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友写法王 | 其他

和大宝法王噶玛巴相约温哥华

作者:纪硕鸣
时间:2017年8月30日

笔者与大宝法王相约在温哥华的加拿大广场大堂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约访。

二年前,还是专程在纽约采访大宝法王噶玛巴时。法王就答应,有机会还会接受采访,乐意多讲讲他的家乡西藏,讲讲西藏文化。

不久前知道大宝法王噶玛巴又有出访行程,就赶紧给他写信,希望可以去见他。因为考虑敏感,信中就没用“采访”二个字。大宝法王大智慧,他明白。很快就有回音,约定6月加拿大见。

能再见大宝法王既兴奋,等待也有焦虑。采访确定行程一波三析。法王身边人带话,先是说在多伦多见面,但眼看大宝法王在多伦多的行程即将走完了,确切的采访时间还是没有。

直到法王差不多离开多伦多时,消息来了,约定温哥华18日至22日之间,却还没有那一天,在那里见。

生怕错过好时辰,赶紧订机票。可屋漏偏逢雨天,到了机场才知道香港护照赴加拿大需要预先网上登机签证许可。临时在机场补办,直到航机要起飞了,加拿大移民局的回音还没有到。

好不容易获得准许,18日的航班晚点,又没有接上去温哥华的班机。结果到温哥华又晚了一天。一路祈祷,希望别错过了机会,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是大宝法王在考验我们。

第一次到了温哥华,人生地不熟,法王身边负责联络的使者却一直没有任何安排觐见法王的时间和地点。

经常细雨纷飞的温哥华,这几天都是蓝天白云。都说温哥华是全世界最适合移民居住的城市。但守住那部电话,那个写着藏文的微信号,没心思去欣赏美景和风光。

眼看到了21日,还是没有消息,不如直接到大宝法王入住的创古寺碰碰运气。

加拿大创古寺外景(图源:纪硕鸣提供)

加拿大创古寺位于卑诗省列治文市,占地五英亩,由香港的善心人士刘惠娟捐建,成为太平洋西北地区第一所藏传佛教传统寺院,也是法王的经教师堪千创古仁波切位于北美的主寺。列治文市是华人最集中之地,据说70%是华人。从市中心坐地铁到终点,还要约15加元的士车程。

法王的首度莅临,让引颈企盼多年信众法友欢喜期待,把创古寺装扮的喜庆、欢乐。但大宝法王有拜访行程不在寺院。

得知法王22日会在创古寺主持法会,又一次来到创古寺碰运气。这一天,创古寺人山人海,信众们衣着鲜艳如过节般。法会结束,人去楼空,大厅仅剩几位等待接见的信众。我们也坚持等待,希望出现奇迹。

大宝法王得知还有二位香港远道而来的记者在等候着,在一众随从、侍卫簇拥下来到大堂。我迎候前去,和法王握手。法王略带歉意的说,“现在没有时间了,我再安排”。原来,法王知道香港有人来,但不知道是来采访。

下午是噶玛巴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座,听法王与大学教授对话也是享受,不仅是知识,还是幽默。讲座结束,接到信息,大宝法王相约在温哥华的加拿大广场(Canada Place)大堂接受采访。这是一座位于加拿大卑诗省温哥华市中心的建筑物,是温哥华会议中心东翼、泛太平洋酒店、温哥华世贸中心、以及全球首座永久性IMAX 3D 影院的所在。它也是卑诗省南岸地区的主要邮轮码头,由温哥华前往阿拉斯加的邮轮皆从此处出发。

大楼顶部有五组由玻璃纤维制成的白帆,当地华人称之为五帆酒店。是温哥华最主要的地标之一,其设计也与悉尼歌剧院和丹佛国际机场的外部有所相似。

酒店靠窗的咖啡大堂,西下的阳光,依然明媚,和大宝法王一问一答,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他的随从过来说,“这是最长时间的一次访问”。

访问结束,大宝法王问:有没有时间一起晚餐?心中非常愿意,嘴里还不好意思的说,只要您方便。

一行多人一路寻找餐馆,都关门了。找到温哥华一家小素食馆,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老板两夫妇来自香港,本来早就没客关门了。听说有重要客人到,猜想会不会是正在温哥华的大宝法王噶玛巴。决定叫厨师等着,特别为法王继续开馆,果不其然,他们如愿了。小饭馆没有其他人,变成大包房。

大宝法王噶玛巴在创古寺主持法会(图源:纪硕鸣提供)

大宝法王亲和,第一次和他餐叙,并没有拘束感。法王跟餐厅主说,点二个豆腐,其它就随意安排。大宝法王很喜欢豆腐,他不吃太冷,太甜的。他说,吃素食已经十年了,“喜欢辣的,但医生说不能吃。”

和法王边用餐边聊天真是一种享受。不参与、不喜好政治的大宝法王却关心时政,喜欢看新闻,他还是主要看传统报纸。2014年,香港占中,他也很关心,天天了解事态进展。香港有噶玛巴的众多信众,香港杭州酒家的东主还亲自到印度为大宝法王掌厨。大宝法王笑说,有印象,香港有很多好吃的。

中国的连续剧也是大宝法王的最爱之一,他主要喜欢古装戏剧。前段时期红遍中国的“人民的名义”,大宝法王知道,但没有去看,“太复杂,太沉重。我不喜欢沉重,想简单”。

简单才是大宝法王噶玛巴的追求。就如当年他从楚布寺出走,想的其实很简单,但很多人添油加醋就变的复杂了。

17年前,他们一行6人出走楚布寺,中途有直机接应,那是因为其中一位财旺仁波切,他曾开过旅行社,租用了一家民用直升机。而在媒体的报道中却变成有美国CIF的接应。

世界越来越纷繁,大宝法王现在“有时候会静不下来,有些烦燥。全因世界太复杂,情绪受影响”。

问大宝法王噶玛巴喜欢什么连动。他回答的很直接,在印度几平方米的小屋,没法运动。如果到户外运动,马上会跟着一大群人。缺少“自由”,一直是大宝法王“抱怨”着的。

香港噶玛迦珠佛学会,挂着大宝法王噶玛巴画的工笔画,非常精致细腻。噶玛巴说,学画画还是到印度以后,可以让自己静下来。台湾八八水灾,大宝法王噶玛巴还专门画了一幅画,一幅观世音菩萨像,捐给了台湾。近二年不画了,一是没有时间,二是安静不下来。

用餐一会,法王起身到临桌去看看吃的怎么样,除了他的随从,加拿大政府为大宝法王噶玛巴派了几部车和二位专职保安,法王关心他们吃好没有。

素食馆店主是华人社会活跃的业余歌唱家,他放自己唱的广东歌请法王欣赏,还拿出光盘请法王签名加持。大宝法王一一应承。他说,早已经习惯这些要求了。

相约温哥华,度过最美好的一天,欢乐及最美丽的夜晚。

纪硕鸣的采访内容请见 专访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我只属于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