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11月

法王哀悼第七任宁玛掌教噶陀格则仁波切圆寂

大密舊譯寧瑪第七代法座持有者,怙主噶陀格澤仁波切.久美殿巴蔣采驟現圓寂,末學奉訊深感悲慟,憶昔多次見面,諸多親切往事,不勝惻惻縈懷。

驟聞如此憾事,實出意料。然善思佛説無常法者即了知,如此之示現,實乃慈悲警示吾等「壽命無常、死期不定」清晰且不可思議之教授。吾等務必奉為修持要訣,此極為重要。

簡要言之,怙主心意已然圓滿融於法界,願遺世弟子眾等,皆能依教奉行。為利苦難之如母有情,敦請尊者乘願再來,廣大行持菩薩之利他事業,深廣周遍虛空!謹此深切祈願。

噶瑪巴鄔金欽烈多傑,合十敬署於西元2018年11月27日。

藏传佛教宁玛学派领袖噶陀格则仁波切因意外逝世

【西藏之声2018年11月26日报道】藏传佛教宁玛学派第七任掌教领袖噶陀格则仁波切日前在尼泊尔某地徒步时,因途中发生意外而圆寂。藏人行政中央内阁与西藏议会分别发表声明,向仁波切的弟子与宁玛学派信众致以慰问。


今年一月,噶陀格则仁波切拜见尊者 图片翻拍自OHHDL网站

11月19日,藏传佛教宁玛学派第七任掌教领袖噶陀格则仁波切久美丹巴坚参因意外而圆寂,随后传出仁波切是因车祸而身亡等各种传闻。

11月22日当天,境外宁玛噶陀阿宗寺、噶陀雪谦贝若寺,以及果洛基金会等发布共同拟定的声明,宣告噶陀格则仁波切圆寂的消息,并指出仁波切是在山中徒步时意外滑倒身亡,享年64岁。

声明指出,噶陀格则仁波切本已做好准备前往达兰萨拉,参加定于本月底举行的西藏宗教代表大会。仁波切在动身赴会前,决定首先应允访问尼泊尔境内的宁玛噶陀阿宗寺与噶陀雪谦贝若寺,本月19日11时30分左右,仁波切在途中一段颠簸难行的山路突然滑倒,而后圆寂。

圆寂法会筹备小组呼吁各方为噶陀格则仁波切祈祷,并宣告将于11月27日下午,开放信众礼拜仁波切法体。

噶陀格则仁波切圆寂后,藏人行政中央与西藏人民议会分别发表声明予以悼念。

内阁与议会分别在声明中代表行政中央与藏人民众,向噶陀格则仁波切的弟子与宁玛学派的信众致以慰问,并表示仁波切的圆寂对佛教与宁玛传承来说,皆是巨大损失。藏人祈祷仁波切尽快转世以继续弘法利众。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圆寂法会筹备小组发布的藏中英三语声明中的中文

背景

藏传佛教宁玛传承僧俗代表于今年初菩提迦耶大祈愿法会之际,推选第五世噶陀格则仁波切为该传承第七任领袖。仁波切于今年1月26日正式接任,并于次日拜见达赖喇嘛尊者。

当时噶陀格则仁波切曾透过电话接受本台采访,他透露尊者在见面中赞扬宁玛学派一些讲经院对佛法教典学习所给予的重视,以及与其它学派传承间所保持的良好关系。

仁波切当时还指出,自己获各方推选为宁玛学派第七任领袖,其实今后也并无特别艰巨的重任,但他会坚持致力于利众事业、保持学派团结。“即便我没办法推动进步,也不能造成退步。虽不知是否会有助益,但是我心怀热忱,做不出贡献,也决不会给佛法声誉抹黑。”

西藏宗教领袖大会因宁玛学派领袖突然圆寂而延期

西藏之声2018年11月26日报道】藏传佛教各学派及雍仲本教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原定于11月底在达兰萨拉举行。然而,因宁玛学派领袖噶陀格则仁波切近日突然圆寂,大会筹备方宣布此次会议将无限期推迟。

藏人行政中央宗教与文化部本月24日发布声明指出,第十三届藏传佛教与雍仲本教代表大会将无限期推迟举行。

这一会议原定于11月29日至12月1日间,在达兰萨拉举行。达赖喇嘛尊者日前曾透露,此次会议的众多议程之一,便是对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延续及改革进行讨论。

宗教与文化部在声明中指出,本月19日,藏传佛教宁玛学派领袖噶陀格则仁波切突然圆寂。主办方决定将为期三天的会议推迟举行,一是为表悼念,二是因为考虑到众多宁玛学派代表因此事必然无法如期与会。

主办方并在声明中就这一决定对各方可能造成的不便表达了歉意。

Bamboo评论:一个修行人如果能“预知生死”、“自主生死”,不可能选在自己刚当上掌教不到一年,教内责任繁重;外又有那么重要的“讨论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宗教领袖会议等着他开,自己该负的责任一样没负之时去“圆寂”的。临终时必须要“了无牵挂”,才能往生佛、菩萨净土。因为自己的“圆寂”弄得教内教外措手不及,一团乱,这样的情况下能“圆寂”——圆满的寂灭吗?最奇怪的是,就滑倒了一下,就立刻“圆寂”了。只有风烛残年的老人才会这样啊!会选一个身体已经这么不堪的人新任“责任重大”的掌教也是满奇怪的。另外“声明”里说仁波切交代侍者如果自己明天死了,就在山上当场把自己烧了,这话也满奇怪的。一来修行人临终时,要让自己住于禅修状态,好慢慢地把自己的神识都迁出肉体,此时是不可惊动法体的。二来,一个地位崇高的掌教在荒郊野岭,身边就一两个人知道时“圆寂”了,如果直接烧了,身边的侍者怎么象教众、信徒们交代呢?所以这样的遗言也是满奇怪的。
登基时还说“做不出贡献,也不给佛教抹黑。”请问“没有贡献”是凭什么当上这个“掌教”的。当上掌教,什么贡献都没有,就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的死了。修行人临终时,上等是“肉身直接飞往诸佛、菩萨净土”;中等大概是“虹化——肉身缩小”;下等至少也该是“坐化"。象那种“摔跤摔死了”“被车压死了”“卧床病死了”,那都是“世间凡夫”的死法。死的一点没有修行人的样子,不给佛教抹黑,那还谁给佛教抹黑?Bamboo虽然没练过大手印、大圆满,但就算明天死了,也死得比你这位掌教多点价值和意义。
那个藏传佛教领袖大会是没法开了,藏传佛教四大教派里的两大领袖都缺席:一个没签证去不了,一个开会前突然死了。要说无限期延迟的原因恐怕是宁玛派的掌教还可以再选,但大宝却是再不可能回印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