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弱势群体

表扬一下印度的“难民”新政

时间:2019年12月23日


今天看到国内媒体报道,印度准备给2014年前来印度的难民“国民”身份,因为其中排除了伊斯兰教的难民,以致又引发大规模骚乱。不管这个政策是否公平(换Bamboo当领导也会这么做), Bamboo还是忍不住要表扬一下印度政府的这一举措 ——为了那些在印度几十年“流离失所”、没有身份、没有技能好好生存的藏人难民。

虽然之前听说中国开放了藏人难民回来,2018年初在印度也听说有些萨迦派的喇嘛回国了。前阵子看到说印度给中国五年电子签。但Bamboo想问的是,那些回国来的藏人难民和喇嘛是否拿到了护照? 2018年Bamboo在尼泊尔遇到一个青海玉树的藏族妇女,说她的中国护照马上要过期了,她们那里已经不给藏人护照了。她的那本要过期的护照也是以前花了6000元托旅行社办出来的,但现在卡紧了,旅行社 也办不出来了。她说她的退休工资每月有五千多,足够花了,但玉树这边冬天冷的要死,她的病体吃不消,想每年冬天都到暖和的印度避冬。

Bamboo还替她积极想办法,说要么在杭州办张暂住证,过半年再来杭州就可以按政策换新护照了。杭州这边没什么藏人,国保应该想不到在这里下达暗黑指令吧。结果那个妇女嫌来杭州一趟路途太远、太麻烦, 唧唧歪歪不肯来。后来Bamboo的微信被封了,就没了联系。想想大宝的一个在西藏的姑姑2014年去世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见一面她一直非常信奉的大宝,这个愿望连“满愿宝”大宝都无法满,难过的不行。 想来就是因为没有护照,大宝在西藏的亲友、朋友都拿不到法律上应该给的护照。在国内的藏人不给出去可能还好点,但是那些好不容易回来的也没有护照,心又何堪。

在youtube上看到一个因为家庭原因在美国黑了十年的中国青年,说如果被遣返就算了,自己不想主动回国的原因是以后没法再来美国。他十年来的朋友、经营的事业一回国就从此天涯永隔,而国内,对他来说已经远离了十年, 一切都是新的、未知的茫然。所以,即便留在美国是多么的没希望,他也割舍不下回国。想来那些终于回国的藏人难民也是一样的。

Bamboo在上达兰萨拉看到那些藏人难民一个个在简易的棚子里,日复一日地卖着千篇一律的用棉绳自己手窜的廉价念珠。被某些部门把棚子拆了,掀了,就直直地躺在地上,如同死了一样。哀莫大于心死。 或许这些没有希望的产业是他们唯一的生计来源。Bamboo不敢问,他们也没人会出声,也没人去管这些躺在地上的“尸体”。因为他们没有身份,不能在这生活了几十年的土地上买房子,堂堂正正地经营,也无法 积蓄一些财务。这世上,那些被关在新疆集中营里的人能叫喊;那些阿富汗的难民能理直气壮地在欧洲举牌讨钱,唯独这些海外的藏人难民不能言语。连大宝这个四大教派之一的首领,而且还是地位仅次于达赖的, 声望如此之高的大喇嘛都可以轻易地被消声、被消失,何况其他那些无名、无根、无家的流亡藏人呢。

以前看到一篇报道,西藏有部分领土被并入了印度,这部分土地的藏人被自然赋予了印度公民身份,享有一切权利。于是有些流亡藏人也想混入其中获得身份,结果被当地那些有合法身份的藏人”推“了出来。Bamboo看了真不知该 如何说是好。Bamboo在欧洲旅行了三个月都巴巴地想回国,何况这些飘零了十几年的人呢!之前出去流浪是因为Bamboo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和父母住一起,那还是出去流浪舒服、快乐多了。但自从有了自己的小公寓后,Bamboo就不想浪迹天涯了。

在Bamboo的“藏文学习”栏目里,《Textbook of Modern Colloquial Tibetan Conversation》是达兰萨拉流亡政府图书馆编的, 里面的藏人难民父子的对话:“我们的家乡的山比这里还要青翠、有广阔的草原......我们会回去的。”在大宝用自己的遭遇来唤起印度政府对流亡藏人处境的变革之际,你一直处于强势的中国政府是否也能体恤一下那些 终于回国的流亡藏人的多不容易,发给他们护照呢?让他们有个身份,能堂堂正正地回去看他们几十年幸苦劳作过的土地,看望他们几十年相濡以沫的朋友呢?Bamboo也不指望你政府能把四川、重庆那些圈起来, 宁愿空着养鬼,也不给人住的破房子让给这些刚回来、还没能力置家的人住住,只是要求给他们法律上应该给的护照而已。

你不想被更强势的美国欺负,你就不要去欺负那些弱势群体;你不想当光绪皇帝,在你强势时就不要去欺负那些弱小、无依的人。因为那就是因果。虽然能力强点、势力大点,因果是会来得不那么明显,就如同那个 负责网络删帖、中国的网监,和负责公安部的金盾工程、监控工程,从而变相掌控了公安部的“国安部的心脏”(或者说是"江\曾集团的心脏")——华为公司一样。但因果迟早会汹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