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妙竹自传:与警察打架(正传2)

时间:2019年1月10日


Bamboo想起前不久重庆沙坪坝区要参加全国卫生城区评选,沙坪坝区的(可能上百家)私人废品收购站被城管勒令停业好长一段时间,一边是沙坪坝商业圈每天可以回收的废品都无人捡拾,堆积如山的被垃圾车不知运到哪里给环境造成巨大的灾难,一边 是那些靠捡废品度日的人失去了生活来源。那些本来允许摆地摊的地方也被禁了。Bamboo第一处空房所在地——沙坪坝井口镇更是威猛,连小巷里那些搭了几十年的可以免费坐坐喝点水 的便民凉亭也被作为违章建筑给拆了,能坐坐人和大家一起锻炼的中心广场也被拆了,要改造成一个只能观赏,但不能停留的花坛。整个井口镇只要是公共场合能坐人,让人谈天的地方全被拆了。路上到处巡逻的都是新招来的“维稳”的“特勤”。 Bamboo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惧怕群众的舆论至此,并且要“扼杀”每一个可以自由工作的平民。整个重庆,Bamboo到处看到的是招维稳人员的告示(当然名字不叫“维稳”,叫“安全人员”还是什么的,忘了),要求很奇怪,就是必须要有家属。

本来晚上一直在固定街边过夜的流浪者们也都渐渐不见了踪影,Bamboo曾去全是铁栅栏包裹但寂静无声的沙坪坝救助站询问他们的消息。里面的工作人员先是很警惕的问Bamboo这些人的名字,Bamboo答不上来,然后他就说“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Bamboo想着这些被欺压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但也完全没办法发出一声求救声音的社会底层人民。都曾想,是不是找些汽油,做个炸弹,把这些个城管和贪官的衙门和豪宅全给炸了。 当然,因为佛教的皈依戒要求“不伤害众生",所以Bamboo想,那就选择人不在的时间,只炸房子。“代表月亮,把这些祸害百姓的狗衙门都给取缔了”。当然这事从可行度来看,只能是零,所以这也只是Bamboo的意淫而已。

但这一刻,Bamboo想起了这个心愿,想“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虽然大宝之前在德国的开示是“安忍得太平”,并且说不动佛发愿成佛之前都不对任何众生起一丝嗔心。 而他经过了三大阿僧祇劫都遵守了这个誓言,所以才成佛,并且他成佛时都没有魔来障碍他。但Bamboo想自己不要说什么三大阿僧祇劫了,就算是这辈子能不起一丝嗔心都做不到了,更何况是完全不知的来世。所以要Bamboo经历三大阿僧祇劫成佛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密乘不是说“一世或两三世”成佛吗?密乘的特色就是忿怒尊。于是Bamboo想,大宝这个意思如果反过来看的话就是:如果为了自己,那么你就百般安忍;但如果是为了佛法和众生,那么你就要牺牲自己,即便背负业障也要“冲冠一怒”,如此便可“一世成佛”。

而现在对于Bamboo来说,把这小斧头的事“安忍”了也生生世世不得太平。于是Bamboo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心,觉得很平静,不带一丝嗔心后。便缓缓从身上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对着面前的警察举了起来。

派出所晚上值班的只有五个男警察,这一刻看Bamboo拿出了刀,立刻四散奔逃开。Bamboo跟他们都无冤无仇,也不可能去追杀哪一个。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此刻空荡荡的派出所大厅。环目四望,也不知道他们 把Bamboo的小斧头放哪儿了。正想着要不要进第一间办公室找找,一个警察端起了一把折叠钢椅冲了过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Bamboo的小刀加刀柄也就十来公分,根本不可能隔着椅子伤到他,而且Bamboo身高1米55,体重九十几斤, 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对抗不了一个大男人和一把铁椅。所以Bamboo就一动不动的靠在墙边,让他准确的用铁椅的四脚卡住自己的身体。

其他几个警察一见Bamboo被卡住了,立刻冲过来,夺下Bamboo的小刀。然后用手铐反手铐住,拖进了里面的暗室。

上一篇:与警察打架(正传1)
下一篇:与警察打架(正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