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1年04月

在上密院舉行了歷史性的第一次記者會

2001年4月27日新聞發佈會
印度喜瑪澤普拉代史,西巴利,上密院

1999年12月28日,在黑夜籠罩下,我和幾位貼身侍從,離開了我在西藏的寺院出走到印度。離開家鄉、寺院、僧眾、父母、家庭和西藏人民的決定,完全是我個人的決定。沒有人告訴我要離開,也沒有人叫我來此。我離開我的家鄉是為了弘揚佛法, 另一方面是為了接受噶瑪噶舉傳承深奧的灌頂、口傳和教授,這些我只能從上一世​​噶瑪巴的弟子得到,他們是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他們兩位都曾被預言是我的老師,目前都住在印度。

關於我的出離,媒體上有各種的報導,所以在此我想要簡單扼要地把過程真相向各位說明。

在嚴格保密中,我和同伴們作好計劃,並以各種說法來掩飾我們的行動。譬如,準備就緒即將行動之前,我宣佈我要依傳統方式嚴格的閉關,數日之內不出關。這個方法有效防止了被馬上追查。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12月28日,約晚上10:30分, 我和侍從從我房中悄悄地走出來,從窗口跳到瑪哈嘎拉護法殿的屋頂上,再從那裡跳下地面。一輛吉普車由喇嘛竹清駕駛已在等候。之前我們早已告訴大家,喇嘛竹清和他的朋友準備外出旅行。為了使人相信,他們在白天已進出寺院多次,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們要遠行,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的離開。通常,寺院有嚴格的監控,但是並沒有24小時的警衛人員值班,而我們也選擇從一條邊路離開。

不久喇嘛財旺和另一位駕駛在指定地點和我們會合,我們決定駛向西藏西部。因為很少人走這條路,因此路檢也不會太嚴密。除了停下來換駕駛外,我們晝夜不停地開車。我們選擇山路小徑以避開路檢站和兩個軍營。經由我向佛的祈請以及佛的慈悲,我們沒有被發現。順利地,於1999年12月30日的早晨我們到達了尼泊爾的慕斯坦(Mustang)。我們繼續徒步或騎馬,通過了幾個關卡,終於到了我們計劃中的地點瑪囊(Manang)。因為路況非常不好,危險的小路,加上冰冷的氣候,這一段路程格外地困難和累人。在那時候,我非常累,身體也不適,但是儘管有如此多的困難,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達成我的目標。

到了瑪囊,喇嘛財旺的好朋友幫我們租了一駕直升機,我們在尼泊爾拿嘎柯(Tagarkot)降落。我們乘車去羅賽(Rauxal),從那裡乘火車到陸高(Lucknow)。在2000年1月5日清晨終於到達了達蘭沙拉(Dharamsala)。我直接去覲見尊貴的達賴喇嘛,他是慈悲的化身,他以慈愛和關懷接受我,我非常開心。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自從我到印度,尊貴的達賴喇嘛一直給我慷慨的支持。依照尊者的指示,西藏流亡政府宗教文化部安排我住在上密院(Gyuto Ramoche Tantric University)。大司徒仁波切、國師嘉察仁波切和多位噶舉上師,以及西藏各傳承的祖古和其弟子們也都來拜訪,並表示對我的關切,對此我感到非常地高興。

為了達成我離開西藏的目的,我現在從大司徒仁波切、國師嘉察仁波切處接受所有的噶舉傳承灌頂和法教,也只有在目前此種情況下才有可能。創古仁波切和很多位噶舉大師教授我佛教經論,如此,我在為我今生的任務作準備,教導及學習佛法,和激發眾生心中本具的慈悲和智慧。

1959年,我的前世尊貴的第十六世噶瑪巴讓烱日佩多傑,也被迫離開西藏來到印度流亡。他在錫金定居,並得到錫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他興建了隆德的法輪中心,成為他向世界弘法的中心,此中心已是舉世聞名的噶舉傳承的主寺。因此,尊貴的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全世界的藏民、印度的佛教界、所有的噶舉傳承喇嘛和法輪中心的弟子們,都一致認為我回去隆德主寺是非常重要,他們一再請求我回去主寺。對我來說,回到隆德寺就像回家一樣,繼續我前世的弘法事業,這是為什麼我認為此事是非常重要。

我很有信心我會回去主寺,因為錫金是印度的一邦。我也非常相信我會和我的前世一樣到全世界旅行會見弟子們,和滿足他們心靈上的需要。因此,我也已經向有關單位正式提出申請。

我特別感謝尊貴的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印度政府和人民。他們的關懷和仁慈讓我能居留在印度,我以極高的敬意表達我的感謝。

在過去,歷代嘉華噶瑪巴沒有涉及政治活動,我也會遵循他們的足跡。至於西藏和西藏人民的未來,我認同及全力支持尊貴的達賴喇嘛的立場。他代表博愛、慈悲和非暴力,他是西藏至高的領導者,而且是世界和平、人權的倡導者。

最近,尊貴的達賴喇嘛和我在錫金、印度及全世界各中心的弟子們,都誠懇的向印度總理、內政部部長,外交部部長,請求他們給我和隨行的人「難民身份」 。印度政府經過考慮之後,決定給予我們「難民身份」。

有了這個新的身份,我得以五星期的時間去印度佛教聖地朝聖。在這些聖地時,我接見並祝福來自各地的無數信眾和弟子們。

今天,很多東西方的媒體來參加這個記者會,我覺得是一個難得的機緣來向各位致謝意。我認為讓全世界知道我的真實故事,和我來此的真實原因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因為很多情況超出我所能控制,所以直到現在才得以實現。我希望,在今天記者會之後,你們能真誠地幫助大家知道事情的真相。札西德勒(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