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1992年05月

尋找法王噶瑪巴

1992年第十六世噶瑪巴大寶法王的預言寶函一被發現,立刻根據預言開始計劃尋找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由此往北雪域之東方」

第十六世噶瑪巴的預言信指出他將轉世到「由此往北雪域之東方」。這一點在1992年舉行的四法子議會上,被釋意為他將轉世到西藏東部(隆德寺北方),議會決定由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前往西藏監督尋訪,因為他已經計劃六月份前去西藏。

1992年4月26日,蔣貢康楚仁波切在錫金的一次車禍中不幸往生,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不願因此而耽誤尋找噶瑪巴的計劃,他們決定指派阿康仁波切和些繞塔慶作為他們的代表繼續蔣貢康楚仁波切已起步的尋訪計劃(1992年5月後半月,夏瑪仁波切不在隆德寺)。5月,兩位代表以雙重目的前往西藏,一是,請各寺院為蔣貢康楚仁波切四十九天法會修法,二是,依據前一世噶瑪巴的預言信的指示尋找第十七世噶瑪巴。

在兩位代表到達西藏之前,有關預言信函的內容連同議會的闡釋,就已送到噶瑪巴在西藏的主寺楚布寺竹奔德千仁波切手中,竹奔德千仁波切自八十年代一直在西藏。1980年初,中國政府開放西藏尼泊爾邊境,允許年老的藏人回鄉探親,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就派遣竹奔仁波切返回西藏,負責重建主寺。

遵照議會的請求,楚布寺派遣一個尋訪隊先去了解情況,在阿康仁波切和些繞塔慶到達西藏後向他們報告尋訪情形。楚布寺的人員在獲得政府批准成立尋訪隊之後,立刻成立尋訪隊,由喇嘛多莫(Lama Domo)代表楚布寺領隊,他們乘坐吉普車,在厚雪覆蓋的道路上行車五天,駛往拉拓。

「神雷任運燃之地,
 如意牛飾牧區美,
 方便是頓珠,智慧為洛拉嘎。」

尋訪隊前往鄰近拉拓的巴可村(「拉」意思為神,「拓」意思為雷鳴),他們一到,就按照計劃說他們是來自印度,有一封信要交給「洛嘎」先生,「這個村裡有人叫這個名字嗎」?他們被告知說村裡有個婦女叫這個名字,預言信裡重點之一就這樣確定了。他們詢問她丈夫的名字,被告知叫「敦珠」。他們發現這對夫婦有一個年幼的兒子,生於木牛年,出生時有很多奇異徵兆。

當尋訪隊到達巴可時,他們發現敦珠和洛嘎八歲的兒子已經在等待他們來訪,數週來,他一直在種樹及作特殊的祈願儀式,準備不久後即會離開。

孩子的出生地、出生年份、和出生情形跟十六世噶瑪巴的預言完全相符合。經詢問,他的父母講述了他們兒子誕生時的殊勝徵兆、父母和兄弟姊妹的夢境、一隻特殊的鳥對降生的預示、誕生後的海螺聲響起和其他一些事件。先遣隊在牧區和牧民交談分別證實了這些事件。這位綽號為阿波嘎嘎的年幼牧民出生和生活中的徵兆完全符合了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的預言。

楚布寺先遣尋訪隊在西藏找到第十七世噶瑪巴後,楚布團隊陪同年幼的噶瑪巴來到噶列寺。為證實尋訪隊的報告,阿康祖古仁波切(Akong Rinpoche)和些繞塔慶(Sherab Tarchin)很快抵達噶列寺。

當噶列寺收到噶瑪巴被認證的消息時,阿康仁波切(Akong Rinpoche)和些繞塔慶(Sherab Tarchin)向第十七世嘉華噶瑪巴獻上特殊的法衣,並代表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舉行殊勝的灑淨儀式,這是他們在印度啟程前就專門準備的。並按照習俗供養噶瑪巴的父母,對他們在噶瑪巴被發現之前的耐心照料表示感激之情。不久,噶瑪巴與隨同人員出發前往噶瑪巴的傳統主寺楚布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