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公仆监督

对华为和土共的告示

时间:2020年02月18日


一、对华为和相关部门的警告:敢再对Bamboo的网站背后动手脚,敢再墙bambookarma.net的域名的话,从下命令到执行的人都令得“武汉肺炎”, 而且无药可治,不管是血浆、血清通通不行。害人取血者给我加倍病重!

二、对土共的告示:立刻给我全国媒体上放通告,欢迎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回国。华为的这帮网监和相关人等,看到这个警告,不立刻上报和执行,就让你 从“看到”或“知道”这个警告这刻起,每分钟放一个臭屁。超过该汇报或执行的四个小时,就余生都与自己的臭屁过日子。敢在大宝回国一事上怠慢和做手脚者, 不但与臭屁为伍,还每周六个晚上睡觉时,都夜梦诸鬼警告。

想让华为从上到下从此没人上得了班,土共这部维稳机器彻底瘫痪的话,就尽管尝试!


其实想让武汉肺炎等疫病“刹那停止”或“消失”,大宝的一句金刚语就可,他之所以翻译了什么《萨迦疗愈》,用的是“唐东杰波的金刚语”,就是为了做个样子。因为佛对于一切 众生是平等的。救了你们这些人,会让无数的动物惨死;救了中国的经济,会坏境污染破坏得让地球顷刻毁灭,再也没有下一代可以生存的土地。孰轻孰重呢?

Bamboo也明白很多国人在这场疫情中的痛苦,他们痛苦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其他无数众生的痛苦之上”。就像下面这个引很多人泪目的“常凯的临终绝笔”:

有些人说他能在豪华酒店订年夜饭;儿子在英国留学,也应该是属于中国中上层有钱的人了。事实上这位常凯只是戏曲行业 负责对外联络的普通职员或小领导而已。就已经这么豪奢了。

对于这封他死不明白为什么除夕一夜的全家其乐融融后,就生命彻底翻转的遗书,Bamboo想问的是他们快乐的除夕晚宴,在家 杀了、吃了哪些动物为食?他们下手的时候可曾为这些流泪痛苦哀嚎的动物有过丝毫的不忍? 他说他的老父就寥寥数日,就含恨撒手人寰。他55岁,其父至少也有八十多岁了。本来就该是“寿终正寝” 的岁数了,Bamboo不明白为何要“含恨离世”?此生都享受了荣华富贵、美满家庭,何恨之有呢?而且 只痛苦了数日就逝去,比起那些癌症病人等数年痛苦不堪再亡,甚至有人不堪忍受病苦直接跳窗自杀的要幸福多了。

他的母亲亦随老父而去不是很好吗?很多老年丧偶的人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被子女推来推去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到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Bamboo想问一下,医院 有什么义务一定要治你呢?医生和护士不是人吗?他们不怕感染吗?你就 想着别人要为你和你的家人服务和牺牲,你可曾为除了你的家人外的其他人做过 奉献与牺牲呢?

而且进了医院一定能治好吗?李文亮不是一早就送进最好的重症病房,而且是用各种最好、最贵的药,还不是 死了,而且年纪轻轻地死得很惨,死了还被抢救得每根肋骨都压断、肺里装进叶克膜。你希望“位高言重”得在医院里享受这样的“不得好死”吗?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态、谁也逃脱不了的规律。能在家里、自己熟悉的地方静静地、不受折腾地死去,不是最美满的结局吗?现在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都 盖好了,从“一床难求”到“要床有床”了,很多人却宁死不去了?

所以很多人的叫苦连天也很莫名其妙,他们不知道此生“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只看到自己和家人,却看不到别人、也不管别人的痛苦,总要求别人为自己奉献和牺牲。

看到垃圾桶里,明明写着垃圾分类,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就是不做。垃圾桶里各种没吃完、甚至没拆包装的精美食物随手可捡,满垃圾桶随便乱扔的无法回收的外卖食品盒子、一次性杯子、餐具、 大量的完好的衣服、鞋子、包包,连法国和韩国的没拆封的眼霜、眼膜、面膜Bamboo都不知捡了多少。Bamboo60元钱就可以买个小烤箱,就因为中国东西太便宜了,很多人就不知珍惜,肆意浪费。

Bamboo偶尔拿重东西才坐一次电梯时,每每就遇到那些美团、叮咚买菜之类的外卖员,有的就送点粥和荷包蛋。明明每户都有厨房,楼下走几步就有卖菜的自助超市,却要别人千里迢迢赶来送这些自己 举手之劳就可以完成的。

且各个好骗。排个队能插就插,连小孩子都这样。这些从不考虑自己每天的行为造成了其他众生多大的痛苦,毫无公德的国人,Bamboo都想为什么要救这些垃圾?就像大宝今天在直播中说的,你劝千遍不听,不如直接教训一下。

但很多国人不明白真相。就因为你们华为这个维稳和网监部门彻底隔绝了他们知道真相的机会,让无数众生不得救,所以必须要拿你们开刀了!大宝今天在直播中说了,如果驾着一台刹车失灵的车,只有 两条路可选,一条是路上都是人,一条是只有几个工人,那选哪一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