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弱势群体

回国轶事——生病

时间:2019年12月14日


从“干净但湿冷”的爱丁堡回到“灰尘满天却阳光明媚”的杭州已有两个多礼拜了,这趟欧洲三月的旅行让Bamboo意外地生起大病来,而且没像以往一样过两天就自动好。Bamboo虽然有医保,但一向不去医院浪费钱, 也不吃那个治标不治本的药。就一边努力运动,一边给自己煲各种养生粥汤,现在总算又活过来了。

一、欧洲三月

Bamboo是8月22日飞的伦敦,10月又去了德国17天(主要是去找一下大宝),回英国后去旅馆便宜、但冷的要死的爱丁堡又蹲了一个月,主要是想把英国图书馆里的一些计算机书看完,本来想呆足四个月才 回国,但一来实在受不了了,二来12月圣诞季的飞机票又贵得要死,所以就提前二十多天买了11月21日回国的机票,从爱丁堡经伦敦到上海才2100元。 话说如果不是这趟旅行,真的体会不到“有家乡和有房可回”的珍贵。

饮食的难适应

飞回上海的飞机上,邻座的一个才去了英国七八天旅行的搞传销的年轻女子大啃着国产的榨菜和豆腐干,Bamboo说自己吃了三个月的面包和麦片的早餐让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欧洲的早餐基本就是这个, 又不像国内,还能小店里买两个素包子,小摊上买个鸡蛋煎饼什么的。当然欧洲的一些日本料理店里有很好吃的素寿司和素水饺,但一丁点拿精美的塑料盒子包装,吃不饱还贵得要死,外加破坏环保。Bamboo 就只吃过两次。此外最多吃点素披萨和蛋糕,但这东西吃多了就腻,而且做的还没有美国的好吃。炒意大利面吧,也就是加个番茄酱,蔬菜又贵又少。三颗青菜要1.35磅(人民币13元),Bamboo国内的小区门外地摊 上买一把有时才一块钱。所以憋了三个月没吃青菜。

而且住旅馆,你也不可能囤积各种食物,虽然背包客旅馆基本都有厨房。超市又小又少,就这么几样素菜能买。于是Bamboo这头蠢驴就营养不良了。天天想念着自己国内的贫民窟小窝窝。

二、回国生病

话说Bamboo自从当了“垃圾婆”后,犹豫再三,最后决定“捡来的肉”就吃了,因为别人丢弃的肉绝对是“三净肉”,不欠动物的债,而且Bamboo觉得不让它们已经牺牲的生命白白在垃圾桶里浪费掉,可能也是种功德。

欧洲背包客旅馆厨房的冰箱每周清理时,服务员都会把没有标识清楚的食物扔进垃圾袋,第二天再倒掉。Bamboo就乘第二天被倒掉前把里面一盒盒、一袋袋好吃的食物捡出来,纳入自己的粮仓。老实说这些食物里都没有 素的,因为素菜没办法久放。基本上都是整只鸡或鸡腿、鸡翅,还有培根。面包Bamboo不爱吃,都拿去喂了公园里的鸭子和鸟,肉实在找不到动物分享,只好都自己吃了。于是在英国吃了一堆肉,常常引得老外 侧目,因为一个出家人吃肉。但问题就出在习惯了吃肉后,就习惯成自然,刹不住车了。到了爱丁堡后,爱丁堡的背包客旅馆的厨房里都有免费食物的框,大家可以把自己不要的食物放进去共享。Bamboo有两次 看到里面有肉,居然都拿来吃了。事后一想,这应该属于别人的供养,而不是丢弃,所以是有业报的。第一次是一大盒别人没用完的烟熏肉,放在菜里煮了吃了还没事。第二次也就是回国前两三天,共享框里有一些 菜和水果,还有一个还没开封的罐头热狗。Bamboo居然也打开吃了,奇怪的是嚼起来里面有一粒粒像细沙一样的颗粒。Bamboo觉得很奇怪,看来这肉里不干净,但放回去吧,已经开封了,给人家吃也不好,扔掉 又浪费粮食,于是还是硬着头皮把剩下的一罐分两天全吃了。当天晚上就觉得头晕想吐,还以为是刚来大姨妈的缘故,虽然以前没出现过这么难受的情况。结果第三天回国时,路上一直觉得身上痒痒,一摸有一个个 疙瘩冒出来。开始也没在意,可能是旅馆的被子不干净吧。但是飞机从伦敦到 上海时,手上居然都冒出了两个一元硬币那么大的肿块。吓了Bamboo一跳。奇怪的是,邻座那个搞“大健康”传销的年轻女子也说她身上痒痒的。过了几小时,手上的两个包包又消失了,但身上别的地方又冒出 包包来。

好在进海关疫检时,Bamboo的脸上没任何包包,更没发烧,顺利通过。坐地铁、又坐高铁、再坐地铁才终于回到了贫民窟小窝窝,这趟二十多个小时的奔波让Bamboo精疲力尽,直接倒在积了三个月灰尘的猪窝里睡了。第二天醒来时,发现额头上也鼓起了一个个包包,后来居然爬到了 眼皮上。照照镜子,像是那个巴黎圣母院的钟楼怪人。可怜Bamboo菜还没买,又怕会传染给别人,只好煮了点窝里放了三个多月的米和面、花生吃了。一个人蹲窝里,不出门了。不管是不是传染病, 有没有危险性,Bamboo都觉得很安心,因为是在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房子里。一切的疾病不过是显现,只要没有大的恶业,就不必担心会好不了。退一步讲,就算真的好不了,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地盘里,可以不受干扰 地静静往生,也是最美满的一件事。Bamboo此生已没有什么遗憾,即便离去也会觉得很快乐。所以只要不在医院里死掉,旁边也没有人吵嚷、哭泣,死了不会被丢进冰柜,然后直接进火葬场,冰火两重天,被人 动来动去地让自己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地迁识,Bamboo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即便上师不在跟前,Bamboo依靠自力,也应该能往生到不错的地方。

事实上这次会有这么一场奇怪的病,Bamboo也很意外。但在英国和德国旅行的这三个月,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十几个人一间的背包客旅馆,外国人 都喜欢门窗紧闭,每天半夜都被缺氧憋醒。身体不变差才怪。尤其是十月去了趟德国找大宝,十七天跑了四个大城市加东德的一个小乡村,两三天换一个旅馆,加上舟车劳顿, Bamboo真的累坏了。所以Bamboo不喜欢旅行,作息混乱,饮食也不能科学营养。此外,欧洲的超市卖的蔬菜水果,一丁点都拿一个个塑料盒包起来,英国甚至连每根黄瓜都用塑料纸打膜,感觉每吃几口, 就给地球增加一堆五百年不能溶解的垃圾。而且英国的“垃圾回收”基本等同于零,一个海岛也没什么土地 可以给他们装这么每天疯狂产生的易拉罐、玻璃瓶、塑料都混在一起的垃圾的,应该是简单压缩后全运到中国填埋了。所以Bamboo买不下手,因为感觉在这里肆意吃喝的每一刻,都在毁灭生养自己的家乡每一分的土地。

三、自我调理

想想真是幸运,因为Bamboo在爱丁堡的旅馆是提前一个月订到了22日,钱也都付了。后来订机票时发现22日票价很贵,就提前了一天,浪费了一天旅馆费。如果按订旅馆的时间22日回国的话,脸上发成这样, 不是上不了飞机,在英国被逮进医院花掉一大笔钱让你住院治疗;就是在国内海关过不了检疫这关,被抓去医院隔离。所以Bamboo有点怀疑那罐有问题的“热狗”是否别人故意放的。但总而言之,都是因为Bamboo 吃什么三净肉的缘故,才引起了这场无妄之灾。

至于身上的包包,后来上网查了查,好像是“风疹”之类的水土不服的病,但也不像,因为不会溃烂。偶尔戴个口罩出门,从33楼爬楼梯下去,去门口小店买点吃的,再爬上33楼。尽量不坐电梯,以免会传染。本来这也没事,但Bamboo是个懒人, 因为觉得自己生病了,就有理由偷懒了,于是在猪窝里大睡特睡,还不停地吃东吃西,不要说根本没“持午”,连“六斋”都不守。结果一个礼拜后就生起大病来,不但身上的肿块越来越严重,满脸满身都是,更是身上忽冷忽热, 咳嗽得肺部都阴寒,更要命的是胃痛胀的不行,连喝口水都疼。病到这个程度,Bamboo吓坏了。想想去医院吧,一来医保卡也不知丢哪儿去了,二来,感觉去医院就是浪费钱,自讨苦吃,搞不好被当传染病关起来 隔离都说不定,到时非要家属才能领出,就麻烦大了。于是,在最疼痛难忍时,拼命念药师咒减轻痛苦,奇怪的是,默念药师咒时,会感觉身上有一粒粒的小黑点涌到喉咙口,随着每次咳痰出来,似乎变得越来越少。 这让Bamboo联想到那罐热狗里吃到的一粒粒细沙状的东西。再者,在手机上给自己定了三个吃饭时间点的闹钟。让自己饮食有规律。然后又天天给自己煲什么小米山药南瓜之类的养胃粥汤。以前吃饭马马虎虎, 花十分钟炒个菜就解决问题。现在不得不把豆浆机翻出来,天天榨什么红枣花生豆浆,还放点以前捡来的一大包亚麻籽什么的。又加强锻炼,在自家的小健身房里一个劲地运动。又乘着杭州这阵天天阳光 明媚,把被子褥子都洗了、晒了。总之因为生病,一扫之前的所有懒散,变成了一个作息规律的好鸟了。大宝曾经在开示时说,生病是好事,不生病反而不好。以前Bamboo还想不明白,现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就是在指Bamboo这样很容易放逸的人,只有生了病才知道必须要改正毛病。这样健康的生活过了一个礼拜,胃终于不疼了,身上也有了力气,咳嗽和包包都基本退了。Bamboo又生龙活虎起来, 所以念咒和健康生活调理比看医生吃药管用多了。为了加强锻炼,Bamboo在自家的小佛堂里又重新做起了大礼拜。

但话说并不是所有人念佛菩萨名号或咒语都有效的。因为佛是实语者、不妄语者。佛菩萨的咒语都叫“真言”,所以只有平时不妄语,不恶心欺骗别人的人念佛菩萨的名号和咒语才会灵验。 但念经咒这些都是请佛菩萨或善神帮忙,你偶尔让人帮个一两次好人是会很乐意的,但如果你自身不努力,天天赖着人帮忙,那任何人都吃不消来帮你。所以生病时,要先调理好自身的营养和习惯,危急时念一下 某些经咒帮忙会很有效。

四、贪生怕死的活佛

大宝一再强调祖师的话“贪著此生非行者”。看下图的这位大活佛,年年千里迢迢去德里的医院做昂贵的身体检查。Bamboo有公家强行给的最高待遇的事业单位的医保,都基本没用过(几年前补过两次牙齿, 发现会掉,就再也不补了),而你这位噶举派的大活佛,大把大把花着信众的钱,年年做这种无谓的健康检查,“贪生怕死”成这样。你智慧林那么多的僧尼你肯花点钱给他们做体检吗?就你身体宝贵。 这不要说是活佛了,连个佛教修行者都算不上。还好意思当Bamboo的上师的上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