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弱势群体

且看中国有没有人权4

时间:2019年4月22日


四、背后那个神秘的部门

2014年7月,Bamboo在老家——嘉善县借了小姑姑家闲置的店面想开个素餐馆,一边等两个月后才能申请的印度签证,一边学习做素食料理,为之后出家做准备,因为在寺庙里,你会做饭就比较吃香。

在7月初去学校办了辞职手续后几天,小舅舅带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来到Bamboo的小店:国内首屈一指的精神病学专家,第一位留洋获得精神病学博士后学历的何鸣医生,如 下图。



4月15日在七院的官网专家栏里,不但Bamboo认识的孙裕勇、杨艳、董介正、陈松等几位医生不见了踪影,连这位七院头牌,每天门诊预约排长龙的何鸣医生 也消失了。所以只好去其它网站下载了他的介绍。

何鸣医生说,他是Bamboo母亲特地从杭州请来看望Bamboo的。Bamboo不明白,何以Bamboo的母亲变得这么厉害,连这么大牌的一位专家都请得动,放下每天爆满、财源滚滚的门诊预约,千里迢迢从杭州赶来嘉善这么一个 小县城特地来看Bamboo?要知道Bamboo的父亲当时肺癌晚期,去医院求个床位都难得要死。接着他吃了一口Bamboo包的饺子,立刻吐掉,说“素的”!Bamboo发愣,素的又怎么了,要知道Bamboo做的素饺子 比店里卖的荤饺子好吃多了。接着他抽起了小舅舅恭敬递上的香烟,一边抽一边把香烟屁股扔到店外的走廊上,跟正经危坐、聆听教示的小舅舅吹嘘了一会国内精神病学的情况什么的,记得他就问了Bamboo一句,为什么要开这个素餐馆。Bamboo回答了 一句:“十八般武艺要样样精通。”

他走后第二天,老家的亲戚们骗Bamboo喝了点含酒精的苹果醋。在Bamboo迷迷糊糊想睡之际,用床单把Bamboo裹得严严实实、动弹不了。说去杭州第七人民医院诊断一下Bamboo是否 有病。然后由小堂哥开车、两个舅舅夹带着从嘉善一路送到杭州。那时刚好是周日的晚上,也没见任何医生,护士一见送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立刻让送进重症室,当着几个舅舅的面,把Bamboo扒得只剩 内衣裤,强套上了病人服,然后给Bamboo灌了颗不知什么药,Bamboo便立刻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时,肋骨生疼,临床的病友说,Bamboo半夜从床上掉了下来。但Bamboo却丝毫没有 印象。

病友们说,在早上Bamboo还没醒之际,Bamboo的母亲来过了,身边跟着一位高高大大的黑衣男子对着病房里的病人们大声宣布:这个可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Bamboo很是发愣,要知道Bamboo 的两个舅舅和父亲都是很矮小的,舅舅们昨天就坐着小堂哥的车回去了,父亲肺癌晚期,也不可能出门,而且他们更不会在Bamboo如此狼狈之际,还来讥讽Bamboo。所以那位黑衣男子到底是谁呢?问母亲是不必问的,她说谎和喝水一样是离不开的。

过了几天,大表姐受老家亲戚们的委托来七院看了Bamboo,跟Bamboo说是那位何鸣医生跟老家的亲戚说Bamboo有精神病。一个月后,她和表姐夫再来时,表姐夫跟Bamboo说,他们老家的亲戚 们坐在一起认真讨论了,最后认为Bamboo没病,但他们打电话来让七院放人时,七院五病区的主任却坚持Bamboo有病,所以他们也没办法。我母亲后来也得意地跟Bamboo说,那位何鸣医生也给她 诊断过了,说她是正常的。

过了一阵子,正在Bamboo在七院里关得无比痛苦之际。计量大学人事处的蔡兰(前面提过)带了一位不认识的,说是Bamboo工作过的学校分院——现代科技学院的前党委书记的女士一起 来医院看Bamboo。那位女士一个劲地逼问Bamboo在印度参加了什么组织。记得2014年初,Bamboo担心大宝的安危在菩提伽耶 德噶寺大闹一场,迫得大宝不得不当夜见了Bamboo,当时大宝说Bamboo回国 前他还会再见Bamboo一次。而回国前那一次,大宝突然对Bamboo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走来走去不方便”。反应一向迟钝的Bamboo看着他和觐见室外一直等着的几个和尚飘然离去, 不明所以。很多年后,“脑沟宽、人很笨”的Bamboo才想明白,他那句话是针对上次他问Bamboo“要去哪个道场出家”?Bamboo说“我走来走去”(意思是Bamboo要当一个不住 道场的游方僧)而说的。意思可能是他已经给Bamboo找好了道场,可以当天就给Bamboo剃度,只是Bamboo没反应过来。而回国后,分院党委书记傅老师就找Bamboo谈了话,问印度参加法会 的情况,但他对Bamboo还是很好的,只说Bamboo以后出国,要找他批准(Bamboo这匹野马当然没理他这句话)。显然,Bamboo大闹德噶寺,能迫得大宝出来,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Bamboo是他的弟子。于是这也引起了中共的注意吧, 大概这也是大宝之前没同意Bamboo出家,而那次事件后却突然要安排Bamboo在印度出家的原因吧!

而在Bamboo2014年上半年又再次去印度,并且到处上访要求给大宝自由后,Bamboo六月回国,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其实回国前就怪事连连。本来学校停发了大半年的工资又莫名其妙 发了起来,而且是按Bamboo正常上课的标准给Bamboo发的。接着在印度准备跟着大宝去德国听课时,Bamboo的中国银行国际信用卡突然毫无理由被冻结了,甚至里面剩余的钱也拿不出来。 回国后去熟悉的印度签证中心、或者和一个经常帮Bamboo做机票预订单的中介工作人员说话时,种种异常才让Bamboo感觉自己是被某个部门盯上了。要说这个部门可真是神秘。就像2016年4月,Bamboo 在西藏被国保大队审讯了十天后,被“民政部门”派的几个人遣送回杭州途中,昌都机场办公室的两个工作人员本来牛叉地一口回绝提供免费班机,并且指着Bamboo的残疾证复印件说“精神病人”不能做飞机, 还笑着看Bamboo的对答如流,质疑说“她是精神病吗?”。可被“民政部门”的领头人约进里面办公室,不知说了什么,还是出示了什么,出来后,两个工作人员低着头,一声不敢吭地火速办完了所有免费乘机手续。 这就是这个神秘部门的权势。甚至印度上海领馆毫无理由再不给Bamboo签证时,领馆主任——一个印度人对Bamboo也说了一句“这跟中国政府无关”,这样一句Bamboo根本没问到,却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但Bamboo的印度电子签证却可以顺利申请到,电子签证是印度国内统一签发的,跟领馆无关。所以不给Bamboo签证显然跟印度政府无关。那印度上海领馆 又是被谁打了招呼呢?

所以,当Bamboo2018年11月19日在阿里云的旧网站www.bamboolibrary.org上发表了《警察为什么还不来抓Bamboo》一文中略微提了下这个部门的风采,第二天,Bamboo的网站 就毫无预兆地被封,连域名都不准迁移。接着新浪博客、微信等也被封。Bamboo丝毫不奇怪。之前11月9日,Bamboo骂了习近平的文章《念经念咒回向习近平下台》发了后,网监也毫无动静,甚至还没有一点之前 发的两篇怎么翻墙的文章被屏蔽的措施。而11月20日期间,习近平也正好在国外访问,焦头烂额地应对外国政府的种种质问,显然Bamboo的网站被封跟他无关。而2014年时,他才刚上台 不久,连奥巴马接到他的邀请,也只派了他的妻女来访,用此讥讽他只是个象征性的领袖,没有实权。

所以,中国这个神秘的部门,这个凌驾于中国一切法律之上,可以让中国所有的部门,包括上万人的公立大学、警察部门、大公司等通通俯首帖耳、不敢有丝毫违命的部门的掌控者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这个部门掌控下的“中国网络长城”“新疆镇压”“西藏政策”等国家维稳政策都能历经三朝三代二十多年都一如既往地贯彻实施呢?为什么像“六四”最主要的导火索——李鹏同志 的子女:李小琳和李小鹏,能几十年如一日地掌控着中国最核心和最赚钱的部门——“电力部门”呢?当然更不用说李小鹏还到处任省长。Bamboo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们是这个神秘 部门的负责人。只是,在中国到底有股什么样的隐含势力,能几十年如一日的稳如泰山,坐掌中国呢?还有这个部门为什么对Bamboo为大宝的自由在印度上访要如此“惊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