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法王噶玛巴2018纽约不动佛灌顶

时间:2018年5月27日
地点:美国 紐約法拉盛 皇后學院

直播

5月27日法王噶玛巴再次在纽约传授不动佛灌顶。灌顶前法王详细讲授了不动佛法门对现代人净障的重要性。并用英文开玩笑地解释了什么是授权。中文翻译频道因为某些故障,几乎听不到中文翻译。灌顶结束后,有主办方供养的藏族歌舞表演。以下为现场视频,法王在47:00进场。以下为官网的发布:

在美國國殤紀念日長週末的週日,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再度蒞臨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 寇登會堂(Colden Auditorium),為兩千多位來自西藏、喜馬拉雅地區等東西方會眾傳授不動佛灌頂。以亮紅錦緞為背景的講台中央是法王的法座,法座上方懸掛著一幅世尊的巨型唐卡,左右兩側分別為蓮花生大士,以及法王所繪的不動佛唐卡。

遠方傳來的震天鑼鼓聲中,法王在黃金傘蓋的遮護下,由四位身著亮麗服裝、頭戴面具、鬢眉雪白飄逸的耆老長者迎進會場。在不丹優雅的斷舞(chö)和活潑生動的舞獅表演後,法王首先親切問候大家,接著展開不動佛灌頂。以下為法王於灌頂中的開示摘要:

過去十年來,在菩提迦耶噶舉大祈願法會開始前,我們都會有兩個月的不動佛閉關和咒語持誦,而我在此閉關中同時擔任傳法和修法者的角色。之後,在噶舉大祈願法會的正行活動時,我們按照閉關修習的內容,進行為亡者超薦和生者祈福的不動佛火供。

這樣的活動已經進行有十年了,所以許多人都知道我對不動佛情有獨鍾,今天就藉此機會談談修持不動佛的功德利益,以及我個人與不動佛的因緣。

在藏文大藏經《甘珠爾》當中,有一部續或陀羅尼(長咒)稱為〈拔濟苦難陀羅尼經〉,它的標題指的就是不動佛陀羅尼。據說,對於清淨我們每個人無始以來在輪迴中所造的一切惡業,這個咒語是最有力量的。而在藏傳佛教徒中,不動佛咒語和修持被認為是清淨惡業的最勝法門。

佛教徒基本上相信,每個眾生都有過去生,將來也會有來生。再者,這些過去生是無始、超乎思維概念或數量的。那麼在無數的生世中,我們做了許多的行為,其中包括負面的行為在內,因此累積了大量的惡行或惡業。自己做過的事情,我們多數都不記得;此生的惡行,我們通常一半都忘記了,更別說是在過去生所造的惡業。但無論如何,這些行為在心續中留下的印記,會持續的跟著我們,形成一個生生世世都必須揹負的沈重負擔。因此,此生我們需要對一些印記予以清除,並且消減其他印記的力量。

除了累積惡業的這種基本情況外,我們還面臨人類的力量變得不可思議的強大的問題。由於科技的進步,現在我們身體的行為、我們所講的話語,它的影響力是過去幾世紀的幾千倍。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我們人類環境造成的嚴重傷害。在過去幾世紀,人類還無法像現在這樣,對他人和周遭的環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科技已經讓我們製造出強大的武器,讓我們能夠將所有的人類,甚至是整個地球及其中的一切生靈,完全消滅殆盡。鑑於人類科技的強大威力,我們的言行必須比過去更加謹慎。

由於不動佛是清淨惡業的最好方法,因此不動佛法門尤其適合在當今這個時代中修持。總之,修持不動佛的兩個理由是:一者,我們從無始以來累積了無量的惡業;二者,由於科技帶來的巨大力量,我們尤其需要謹言慎行。

就我個人與不動佛法門的關係而言,雖然我與這個法門可以說是有些因緣,但這因緣究竟有多深,這我無意去臆測,我只想坦誠的談談我對這項修持的感受。

幾年前,我花了相當一段時間,將一部內含不動佛長咒的經文(〈拔濟苦難陀羅尼經〉),從中文翻譯成藏文。在翻譯這部經的過程中,我生起了兩個感觸:一個是感念過去藏文譯師的偉大恩德,因為我開始明白他們的經歷有多麼艱辛。他們不像我們現在的翻譯者有這麼多的資源,例如許多字典、網路訊息等。過去的譯師沒有這些優勢,他們必須非常努力,因此,我的第一個感觸就是對他們的感恩。

我生起的第二個感觸,跟我為翻譯此經所做的聞思有關。具體來說,我查閱了〈不動如來會〉,它是屬於《甘珠爾》大藏經中《大寶積經》裡頭的一篇經文。它講述不動佛如何獲此名號的故事,以及不動佛淨土的種種特點。在閱讀這部經時,我開始對不動佛有了真實的感受。例如,當不動佛在初發菩提心、誓願成為一位菩薩時,他立下一個殊特的大願:「從今而後,直至成佛之前,我絕不傷害或對任何眾生起瞋心。」這真的讓我很觸動。

那是什麼樣的觸動呢?看到他發願:「從今而後,直至成佛之前…」,我心想:「那可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啊!」佛經中提到,一個人從初發菩提心直至成佛,所需要的時間不一,其中最短也要三大無央數劫(阿僧祇劫)。這裡的「無央數
並不是無窮無盡,而是一個特定的數字,也就是10的59次方,或數字一的後面有60個零,然後把這個數字乘以3,就是這段極為漫長的時間。

如果我們沒有認真去思索,只是心想:「喔,他發了這個願,嗯,不錯,很好。」那麼,我們的內在是不會有什麼轉變的。然而,如果我們因為他立下的這個楷模而受到影響,因為他發的這個願而激起新的想法,那麼我們就可能有所改變。我們應該想想:「這個誓願,我有辦法一生持守嗎?」或「這個誓願,我有可以持守一天嗎?

通常我們都不會這麼去思考,但這個願給了我們一個絕佳的機會。如果我們能夠認真的看待這樣的一個願,把不動佛當成是自己學習的榜樣,那麼對於我們來說,不動佛就代表著一種全新的思考方式,讓我們真的能夠改變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

於此,法王開示圓滿。

灌頂尾聲,法王表示,主辦單位提出為每個人一一加持的請求,現在看來是有實現的可能。語畢,法王便站在講台中央,以灌頂寶瓶,為會眾一一摩頂加持,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