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妙竹自传:不能丢了藏文

时间:2019年1月14日


这个医院的住院费是重庆收费最低的,病房里一半关的是盲流、一半关的是家属送来的病人。据说每个盲流救助站每月给1100的补助,如果警察送来的补助还要高些。 第二天,有一个年轻男医生来病房找Bamboo,他简单问了Bamboo怎么进来的,就直接问以前是否住过精神病院。Bamboo想如果回答“没住过”,也许会有被放出院的希望, 但在并不是百分之百有把握会被放出,并且并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不要破“妄语戒”的好。所以Bamboo老实回答“住过”。于是他没说什么就走了。之后知道他给 Bamboo开了每天吃八粒药的恐怖处方。但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Bamboo才知道,当时如果回答“没住过”也不会被放出,只是可能会少开几粒药。

Bamboo被医院封存的背包里还有两个练习本。一本是Bamboo的藏文笔记;另一本抄了Bamboo平时要念的经文,如《三十五佛忏悔文》。但是那个男医生,也就是Bamboo的 主治医生不肯把练习本给Bamboo。本来Bamboo2014年初就开始在网上看《藏文密集班》的视频,看了个把月后把拼读学完了。并且还在达兰萨拉图书馆学了点藏文口语。但是14年7月Bamboo 辞了大学老师的工作,准备来印度出家前,被“绝不能让Bamboo逃走”的父母关进了杭州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后来四个月后设法逃出两次,父亲让Bamboo 答应了不出家后,才让母亲不再关Bamboo。但是这四个月期间,父亲不允许母亲把藏文书带给Bamboo在医院里自学,因为他说Bamboo学藏文是为了出家。于是出院后,Bamboo把之前学了三个月的藏文全 忘光了,不得不又重头开始学起。但之后又经历了八个月美国流浪、三个月成都到西藏逃亡、半年的重庆流浪,根本没法好好再学藏文,只是勉强把三个月的《藏文密集班》又学了一遍。 在重庆时又用捡了一个多月垃圾好不容易赚来的120元买了个二手智能手机,就为了把网上《轻松学藏文》的mp3录音拷到手机里,平时好听。另外还用捡来的笔把课文抄在了捡来的 练习本上。上网Bamboo是用一张垃圾桶里捡来的作废身份证去网吧上的。

Bamboo背包里的手机精神病院是绝对不会给的。但可恶的是连本子也不给。在这里也不知道会被关到什么时候,要是再丢一次藏文,Bamboo觉得自己再没有心力可以重头学起了。 于是Bamboo决定不吃饭,以此来抗议。在精神病院不吃饭那可是头等大事,他们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你饿死的。于是护士便招呼她的那些女病人打手给Bamboo强行灌饭。前文提到 的那个高大的女孩子是病人里的大姐大,护士的头号助手。可她跟Bamboo接触了几次后,像是看出了什么,护士叫她动手,她一扭头走了,自此后都拒绝对Bamboo动手。于是护士 只好叫她的二号助手,一个非常凶的年轻女子和其他几个忙着想拍护士马匹的女病人,一窝蜂把Bamboo压到床上,一屁股坐在Bamboo身上,用几乎把人嘴撕裂的力气扯开Bamboo 的嘴。然后用铁勺子想撬开Bamboo的牙齿灌饭。

但Bamboo宁愿自己的牙床被撬烂、牙齿被撬掉,也紧咬着牙关不松。三、四个人忙到最后也没灌进去。于是护士说“做鼻试”。“鼻试”就是把管子从鼻孔穿入,一直插到胃里, 然后用针筒把牛奶或混了药的牛奶打入。Bamboo以前在第七人民医院因为不肯吃药被做过。但做过几次后,护士说不能再做了,因为鼻腔黏膜会破、会出血。后来就改成打针。因为 有经验,所以Bamboo并不慌,不需要别人绑,就主动躺到床上,四肢张开做最放松状。因为只有身体最放松,管子才能顺利插入,自己便能少很多难受和痛苦。

但是每顿饭都“灌饭”不成再“鼻试”,护士也吃不消,不说鼻膜会破一直流血的话,医院还要出医药费给治疗,还有也供不起Bamboo顿顿牛奶。于是折腾了两三次后,护士 就找医生商量,那个男主治医生于是同意给Bamboo一本藏文的练习本。抄了佛经的那本说什么也不给。Bamboo很懊悔没把经文都背下来,本来还想着赶紧念经忏悔,说不定 能快点业障消除而出院自由。但再闹下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拿到了最重要的藏文练习本也不错了。

于是Bamboo就每天把小本子上的藏文读一两遍,到半年后母亲赶来把Bamboo带走时,Bamboo终于没把藏文给丢了。想来专为佛法而造的藏文真的是佛的语言,无比珍贵, 要不Bamboo要学它怎么就这么难呢!


上一篇:奇怪消失的伤
下一篇:闭关做四加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