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1年04月

歷史性第一次記者會實錄

2001年4月27日,上密院(Ramoche), 印度喜瑪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希布哈里(Sidbhari)。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日本廣播公司:你打算在印度居留多久?你會回中國嗎?

法王:來到印度時是難民,據此取得難民的身份,我沒有回西藏的計劃,如果尊貴的達賴喇嘛回去,我會和他一起回去。

Ajit Jagra:既然你在全世界都有信眾,我想知道是什麼激發你到印度來?

法王:激發我來印度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在這個國家裡,我可以去參訪佛教聖地。

挪威西藏之音:法王,自從你來印度之後,中國政府說你不是來這裡居住的,是來取黑寶冠和其他你前世的所有物;你然後會回中國,在你留下的信中如此說的?

法王:我是留下了一封信,信是我自己寫的,我清楚知道信的內容,什麼在內什麼不在內。在留下的信中我說雖然長時間以來,我請求允許能到國外旅行,但從來沒有得到答覆,所以我只好選擇離開。信中我沒有提黑寶冠,黑帽子。我為什麼要從印度把它帶回去中國?唯一的目的可能是把它戴在江澤民的頭上吧。

意大利新聞:法王,在你的聲明中,你沒有提到夏瑪巴,他是噶舉中佔第二位的喇嘛,他指控你是中國派來的,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法王:直到現在為止,我一直盡力適當的處理此事,因此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在我的聲明中去憶測或寫它,那隻會把事搞得更糟。

週刊:我想問噶瑪巴在西藏時,中國有沒有給你任何壓力去認證他們挑選的班禪喇嘛?

法王:並沒有給我什麼特別的壓力去支持中國政府認證他們的班禪喇嘛,但是我被邀請去參加了圓頂儀式。

PTI:先生,你從西藏到尼泊爾只花了三十個小時,而在自由國家中,你卻花了五天的時間才到德蘭沙拉,為什麼?為什麼1500裡的旅程只花了三十個小時,而從尼泊爾到德蘭沙拉卻得花五天?有人說[聽不清楚]幫助你到尼泊爾。大司徒仁波切是不是中國的間諜?

法王:為什麼一部份旅程會花較長的時間,是因為距離遠近和交通是否困難而定。整個旅程一共八天,我想我在聲明中已經說得很清楚。我不覺得還能多說什麼。至於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我在西藏時,一再請求中國政府批准邀請他到楚布寺,我才可以從他那裡接受灌頂、口傳與教授。但是他們不允許大司徒仁波切入境中國,說不許他來的原因,是因為他太親近尊貴的達賴喇嘛,因此不被允許到中國來。我想如果你所說的是真的話,他們一定很高興的讓他入境。

澳洲媒體:你有沒有打算和尊貴的達賴喇嘛一起工作,讓全世界知道西藏並推動西藏獨立?

法王:剛才在我聲明中說過,西藏之所以在世界上出名是因為它的宗教傳統和文化。因此我認為我有義務和責任支持西藏的宗教和文化,會盡我一切能盡的力量。我想,我如此做,我會給西藏人民和西藏的處境帶來利益。從這方面來說,從支持西藏宗教和文化來說,我會盡一切力量來協助尊貴的達賴喇嘛。

每日電報:法王,你是西藏最著名的喇嘛之一,而且被認為知道過去和未來,因此,你是否可談談你十五年後會在那裡?

法王:不去談未來,明天我就可能忘了今天我所講的。

每日電報:因為中國目前的情勢,你擔不擔心西藏文化會消失?

法王:對一個不介入政治的修行者來說,我只能說每一個國家都有它獨特的精神傳統和文化。如果其中任何一個可能有消失的危險,我希望這種事不會發生。

新聞週刊:中國政府是不是在等達喇嘛去世,希望那時西藏獨立運動也就中止。他們就可以把西藏文化吸收到漢文化中?

法王:尊貴的達賴喇嘛還沒那麼老,身體也很好。還有,我經常祈請他長壽,我有信心,到他去世那會是很久以後的事,很可能,在那之前中國的政治情勢會有很大的改變。還有,尊貴的達賴喇嘛的願心和慈悲心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至於對西藏青年來說,我想最重要的事,是專注地保護西藏精神和傳統文化。這也是尊貴的達賴喇嘛經常給予青年們的建議。

BBC:你希望西藏未來是怎樣的?

法王:即然西藏傳統精神基礎是非暴力和和平,我最大的心願是西藏未來是遵守非暴力、和平和寧靜的地方。

時代雜誌:我知道你最近談到你的父母,你對你父母或你的信眾受到不當待遇,你關心嗎?你知不知道你父母現在在那裡?

法王:當然,對任何人來說父母是最重要的,因為在一切人中,父母是對我們最慈悲的人。因此,對於我來說,我父母的環境和處境是非常重要的。不過, 就如同我在聲明中所說的理由,我得必需把他們留在西藏。目前,我不知道我父母處境的詳細情形。不過,我會不斷地為我父母和所有西藏人的幸福祈禱。

星新聞:印度政府給你些什麼配合?對你旅行有沒有加以限制?

法王:一般來說,印度政府對我非常幫助和慷慨,特別的是我已經得到在這個國家的永久居留權,也允許可以去朝聖。

印度斯坦時報:噶瑪巴,有人說中國培育你有政治動機。如是的話,目的是什麼,特別是關於西藏獨立?

法王:我聽說,有人說中國政府從某方看來計劃利用我。我是受到很特別的待遇。譬如,當我作中國之旅到北京時,受到非常好的接待。不過我漸漸懷疑可能會有一個計劃利用我來分化西藏人民和尊貴的達賴喇嘛。

朝日新聞(Asahi Shimbun):法王,你有沒有計劃學習英文和其它外國語文來和其他文化溝通,如尊貴的達賴喇嘛一樣?

法王:由於生在西藏,除了西藏話之外,我會講一點點中文。我也學了一點點英文,也想有一天學日文。

印度時報:你為什麼等這麼久才和媒體交流?你認不認為西方媒體對你表示興趣的目的是為了讓中國(丟臉)[錄音不清楚]?

法王:我同意,的確是等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和媒體見面。我希望能直接了當的把我來到這裡的故事講出來,不過我的環境不允許我和媒體有這樣的見面機會,直到現在。回答你的第二個問題,我想不僅是西方媒體,並且還有亞洲媒體對我的處境也有興趣,他們可以自由選擇他們的需要,我不能去猜測也不知道他們興趣背後的動機。

路透社:我想我同事提的問題,我們只得到了一半的答案。你在印度旅行有沒有特別的限制?

法王:印度政府給我居留權,我可以自由地在這個國家旅行。如果有例外或有什麼限制的話是我不可以去錫金,和我不可以去智慧林,我對這個規定不解。

路透社:你對一些噶瑪噶舉支持者主張泰耶多傑是真的噶瑪巴有什麼看法?

法王:噶瑪巴的認證不是由公開投票或各團體辯論而決定的。唯一取決的依據是上一世噶瑪巴的預言。

倫敦時報:你平時 在做什麼?

法王:我學習和修持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