H女是「手段不足」,H女才發現自己只是對方的一顆棋子,最後下定決心結束與法王的關係。 在此之前,H女曾傳訊息罵宗薩欽哲是「pimp(皮條客)」,他竟直接回答「Yes」。之後她質問宗薩欽哲是否仍在幫法王拉皮條,並認為這樣的舉動十分可恥,對方則回「ho ho」。

H女识破仁波切阴谋后,曾指责他为“pimp(皮条客)”,仁波切也回答”Yes“。

H女說,仁波切將介紹女性當成接近大寶法王的手段,他為了壯大自己的教派、影響法王,而不停上貢女信徒,當他知道H女順利接近噶瑪巴,每次課程結束後總會異常關心的詢問二人談話內容,更常指示她應該向噶瑪巴傳遞宗教理念,或轉貼文章給大寶法王。

H女在法王的精神折磨下經歷過無數掙扎,多次幾乎迷失自我差點自殺,她數度向宗薩欽哲仁波切訴說法王帶給她的精神壓力,仁波切卻因個人政治目的而不希望她遠離法王。 而當仁波切發現H女對法王影響力消退時,仁波切竟一反過去莊重嚴肅的態度,嘲笑H女是「手段不足」,她才發現自己只是對方的一顆棋子,下定決心結束這段關係。

H女因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因此期盼說出自身的經歷,能讓曾受傷的女性即時清醒,並勇敢站出來,促進藏傳佛教改革,別讓女信徒再成為上師們的玩物。 本刊致電宗薩欽哲仁波切的翻譯Stephanie,對方回應,H女對仁波切的指控皆為子虛烏有,微信的對話紀錄也有可能造假,他手中有所有對談內容可供證明,仁波切對於法王的私生活不瞭解,沒有法王私底下聯絡方式,更不清楚法王與H女的關係。 至截稿前,本刊盡所能地希望聯繫上法王本人,亦透過法王親近人士,希望能得到回應。遺憾的是,法王可能因在閉關,本刊在截稿前,無法獲得法王回應。

以下為大寶法王與H女親密對話的原始譯文(相关录音见 本网站2019.02.20的新闻报道)

H女:我和你是什麼關係啊?

大寶法王:妳跟我這關係呢,是,酸甜苦辣都有的一個關係。

H女:沒有啦! 大寶法王:真的,酸也有甜也有苦也有辣也有。

H女:沒什麼甜,我看不出來有什麼甜,都是你在甜我不甜,我不想提宗薩欽仁波切了。

大寶法王:唉呀我不是剛剛說了,妳先別提了好不好?好啦先放輕鬆,妳就換個語氣吧!

H女:對,我也覺得你也滿聰明的,就是這證明了你去美國這一年,你也變了不少,就是說講講話,講講一些話。

大寶法王:等一下、等一下。

H女:溝通一下,也死不了人,這樣變成熟不是很好嗎?

大寶法王:不是。

H女:我常在想,精神分裂者也有成熟的精神分裂者,也有幼稚的精神分裂者。

大寶法王:妳、妳、妳、妳、妳就換個語氣來說一下,妳之前都是很硬的語氣,現在比較軟的語氣說一下,要不要幫妳說?

H女:不用了啦,我告訴你,這就是真正的我,而且你把我惹怒到這個樣子呢,也不是很容易的。

大寶法王:不是,那還是換個語氣來說一下吧!

H女:我沒有什麼別的語氣,這就是我啊,只是你之前對我認識不清。

大寶法王:不是,我的意思就是說,語氣的意思就是說,妳就不要那麼狠的語氣。

H女:我現在很柔軟啊! 大寶法王:那要不要幫妳說?

H女:不用、不用、不用,我知道你要幹嘛,但是呢,就是⋯

大寶法王:我不是那個意思,還是妳自己說吧!

H女:我沒有什麼要說的啊!

大寶法王:有,妳的心底下妳想什麼我知道,我感覺到。

H女:那你就幫我說吧,我自己都感覺不到。

大寶法王:其實呢,說來說去呢,妳就是想我。

H女:不是啦!我沒有什麼想你,你不要把那些其他女孩子要跟你演的那段套在我身上。

大寶法王:說,有沒有?

H女:我跟你的戲已經演了,我沒有想你,我沒有什麼好想你的,我只是想跟你把事情說清楚。

大寶法王:不是,有、有、有。

H女:如果一年前就講清楚,我早就跟你散了。

大寶法王:等一下、等一下,有情就有仇。

H女:你有你的女朋友這麼多個,我是沒有稀罕當你的什麼。

本刊調查,噶瑪巴七歲時被認定為法王,此後便不斷展現神蹟,包括15歲時在青海湖中找到失蹤近300年的三面馬頭冥王杵,更在邊防軍虎視眈眈下,帶著2名隨從順利穿過軍營逃往印度,加上藏傳佛教講究轉世說,幼小的孩子一旦被認為是高僧或活佛轉世,便會被賦予崇高的宗教地位。宛如小皇帝般受人景仰,孩子們難有快樂童年,噶瑪巴的重要弟子蔣貢仁波切便在19歲時宣布還俗,更在臉書上闡述自己曾以火燒手臂自殘,更曾試圖自殺,掙扎許久才決定開啟新的生活。蔣貢仁波切並非特例,活躍於歐洲的卡盧仁波切2歲時被認證為活佛轉世,他卻選擇還俗,並拍影片陳述自己遭喇嘛性侵,甚至差點被老師謀殺的過程,他也因而變成酗酒、吸毒的問題少年,藏傳佛教莊嚴袈裟下藏匿的內幕讓人難以想像。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卡鲁仁波切在网路拍摄影片陈述自己曾遭喇嘛性侵,因而变成酗酒、吸毒的问题少年。(翻摄自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