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 | 弱势群体

独居惊魂

时间:2020年05月09日

足足等了六年,Bamboo才拿到自己这个经济适用房的房子,房子装修好,Bamboo也刚好在尼泊尔剃度了,以一个尼姑的身份住进了自己的这套小房子。户口也迁过来,变成了独户。 2018年4月住到现在,两年多来,一直没有遇到什么不安全的事,甚至自己家的窗户和阳台也没学别的业主,用铁栅栏封起来。晚上还大剌剌地开着所有的窗,让南北通风。

只是昨晚遇到了一件细想起来,好像满危险的事,最主要是很恶心。忍不住吐槽一下。

起因是Bamboo是个白天睡觉,晚上干活的人。凌晨两天之后,网速比较快,翻墙看Youtube不卡;另外还可以夜深人静时花半小时到一小时出去捡个垃圾,顺便散步或跑步。而Bamboo这个房子因为是廉价房,用的材料是 很差的。楼上做个蹦跳的运动,Bamboo头顶的天花板就跟着咚咚响;楼上电视开大声点,Bamboo这里也会听的很清楚。所以Bamboo老半夜三更的忙乎,虽然没弄出过什么大的声音, 但是否有吵到邻居睡觉,也不得而知。

也就到5月8日的凌晨,Bamboo难得进出阳台放了几件物品,突然听见阳台的墙壁被剧烈地撞击了几下,好像是隔壁在装修敲墙。把Bamboo吓了一大跳,但谁会凌晨一两点装修?好在敲过几下就不响了。 Bamboo想是不是有邻居在警告Bamboo弄出的声音吵到他们睡觉了。但阳台隔壁的房子原先的业主刚卖掉(155万卖了),新业主听Bamboo说阳台有条大裂缝后,迟迟不敢装修,所以这边隔壁是没人住的。Bamboo 就很纳闷,是哪边的邻居在砸墙警告?而且还火气这么大!

到了8日晚上8点多,突然传来敲门声,Bamboo问谁呀?没人应声,继续敲,问了好几声也没人应。隔着猫眼望出去,有个男人的身影在猫眼底下缩着。就继续问“谁呀?”终于这个人开口了,气势汹汹地说:“你把门 打开!”Bamboo愣了下,心想这是谁的房子?怎么还有人勒令自己开门的,派出所和社区来都不敢毫无理由说这句话。Bamboo当然不敢给一个陌生人随便开门,就继续问“你谁啊?”于是那人说“你晚上声音太响了, 吵到我睡觉了。” Bamboo便隔着门认真问他“是不是阳台的门拉来拉去的声音太响?”他说“不是,是那种声音。”Bamboo搞不明白,就继续问“是不是凳子腿拉来拉去的声音?”(Bamboo的房间铺的是地砖,可能从书桌前起身时,椅子 腿刮到地板声音响。Bamboo父母家的房子,虽然是教育厅用最好的材料盖的,但楼上椅子搬来搬去,楼下还是能听到。)结果那个男人还是说“不是,是那种声音”。Bamboo更糊涂了,就问“是不是电脑的声音?” 虽然晚上看Youtube时,音量是开一半的,但保不准还是吵到人了。那人听了这句话后,口气就突然软了下来,说“是凳子腿移来移去的声音”。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我就住你楼下阳台的那间房间。”接着就走了。

Bamboo便跑回房间,在椅子腿上粘了几个橡胶垫。但还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Bamboo楼上楼下住的都是出租户。楼上的租户是个四口之家。而楼下住着几个农民工。有次房间停水,Bamboo去敲门问他们有没停。 门打开时,发现里面还是毛胚房,脏乱的像个工厂车间,几个农民工样的男人凶巴巴地说“没有”。Bamboo吓得赶紧走了,从此没跟他们打过任何交道。但这户人家也租住了有两年多了,如果只是凳子腿的声音, 以前为什么没意见呢?

阳台的那间房别的住户都会做为主卧。但Bamboo是拿来当书房的。难不成这个男的想半夜三更的在卧室不睡觉,有动静就是在干某事?Bamboo半夜最多在Youtube上看看政治类新闻或是炒菜之类视频, 不看黄片的,所以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说“那种声音”。难不成是听大宝讲课和念经的视频或录音,被他听到,当成是有男人晚上在Bamboo家里?所以想这个尼姑半夜三更在偷男人?于是敲门不出声,以为Bamboo 会当成老相好,直接开门?怪不得缩着身子蹲在猫眼下面,想让Bamboo看不出面貌。

事实上Bamboo对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的印象一直是非常好的。2016年Bamboo从母亲和老家亲戚手中逃脱,身无分文从成都一路流浪到西藏,想穿越边境去印度找大宝投靠。路上经过各个农村时,看Bamboo是 个流浪女,就老是遇到那些找不到老婆的农村光棍来说媒。甚至在徒步翻越一座山时,有个年轻农民一路追来,问Bamboo有没有家室,Bamboo有点害怕,怕他会做什么。也没办法跟农村人去解释自己不想结婚, 他们听不懂,于是直接说,自己其实是出家人,是个尼姑。结果这人听后,就不说什么,立刻走了,还好心给Bamboo指了条翻山的捷径。所以Bamboo一直觉得农民工是这么老实本分的人。但没想到还有这么龌龊的。

事实上,Bamboo就算不剃度当尼姑,也不会结婚,也还是会选择一个人住这套房。可能以在家人的身份独居,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打主意了。之所以要出家,最主要是要和我母亲撇清关系,这样土共的那个秘密单位就没办法躲在我母亲背后,掐住Bamboo的七寸了。 否则Bamboo只要发点不和谐的声音,他们可以随时让我母亲出面,把Bamboo抓进精神病院,永久的关起来。在中国,只要家属出面做任何事,旁人都不好说什么。出家了,Bamboo就可以名正言顺地 和我那可怕的母亲断绝来往、撇清关系。遵循皈依戒的第三条“不结交恶友”,就不太容易有危险。

2013年,Bamboo要求出家,但大宝没同意,他既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但2018年,Bamboo的房子拿到了,并且装修好了,刚好人在印度时,他在网络开示时,就突然说:他小时候还没被认证前, 和他关系最亲的是邻居一对“在家的出家人”母女,她们对他异常恭敬,恭敬得让他母亲都觉得奇怪。当时Bamboo还想,“在家”能叫“出家人”吗?但后来想想,或许就是因为这对 母女住在自己家里,靠自己的财产养活自己。所以有自主权,能认出佛陀,和对佛陀恭敬。如果是住在庙里,靠寺庙养活,你就只能一切都听寺庙的安排了,叫你做坏事,你也得做坏事。否则结局就可能是跟 学诚法师的那两个批评他的清华弟子一样,直接就给迁单,扫地出门。出家人被寺庙赶出来,如果没自己的房子,和不需要依靠施主的经济来源,就只能还俗去找工作了。

但Bamboo有了自己的房子,又有前单位一直发的工资和帮着交三金。就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当然前单位就算不发工资,也无所谓,以Bamboo用钱的龟速,自己银行的存款足够用上 十几年了。Bamboo也不想活到七老八十的,要别人照顾。所以再活个十年,学会了佛门自主生死的方法就圆寂好了。)所以这时候大宝的意思就是“你可以出家了,当个在家的出家人。”悟到这点后,Bamboo就立刻到处找 寺庙剃度出家。接着回到自己的小房房,遵循佛陀在经文里一再强调的话——”独居兰若处“,一个人静静地修行了。想来如果在农村落后地区,一个还不算太老的女性想独居修行也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类似上文提到的那 些龌龊男会不停来骚扰。但以Bamboo的出身环境来说,从小到大接触的基本都是知识份子,这个阶层思想比较自由一些,女性也独立自主,不愿意结婚给人当免费的保姆、奶妈是很正常的事。当了大学老师后,更自由 了,上完课就走人,在家就是对着电脑。也没什么机会听到别人闲言碎语,让自己不舒服,所以Bamboo要单身就单身,不会有什么麻烦,出不出家都一样。所以这次碰到这么一件事,细思这个人的动机,还真的觉得很 龌龊和吓人。

不过如果真的没注意随便开了门,让这个人冲进来,Bamboo也不会有多少危险和麻烦。一来,Bamboo的门口应该都被某秘密部门装满了监控,Bamboo只要一跨出门口,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中。更不要说手机和上网 也都是24小时被监控的了。Bamboo所有的朋友只要一通过手机和电脑联系,就都被警告,和Bamboo不敢再联系了。被监控成这样,Bamboo在家是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的,土共也不会允许中国城市的安全 形象崩塌的。而这个人就算想诬赖Bamboo 有什么奸情,那大家把底牌全部晾开好了,请问一般人有什么资格来讥讽、嘲笑Bamboo呢?“想要却得不到”的人,是想不明白那些“能拥有,却不要”的人的,而佛法本来就是讲给那些最优秀的人听的,没有善根和福报 的人是听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