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弱势群体

说印度大选的一句废话

时间:2019年4月07日


突然发现印度这个月又要开始大选了,原来一晃已五年过去。慕然想起五年前,为了大宝的自由在印度奔走,刚好碰上印度大选,“无心插柳“了一下,却竟然真的短暂改变了这个甘地王朝五年,而大宝也真的在这五年里获得了自由。或许历史的大浪是不可改变的,甘地王朝又卷土重来。只是大宝是否还会再回印度,再选择被永远的拘禁呢?

五年前,也就是2014年上半年,Bamboo在找了索尼娅.甘地的上访办公室(约不到索尼娅.甘地,只有一个有个大大办公室,不知道什么职位的老头听Bamboo废话了半天)。又找马上要下台的那个索尼娅.甘地的傀儡总理,叫什么忘了,结果根本见不到人。Bamboo找他也就是想让他在这最后时刻,把2011年“洗钱事件”里无理没收的大宝的钱还出来,以免他下了台以后,再没机会忏悔。想来他只是个傀儡,也没实权,于是又找到了拉胡儿.甘地在德里的府邸(Bamboo也想不起来是怎么找到的,还是谁跟Bamboo说的),接待人员跟Bamboo说那个拉胡儿去某某地方竞选了,下周五回来。在这种竞选时刻,似乎办公室人员对任何一个小小的访民都小心翼翼、不敢得罪。到了下周五,Bamboo又千里迢迢赶了过来,但男工作人员彬彬有礼地仔细又反复地问了Bamboo此行的目的(也就是让他们还钱,还大宝自由),然后让Bamboo等了很久,其实接待室里也没别人,就Bamboo一个,估计是跟里面汇报了好几次。最后居然跟Bamboo说那个拉胡儿不在。把Bamboo气得要死,要知道不见就不见,但Bamboo最讨厌撒谎的人了。

后来一天突然在网上看到新闻,就在Bamboo那天气冲冲从拉胡儿家出来那天,原本和莫迪票数不相上下的拉胡儿突然支持率大跌,也就是那一天的大跌,让他最终败北。Bamboo这才意识到在微妙的时刻,一件微妙的小事可能就会起决定性的作用。虽然莫迪的上台可能并没有真正改变印度什么,但却让大宝有机会获得了自由(当时Bamboo跟那个和大宝交好的女国会议员,叫什么什么甘地,Bamboo忘了,就是下图那个,写电子邮件。她当时回复说大宝的事只有新政府成立后才能有机会),

只是大宝自由后,这五年,Bamboo却再也没有机会能见大宝。所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或者,像Bamboo这样没有福报的众生本身是没有“机会”能来见佛的,所以本来福报具足的大宝就只好以自己的“不自由“来换取像Bamboo这样的众生能“自由”地来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