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妙竹自传:闭关做四加行

时间:2019年1月23日


因为每天吃八颗药,吃的Bamboo每天头昏脑涨昏睡不已。有时见到有好说话的女医生就试着找出去的办法。比如跟一个女医生说自己是出家人。虽然Bamboo那时并未剃度,但自觉能 做到“不捉持金钱戒”了,并且“持午”和“八关斋戒”对Bamboo来说都没有问题。所以自觉就是个实际的“出家人”了。但女医生说,如果是出家人的话,要出家的寺庙来领,才能出去。 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于是Bamboo只得找另一位年轻女医生,跟她说了母亲的电话,请她帮忙联系。虽然落到一心想抓到我的母亲手里,未必有好果子吃,但总好过永远被关在这里,没有 希望要好。但这个女医生大概心特别好,她干脆让护士叫来所有的盲流,全部在纸上登记了自己家里的联系方式,然后统一交给救助站。因为Bamboo不记得母亲的手机,只记得家里的固定 电话号码。所以也不知道救助站打电话的时候母亲是否在家。但这一等,从此便没有了消息。像Bamboo这样还是有电话的,大多数这里的盲流都是农村来的,家里没有电话,或者有些就是 文盲,写不来字,就彻底没希望了。

就这样昏头昏脑的除了吃,几乎就是睡的过了两个月。一天,来了几个工作人员,说是按李克强总理出台的残疾人优惠政策,要给予病人们一些活动。于是值班护士便挑了Bamboo和 另外两个女病人一起下去到院子里和三个男病人轮流打一副羽毛球。这是Bamboo两个月来第一次能走到室外来,享受到阳光、新鲜的空气、和周围的绿树花草,多么的美好,可惜只有短短 一小时。打羽毛球时Bamboo注意到对面那三个男病人并不像Bamboo那样跑前跑后的打,而是穿着拖鞋,懒洋洋的站在那儿,就挥挥拍子。 人看上去也迟迟钝钝的。精神病药吃多了、吃久了就会是这副标准的样子。一小时结束后,工作人员让大家登记自己的信息。Bamboo看到前面登记的那几个病人都是重庆人,其中一个还用 娟秀的字迹在地址一栏写了“无房、无住处”。想来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关进来的。当然这也是唯一一次让病人做的体育运动。Bamboo后来还被选去学了一次手工编珠,也都是只有一次, 工作人员拍了照,能交差了,便再也没了下文。

因为这难得的户外运动让Bamboo感觉到身体有了些精神。便想着的确不能再这么昏睡下去了,否则会很快变成一个废人。既然现在出去也杳无希望,那就干脆在里面把一直断断续续做 不完的四加行的前两个加行给做了吧。病房里密密麻麻的放满了床,但Bamboo找到了楼梯间的,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做大礼拜。在冬天冰凉的地砖上用俯卧撑的方法做大礼拜,这样除了两只 手冷点,身体可以尽量避免接触到冰凉且脏的地面。每做一百零八个大礼拜,就坐到走廊的长凳上再念108遍“百字明”,之后再起来做大礼拜。这样便能在三小时内做完三百多个大礼拜,三百多 遍“百字明”。如此,Bamboo便上午、下午和晚上各做三小时,一天就能完成九百遍的大礼拜和“百字明”了。

但一开始做不到,因为这个药吃了,人真的提不起劲。于是跟主治医生说,自己吃了药例假一直不来。结果这个男主治医生就给减了一颗药。因为医生配药都是可以拿回扣的,所以一些 无良的精神病医生就不管病人的身体是否受的了,尽量多配药。既然跟医生说没用,Bamboo只能靠自己。因为Bamboo已经乖乖吃了两个月的药,护士也就对Bamboo比较放心了。而且, 这里晚上就一个护士,要管七八十个病人,也忙不过来。于是Bamboo就把药藏在舌头下,好在减了一颗,Bamboo的小舌头还能勉强盖住七颗药。于是就这样混过了接下来的四个月的药检,一颗药也 没吃。

一旦不用吃药,在精神病院关着就跟闭关没什么两样。而传统闭关,要别人供施,是大量消耗自己的福报。但关在这里修行,不但不消耗福报,还灭罪。所以Bamboo每天乐呵呵的做 着四加行,晚上再念一遍藏文。临睡前做半小时自编的体操。而每个六斋日,Bamboo便过午不食,不吃晚饭。因为每个月就六天特殊,所以护士们也都同意了。 那个刚进来就给Bamboo拍照登记的男护士再次来给Bamboo拍照时,惊奇地说,怎么像完全换了个人。想来一是头上的伤好了,二来,Bamboo自己也觉得身轻如燕,状态好的不得了。 这样,四个月后,被母亲带离时,Bamboo已经完成了各七万多遍的大礼拜和百字明。

值得一提的是,刚开始护士也不答应Bamboo做大礼拜,因为她们说Bamboo磕头的声音“咚咚”的,地砖有回声,她们老远都听得到。所以 Bamboo就干脆改成头不磕下去了。虽然有点四不像,但总好过没得做。


上一篇:不能丢了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