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妙竹自传:与警察打架(前传)

时间:2019年1月6日


想起圣诞节那天,上门来的警察叔叔说Bamboo网站上转播的那些YOUTUBE上的新闻都是假的,他们(“天朝”的)警察不是这样的。《普贤行愿品》说“我常随顺诸众生,尽于未来一切劫”。所以Bamboo也随顺一下警察叔叔们的意见,不去发布别人不知道真假的遭遇,就说Bamboo自己的遭遇好了,那总假不了。

Bamboo就从最先想起的一件事说起吧。话说2016年大概是4月初Bamboo在西藏八宿公安局被审了十天后,被用飞机遣送回杭州,我母亲后来说,杭州这边的片区民警也开车在杭州的机场等着。但Bamboo在重庆转机时在三个遣送人员眼皮底下溜走了。于是身上没有证件、没有一分钱的在重庆靠捡垃圾、住空房子生活了半年。 半年后,Bamboo在井口镇住的那栋废弃三层小楼被村里的干部发现Bamboo住那里后,就用砖头把大门封上了。好在那时,Bamboo早已在附近北培区的村子里的那些十层废弃高楼里找了一层楼——4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当自己的小窝,楼下四层都是旁边村里的人占了,五层以上都没门没窗, 只有五层以前有人住过,还留有两三个破门和一些破窗。村里人从一开始的阻挠到后来对Bamboo很好。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井口镇的窝没了,光剩北培的一个窝始终不太保险,于是Bamboo在沙坪坝区中心附近的小龙坎找了一处没门的空房,先用来放些捡来的纸板和废品,当仓库,攒多了再拿去附近的收购站 卖。那里是重庆最繁华的经融圈附近,可以捡到大量商家每天没卖完丢掉的包装完整的精美便当、西点。北培的住处那边的垃圾场则可以捡到食品厂大袋大袋丢弃的快过期的真空包装的鸡腿、豆腐、糖果什么的。

果然不久,北培的住处村人说这些废弃高楼也马上要被拆除了。于是琢磨着要赶紧把小龙坎的那处空房清理干净,改造成能住的地方。但首先要装个门。北培的住处有废弃的木门,Bamboo还存了一些捡来的钉子,于是问北培住处楼下的邻居借了把小斧子当敲钉子的榔头。这里每家每户都劈柴烧火做饭,都有斧头。 接着用一辆捡来的婴儿车驮着木门,徒步走了整整一晚上,运到了小龙坎的房子里。

北培的这几栋废弃的十层高楼是造好没卖出就废弃了的,所以是毛胚房还比较干净。但小龙坎的这些空房是屋主搬走后废弃了的,里面脏的不得了,满地的破木头家具、脏衣服不说,还有别人 在里面拉屎拉尿留下的脏厕纸。Bamboo选的七楼这套房里的卫生间的蹲坑也被紧紧塞上了一团团的毛绒玩具给堵上了。

Bamboo不想扔到楼下的垃圾桶恶心挑垃圾的工人,增加他的额外负担。于是就决定跟北培住处一样,一边烧火做饭、一边把这些恶心的垃圾当燃料给烧了。Bamboo找了个小铁桶当炉子,里面烧破木头和垃圾,上面放锅水煮着。第一天烧完后,楼上的一个邻居路过时说,你想住这里的话,就不要烧火。但Bamboo想:如果 住这里,就是多给环境制造垃圾的话,Bamboo宁可不住这里。Bamboo用的水是楼下自来水管老化漏水用桶积起来的,如果能一边把这么多空房里污染环境的垃圾都当燃料烧掉,一边烧这些本来浪费的水,并且加热一下Bamboo 捡来的食物的话,Bamboo住这里,就只是在累积功德,而不是在损耗自己的福报,给地球造成负担。 想到此,Bamboo还是决定第二天继续用垃圾烧水。结果楼上的邻居和楼下的一个辅警就叫来了警察。警察来了后,让Bamboo不要再烧火就走了。Bamboo也知道这些邻居是怕火灾。但这些空房子没门没窗的,地上也是地砖,其实就算放火也没什么东西可烧的。但人的观念就是习惯成自然,像北培的村里,家家户户都在 十层的高楼里用木头烧饭,有些用的也是Bamboo的那种小铁桶,大家就都没意见,也没见有什么火灾。这里呢,家家都用煤气做饭,突然看到有人烧木头做饭就紧张的要死,无非就是种观念。

所以Bamboo决定给空房子装个门,挡一下烟也好。于是连夜运了一扇木门,又忙活了一上午歪歪斜斜的把它装起来。中午也来不及出去找吃的,就在空房子里一张捡来的席子上睡着了。睡了三小时,刚睁眼醒来,就见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带Bamboo去了附近的“小龙坎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问了Bamboo什么户籍信息都没有 ,就把Bamboo撩在一边,即没说让走,也没说让留。Bamboo只能干巴巴一直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等。到了晚饭时间也不给Bamboo饭吃,Bamboo饿得咕咕叫。但Bamboo从小就是个实诚的 孩子,警察叔叔没说让走,Bamboo也不敢乱动。天黑有点冷了,Bamboo就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风雨夹克穿上。这件深蓝色的风雨衣是Bamboo在英国读书时唯一在英国买的一件衣服,2010年买的,花了 55英镑。相当于那时的600元钱。这件衣服挡风遮雨很实用,而且一穿上,会把人衬得很显身价。旁边一个警察看到Bamboo穿上这件衣服,突然像是眼睛一亮,直接就跑过来翻Bamboo的背包。然后他就看到了背包里那把小斧头。

他说“还有这东西啊!”直接就拿走了。Bamboo不知道他拿走干嘛,也没敢说什么。

直到尿急了,才问警察能不能用派出所的厕所。警察叔叔说“不行!”,让Bamboo去外面的公共厕所上。于是Bamboo为了显示自己不会逃走,就把背包留在椅子上,去了公共厕所。出来后, Bamboo想,晚点回去也没关系,反正他们也不理Bamboo,晚上大不了就在派出所大厅过夜好了,比那空房子要干净和安全。于是Bamboo就去附近的广场溜了一大圈,垃圾桶里找到 两袋包装完整的葡萄面包什么的,很好吃。还顺便捡了一堆能卖钱的纸板、塑料什么的。

Bamboo准备分两批把这些废品先运回派出所,等警察叔叔让Bamboo走了,再运回空房子。于是小龙坎派出所的警察目瞪口呆地看着Bamboo兴冲冲的拎了两袋“垃圾”进来放在大厅,又跑了出去。 等Bamboo再想把剩下的一大纸箱废品运回派出所时,却频频出现意外,不是捆的好好的绳子断了,就是箱子突然散了。离派出所不到20米的距离,像是怎么也运不回去。通常出现这种很不符合常理的情况, 都是大宝干的,Bamboo知道大宝在告诫Bamboo“不要回去”。Bamboo想不回去本来是没什么问题,Bamboo一个流浪婆随便去哪儿都行。但Bamboo的小斧头必须要要回来,那是北培的邻居好心借给Bamboo这个外来 的孤身女子的,说好用完就还的。小斧头是村子里每户人家劈柴干活最重要的工具,但楼下邻居的那个女人毫不犹豫的就借给了Bamboo,要是丢了Bamboo该怎么跟她交代?说是被警察没收了? 那会让人多么的失望,从此谁还敢做好事,来帮助别人呢?虽然Bamboo身上还有几十元卖废品得来的钱,但就算能买到一把新斧头,也跟她借给Bamboo的那把老斧头不一样,在Bamboo心里 也抵消不了那种欠人债的感觉。

佛陀说,修行人如果有欠人债未还清的,那不管修到那种层次,都会被迫再入轮回,来还清欠债。所以Bamboo不能欠人债,以后还要轮回,就难有出期了。另外,最重要的是:不能毁了别人 的善心。一个人哪怕自己做错一万件错事来背这个业,也比毁掉一个人的善心要强的多。所以Bamboo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回小龙坎派出所。

下一篇:与警察打架(正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