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 | 公仆监督

“武汉肺炎”的真相

时间:2020年05月18日

不明白的,可以先看Bamboo12月份发的那篇《回国轶事——生病》。Bamboo生病的症状基本只有一个,就是身上会冒出大片大片的红包包, 甚至会冒到脸上都是,过几小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大腿上的包包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手臂上的包包

本来还不确定和武汉肺炎有啥关系,因为也没有干咳。直到5月3日突然在网上看见爱滋病初期症状的图片,有两张红斑的图片跟Bamboo的红斑一摸一样。而其他的皮肤病都没有和Bamboo的那么像的。 联想到武汉肺炎刚发时,网上纷纷说爱滋病药物有效;还有印度理工的几名科学家发表论文说,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里,有四个点被植入了爱滋病序列。而这篇论文发表三个小时后就被迫删除了。

----------------------------------------------------------------

艾滋病初期症状图片

大约2-4周左右,部分患者会出现艾滋病初期症状,自我感觉忽冷忽热,出现大面积的红疹或全身性皮疹,感觉特别痒,误以为是皮肤过敏,症状持续一段时间后消失。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

家被谁进入了?

19年11月22日,爱丁堡经伦敦、上海回到杭州,打开门的一刹那,Bamboo发觉门锁被人动过了。因为Bamboo出门,从来都是锁两圈,但这次发现只一圈就打开了。门锁是Bamboo在网上花几块钱买了个锁芯,自己换的, 钥匙只有Bamboo一个人有。但有可能是Bamboo的母亲乘Bamboo不在,叫来某个锁匠撬开也不一定。

但是家里所有的调料似乎都被动过了,一来是拿起时第六感升起的一股强烈直觉。二来是炒菜放了那些调料后,包包就会发的越发厉害。Bamboo把大部分辣酱、茶叶都扔了,换了新的,但身上还是发,只是好点。直到把一大罐旧的盐吃完了,买了新的盐,再也没有任何旧的调料了,身上的包包才消失了。

只是每到生理期,或懒得运动,身体抵抗力下降时,这些包包就又会冒出来几天再消失。联想起,YouTube上有频道说,只要得过新冠肺炎的人,都不能加入美军,美国应该是发现这个病毒会长期存在体内。 而很多康复了的人,不久又会转阳。这些说法都跟Bamboo的症状一致。只是后来每次发作,会发现包包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直到上个月跟着大宝的直播一起念诵了“祛病消灾”的经文和咒语(注:Bamboo只念了大藏经里对应有的经文和咒语,那些藏人自己搞的没念),那几天,包包又大量冒出来,像是毒性都被逼了出来。之后,好像彻底好了。

华为的精确监控

1月下旬,Bamboo身上的包包暂时退了后,Bamboo出门也多了起来。但奇怪的是,只要一下楼,就必碰见那个胖胖的物业主任。 而且每次都是Bamboo下楼后没几分钟,他就会出现在Bamboo附近。不管Bamboo是从装了监控的电梯下楼,还是从没看出有任何监控头的楼梯走下楼, 都是如此。连着十几次,Bamboo摸着脑袋想,莫非物业主任在暗示Bamboo某些监控吗?但Bamboo早已习以为常了呀!

果然没多久,2月3日,杭州宣布封小区的前一日。中午吃过饭,突然有个强烈的念头想下楼散个步,顺便看看垃圾桶里有没好货,毕竟过年期间,出租客搬走的多,什么好的电器、家俱带不走就都扔了。习惯性地逆时针沿着小区各个垃圾桶 转了一圈,花了大半小时,才转回自己那栋楼。突然,面前的路中间站了一个很眼熟的身影,虽然时隔一年多没见过面,对方还戴着口罩,但还是能一眼认出是Bamboo那时髦、小个子的母亲。长什么样,在《警察上门查电脑 》里有照片。她一边讲着手机,一边看着Bamboo这个方向。但显然她没认出Bamboo。从小到大,她都不记得Bamboo长什么样,马路上跟她面对面碰见,只要不主动喊她,视力2.0的她从来认不出Bamboo。 2016年流浪到西藏八宿被国保审讯十天时,根据指纹和照片比对,都确定了Bamboo的身份,唯一让警察疑惑的就是发影像给我母亲时,我母亲怎么也不能确认是Bamboo,因为穿的衣服、裤子和鞋子不像逃走时穿的。 她只对衣服感兴趣。

跟挡在路中间的母亲面对面间隔两米站了一会儿,确定她真的没认出,想来是因为冬天冷,Bamboo在光头上戴了顶帽子,下身藏红色的袍子也改成了藏红色的裤子,跟一年前的穿戴略有点不同。所以,她又 认不出了。于是Bamboo转过身,慢慢地走开,绕到另一栋楼里,探头探脑地观望,只见一会儿后,一辆白色名贵的汽车把她接走了。母亲的房子离Bamboo半小时车程。她是独居。那辆车子也不是她平时开的。所以不知道是谁 在Bamboo一下楼,就立刻开车送她过来,让她堵在Bamboo必经之路上等着Bamboo。估摸着是想当街抓Bamboo进小车带走(要是上门的话,Bamboo也不会给她开门), 毕竟小区一封一两个月,明摆着Bamboo一个人住的好好的。精神病的帽子就彻底套不住了。

病毒的浓度

Bamboo回来后,几乎没出门。1月中下旬,才坐了两次地铁,和几回楼里的电梯。最后回来的那次地铁,和其中一次只有一人的电梯里,明显感觉周围有着高浓度的病毒气息,引得有过敏性鼻炎的鼻子 狂打喷嚏,回来还发了一会儿小烧。一天,小区门口遇到一位社区工作人员,问Bamboo:"你是孙钇薇吧。"Bamboo警觉地看他:"什么事"。他欲言又止了一会儿,说"没事,你的口罩不行"。(指的是Bamboo的非 一次性棉布口罩)。然后和其他工作人员进去了小区门口的药店检查。Bamboo一直奇怪那阵子为什么周围别的店都被迫关了,唯独这个Bamboo从未进去过的药店居然24小时都开着,晚上经过门口,看到里面根本没人, 就是连店员都没有。估计装的都是监控。那时听说,只要到药店买发烧感冒药的,都会被抓走隔离。所以,这个药店一直开着不晓得是不是"引君入瓮"地在等Bamboo进去一次,好让他们有理由来抓吧。只可惜,Bamboo是个 喝凉水的小气包:医保卡丢了,想到要自己花钱买药,就算了,满头包包也无所谓。

因言惹事

Bamboo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会引来这样的无妄之灾,恐怕是去年8月15日写的那篇《每分每秒问候曾庆红和江泽民》惹出来的吧。要是Bamboo这个尼姑去了欧洲三个月,染了个艾滋病回来, 那不要说精神病的帽子是无论如何都摘不掉了,更可以从此名正言顺地让我母亲接管了Bamboo,强行关起来,灌各种药,再也发不了声。孩子被牢牢地抓在敌手,楚霸王也黯然无力。大宝不忍心Bamboo 受这样苦的话,恐怕就只能乖乖听命于江氏了。不可谓不毒也。

这一刻,那六年前的悬案终于豁然开朗。也就是2014年,在Bamboo从大学辞职的第二天,我母亲一个平头老百姓,居然能让中国精神病学的头牌-杭州第七人民医院的首席,放下每日长龙的预约门诊, 专程赶来老家的小县城,随口跟Bamboo聊了两句。就背地里跟老家的亲戚说,Bamboo有精神病了。然后,被亲戚们绑进医院的第二天,在Bamboo被灌了药不省人事之际,病友们口里说的那个站在我母亲身边 跟大家宣布说:“这个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的穿黑衣的神秘男子是谁的人了。(且看中国有没有人权4

想来一切都源于2014年,Bamboo在新浪博客发的那篇《神七神八又嫦娥》,骂了一个劲的发火箭破环环境(当时还不知道这是江绵恒的重要产业)。所以这位墙国皇帝,就直接让Bamboo先“神七神八”了。 不过相对说了句“不能只有一种声音”,隐射到“墙”的李文亮连命都没了,还折腾了几小时使之不得好死,Bamboo真算幸运的。

空行护法大雄力

虽然Bamboo没有神通,不知道这是谁干的,但护法神知道,所以就做了点手脚让武汉爆发了疫情,以箭指帮江绵恒做这个用在Bamboo身上的病毒的武汉P4实验室和石正丽。 这阵子说不出原因连连爆炸的也都是 江绵恒的产业:他一直发的好好的火箭这几个月次次空中爆炸;他旗下用来造军工武器的上海宝钢和武钢莫名爆炸,而且都没 伤到人。看看护法神针对的对象全部都是他的产业,就知道始作俑者是谁了。所以大宝的4月18日的"祛病消灾"一开场,他的大爪牙,策划这事的孙立军就被抓了。只可惜,那个背后的带头大哥势力太大了, 用"蓝、金、黄、病毒+宗教的邪术"几乎渗透和挟持了整个欧美的政府领导层和大公司领导层。要让他现时果报成熟还真的满难的。尤其是帮着石正丽等人研究新冠病毒的美国军方也用这个方法去对付伊朗的那些高管。互相都抓住了小辫辫,就互相 包庇。自此,就没哪个国家敢说出真相了。当然,不说出来也好,人怕出名、猪怕壮,Bamboo也不想以后走在路上都被人家当猴子参观。

因果不虚真实力

虽然这些大坏蛋忙里忙外,但对Bamboo来说,反而还因祸得福了。被精神病后,从此不用上班,过着有房有钱的"暇满人生"。被下了一把药,迫使自己把猪性改了,注意起锻炼和饮食调理了。微博、微信被封, 朋友们都不敢来往,反而使自己能静下心来,在闹市中闭关静修,专注地做好一两件事;网站一再被封,反而给Bamboo带来学习的动力,不断磨练计算机技术。所以, 一手遮天,掌控了中国的电信业、航空业、钢铁业、病毒实验室以及华为的“大坏猫猫”——江绵恒对普通人来说,是无比可怕。但是对一个佛法修行者来说,却是检验自己修行成果的最佳陪练,自己是否还有弱点和缺点能被对方打击、利用到,自己的“贪、嗔、痴”三毒 习气消得怎么样了。也更能体悟到大宝教的那些口诀是否实用。大概,他是帮着大宝把懒得要死的Bamboo强行推上成佛道路的最大助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