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公仆监督

说说香港反《逃犯条例》的解决办法

时间:2019年6月18日


近期香港因为反《逃犯条例》的“反送中”运动弄得沸沸扬扬。在Bamboo看来,这件让香港政府无比头痛的事其实挺好解决。就是取消“引渡”,任何逃犯在别国或其他地区犯下的罪行, 都依据香港的法律在香港进行审判,并且在香港服刑。比如,这个导火索“香港人到台湾杀了人,又逃回香港”。那台湾方面就提交证据给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就直接按香港法律以“杀人罪”起诉、判刑。 在香港坐牢不就完了。如果在中国大陆逃税、漏税、偷东西之类的,也依据香港法律判了嘛。这样既可以避免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公正的司法,也可以避免让香港成为逃犯的窝藏地。别人也 无话可说。所以,不要老是区分你家、我家的。要把别人家的事也当成自己家的事一样对待,自己就不会有麻烦。

另外,欧洲的难民危机,在Bamboo看来,既不要“全盘接收”也不要“全盘拒之门外”。佛教讲“修行要走中道”,孔子提倡“中庸之道”,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则说“即不要全盘 肯定,也不要全盘否定”。所以,对难民里的老人和小孩就全部接收,妇女如果保证不生小孩,也可以接收。青、壮年男性则一概拒绝。因为儿童,你可以经过西方的教育改造。老人以垂暮之年,干不了什么,也吃不了多少,养着也花费不了多少。妇女嘛,让她们保持单身、独立,生小孩 就遣返。这样也不会造成什么麻烦。这样难民造成的欧洲国家不安全就能避免,别人 也无法说你“不人道”“不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