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弱势群体

农村老人没有养老金

时间:2019年8月2日


Bamboo偶尔乘散步的功夫在自己那个“贫民窟”小区里捡捡垃圾,别人都只捡纸板、可乐瓶这些可以卖钱的,但Bamboo却主要捡别人都不捡的“吃的”“用的”,甚至家里的家具也基本上都是捡来的。也因此跟小区里这帮捡垃圾的老太婆 都认识。这些老太婆都来自农村,跟着儿子或女儿住在这里。看她们从早到晚捡卖不了几个钱的纸板,Bamboo便好奇地问她们养老金多少,结果都跟Bamboo说他们没有养老金,从没交过养老保险。一位来自安徽 农村的老太太说她们村里每个月就给55元,一年一千元都不到。看她还得看子女的脸色生活,Bamboo也很难过。特地在网上查了一下,说是没交过养老金的农村老人每月有100元的基础养老费,说这足够老人生活了。 Bamboo看了这句话真不知该说什么。可就连这一百元那位老太太也拿不到。

相对于农村老人“老无所养”,城里的老人却又“钱太多”。十年前,Bamboo的父亲退休工资就有1万元/月,母亲有6000元/月。现在退休工资又加了好几次,我母亲现在退休工资多少Bamboo都根本不知道。但看她自己 都懒得做饭,每顿都去吃那些高档自助餐厅。出门哪怕是走五分钟的路都要开车。一天到晚在网上买一堆根本用不着的东西,就知她兜里钱太多了。可她还嫌少,说以后要是住好点的养老院都住不起。 2011年,Bamboo在北京龙泉寺当义工时,听说一个老人退休工资15000元,根本无处可花,就每月捐给龙泉寺10000元,自己留5000元。而杭州等地这些年到处都建豪华养老院,都是冲着这些所谓的离休老干部高昂的退休工资来的。 即便如此,国家还要每年都给这些城镇老人加养老金,据说要全部加到6000元以上。

一边是60倍的养老金还嫌不够,一边是连六十分之一都还拿不到。Bamboo2016年被关在重庆救助站名下的盲流医院时,有些生活无法自理的孤寡老人也被关在这里,就由护士跳出一些肯干活的盲流负责照顾她们/他们。如果是照顾那些由家属送来的老人,则护士会给50元或100元一个月的工钱给负责照顾的“盲流”。 其中有一位中年妇女“盲流”Bamboo一直印象深刻,她细心地一口口给她负责的那位早已糊里糊涂到极点的老人喂着食物,轻轻地给老人擦拭着拉在身上的屎尿。哪怕一同负责和拿同等50元钱的另一位“盲流”妇女从来不屑于做这些 事,她也没有一丝的计较。她把那位已经彻底神智不清的老人照顾得干干净净、脸色红润,仿佛那位不认识的老人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她很沉默,几乎不说话。Bamboo问她她才轻轻地跟Bamboo说她在里面已经四年了。她在农村的家里还有几个孩子,因为她们那里太穷了,活不下去, 她才想出来打工,因为没文化、不认识字,一时也找不到工作,又没钱,只好流落街头,就被关进了这里。也因为没文化,写不出地址,就算有地址没有电话,也一样无法被遣送,所以就只能一直关在这里了。 她关在这里或许是那位儿子几个月才来看一眼的老人的幸运。也或者是那几位没了母亲的孩子的不幸。

而我们这个贫富差距已太大的国家是否能起码在老人的养老金上均衡一点呢?老人吃不了多少,用不了多少,也不需要买什么房子,发那么多养老金干什么?少一点钱,老人们还可以捡捡垃圾,做点有益于社会 的事,发挥一下自己的余光。而那些穷的交不起养老金的农村老人,至少每个月给她们一两千的养老金,也可以让她们有点依靠和尊严。不需要太多,也不要太少,才是最合适的。

Bamboo每个月学校给的2300元基本工资。如果自己买菜做饭的话,一个月生活费就花五六百元左右。电费每月15元左右(Bamboo没装空调、没电视、没洗衣机、电冰箱几乎不开、热水器是太阳能的),水费3元左右(洗完菜和碗的水浇花;洗完“衣服”的水洗“拖把”,洗完“拖把”的水冲“厕所”)。物业费100元/月。现在自己捡吃的用的, 都几乎不用买菜,所以每月生活费都用不到100元,上个月多点,因为要去贵贵的游泳池游泳。这样学校发的钱Bamboo就可以省下来一年长途旅行一两次。Bamboo觉得这样不多不少的钱让Bamboo很幸福。

所以希望老人的养老金能均衡一点,不管有没有交过养老金,也不要一些老人每月100元都没有;一些老人每月几万元,为花钱发愁,还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成为坏人算计和窥伺的对象。

备注:不要以为Bamboo是白拿学校的钱。事实上Bamboo父母那套市中心价值550万的房子Bamboo有父亲去世后留下的四分之一的遗产继承权。但Bamboo因为名下有一套单独的经济 适用房,所以不能办过户(就是不能继承父亲遗留的房产),除非Bamboo补四十万买断自己的这套经济适用房。Bamboo的母亲一直吵着要卖掉这套才住了10年的教育厅分给各大院校领导和大教授的房子,因为这是 专项房,她担心一旦她去世,学校会收回这套房。她允诺卖掉后会把Bamboo占的四分之一的份额的钱,也就是一百多万给Bamboo,让Bamboo买断自己的经济适用房。她之后会再买套小点的房子,去世后会把那小房子 也留给Bamboo。但Bamboo却坚决不同意她卖房,宁愿不要一百多万和两套房子的产权。Bamboo说她去世后,学校如果要收回这套房就收回去好了。旧房子卖掉再买新的,会产生一大堆浪费和环境污染。Bamboo 就一个人,有套经济适用房,活着能住住,死了国家收回去就行了。现在银行里也有十万多点存款和学校发的工资,足够Bamboo用了。不需要一百多万让Bamboo发愁要怎么花,要怎么理财。而且如果哪天突然死了, 名下有两套房子和一百多万存款的话,会让Bamboo因为记挂这些财产而无法顺利往生。

而像现在这样,Bamboo没有任何房子的产权,只有居住权。钱也就刚够自己一个人开销的,就根本没有什么心事,无牵无挂。坏人因为无利可图,也不会来打Bamboo的主意。而且Bamboo父母这套市价550万 的房子是教育厅用最好的材料造的,不是同地段同价位的其他房子可比。一直是有价无市。即便再过十年母亲才去世,这个房子也不会跌价。所以把这个房子还给学校,跟白发给bamboo的工资和三金比,学校还赚大了。那时 Bamboo也就不欠学校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