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妙竹自传:奇怪消失的伤

时间:2019年1月12日


因为精神病院没有镜子,Bamboo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成了什么样子。只有很多天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是主任)路过,问Bamboo的脸怎么了。但Bamboo也没觉得头怎么疼, 只是觉得脑袋左半边任何感觉都没有。直到2017年八月后,Bamboo终于回到杭州的父母家,上网看大宝的新闻时,看到2017年2月,也就是时隔Bamboo受伤后四个月,正在 印度主持祈愿法会“不动佛超荐”的大宝的头竟然变成了一个又红又肿的“大猪头”。

这是大宝2014年1月做不动佛超荐的照片,两者对比明显看出大宝2017年的头有点不对劲,尤其是上图第三张,左眼下有明显的未消去的青肿:

后来2018年Bamboo剃度出家后,发现自己光头的左边赫然有个不长头发的地方,

Bamboo2014年时也曾在菩提伽耶的理发店理了个光头,但还剩头顶一撮,然后去找大宝要求出家, 那时头上并没有这块疤。所以应该是这次事件留下的。依当时被打的程度,和头上永久的疤,Bamboo却一点后遗症也没有,所以很怀疑又是大宝把Bamboo的伤移到自己身上去了。 2014年Bamboo在灵隐寺的山路上点了一个小烟供在手上托着一路走。后来下雨了,Bamboo急着上公交车,就按司机的要求把没烧完的小烟供扔到了路边雨水里。结果回家后,突然之间完全 透不过气,就在要活活憋死的刹那,又突然好了。之后看到网上新闻说,当时在瓦拉纳西创古金刚寺的大宝也在同一天突然动用了呼吸机抢救。烟供是让饿鬼能吃到食物的,鬼道的嗔心 是很大的。所以如果不是大宝一而再再而三的替Bamboo背业,Bamboo现在也不可能好好的坐在这里了。当然这两件事Bamboo的发心都是好的,只是过程有点点不太如法, 所以大宝能把Bamboo的伤移过去,否则没有一点善业的话,大宝的神通再大也是帮不了Bamboo的,因为“神通不敌业力”。

送Bamboo来医院前,警察们就把Bamboo的包都彻底翻了一遍。然后把包也一起交给了护士。但护士让那个高大的女病人打开Bamboo的背包当着Bamboo的面清点物品时,Bamboo 发现自己后来又放在包里的那件英国买的名牌风雨衣不见了,另外还有Bamboo放一把房门钥匙的小盒子也一起没了,钥匙是井口镇那处空房的门钥匙,可能小盒里还有几个钉子,所以也被没收了。 想来之前那个警察是看到Bamboo的这件衣服,所以才跑来翻Bamboo包,想找找还有什么好货,结果只看到了一把斧头,就拿走了。但Bamboo用捡废品赚来的120元买的一只二手智能手机倒还在, 想来这些警察也看不上这么破的手机。当半年后Bamboo被母亲带回杭州后,西藏八宿县公安局突然打来电话,跟母亲说要把Bamboo的东西寄回来,但是说Bamboo钱包里还剩的19美金无法 邮寄。后来寄回来的只有Bamboo的一只在西藏临时花三百元买的一个杂牌破手机,寄回来也不能用了,和一只破钱包。Bamboo的藏文笔记和买的裁纸刀和被拔走的鞋带也不见踪影。 想来,在天朝警察的眼里,弱势群体是他们可以随意欺负的,弱势老百姓的东西都是他们想拿就拿的。

而2018年11月20日,Bamboo的网站被封,微博、微信账号也被封,Bamboo还能好好的在家里上网,并且后来在国外建的网站也离奇没被墙,明明Bamboo的电脑上明显中了间谍软件,一举一动 都在监控中,官方却查不到Bamboo网站的运营商,不能墙了Bamboo的网站,让Bamboo彻底被消失。这真是很奇怪,想来绝对又是11月后彻底不见了踪影的大宝把Bamboo的灾难又给 背了,换Bamboo能有机会站出来为自己和所有弱势群体发声!


上一篇:与警察打架(正传3)
下一篇:不能丢了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