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警察今天上门来检查Bamboo的电脑了

时间:2018年12月25日


今天是圣诞节,没来送一袜子礼物的圣诞老人,却来了几个穿便衣的警察,带着我母亲,找Bamboo谈话,还要检查Bamboo的电脑。

Bamboo让他们对着后阳台的窗户出示了警察证,但用手机拍的时候,太紧张,后来才发现,只急急忙忙的拍了这么张啥也看不出来的照片。反正中间的是Bamboo户口所属的三墩派出所管我们片区的王警官,最左边的年轻人后来就负责录制拷贝我的电脑。

Bamboo没让他们进屋,约他们在楼下大堂谈。他们说大堂人多,找了大堂隔壁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教育了Bamboo半天,王警官还一直拿着一个摄像机拍Bamboo。大意是说Bamboo网上发的“佳士工人被秘密绑架”这些新闻都是假的,并且Bamboo凭什么 认为习近平应该下台。说Bamboo在网站上发这些虚假的新闻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Bamboo先不论别人所说的这些天朝的事情是否真实。就以Bamboo自身经历来说。2016年时,Bamboo在西藏就因为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在八宿县农行门口露宿了两晚。(因为当时Bamboo从家人手中逃脱,一路从成都走到西藏,想去印度找大宝。)结果被警察以 “三无”人员为名带到警局审讯了十天十夜。审讯的理由是发现Bamboo身上有一张自己画的八宿的大致地图,地图里标有“广场”这个他们认为是集会标志的地方。十天后还不是放了Bamboo,而是想遣送回杭州,让我母亲关进精神病院,结果中途被Bamboo在重庆转机时逃脱,还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这段经历。

而2014年时,Bamboo也在博客上发表了批评胡锦涛乱发火箭,破环环境的文章后,一直受到跟踪监控不说,在2014年7月Bamboo辞职准备去印度出家之际,父母迅速让人绑了Bamboo进杭州七院(精神病院),不经任何医生诊断,就被灌药关了起来,如果不是 四个月后,Bamboo自行设法逃出,恐怕至今还在精神病院里。在精神病院期间,国保还让Bamboo以前单位的一个党委书记赶来逼问Bamboo是否参加了海外的什么组织。

当然后来看到医生根据我母亲的描述给出的诊断结论是“胡语”和“疑人害”。"胡语"是我母亲说Bamboo老是不出声的在默念什么。所以全世界每天要默念佛菩萨心咒的佛教徒都是“精神分裂”。后来2014年11月,Bamboo母亲以精神病为名要求单位复职,单位要求七院"鉴定"时, 鉴定医生就说Bamboo是“脑沟宽、人很笨。如果不吃药,以后会变痴呆“。那Bamboo出院后就没吃药,所以,现在已经“痴呆”了,只能学学藏文、做做网站了。

后来,2017年8月,Bamboo母亲要求七院再鉴定时,医生的结论又变成是“偏执”,说“明知道是南墙,还偏偏要去撞”。好像是指Bamboo出不了家,还一定要出家的事。那现在Bamboo2018年4月也撞南墙成功了,顺利在尼泊尔剃度出家了。

所以既然Bamboo自己都在天朝莫名其妙遭遇了“被审讯”“被精神病”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又怎么能认为别人所说的不是真的呢?当然,“被精神病”后,Bamboo就不用再上班,拿着以前单位发的“残疾人工资”,一个人蹲在自己分到的“经济适用房”里,爱干嘛干嘛,也是满爽的。

警察又说你的网站既然是佛教方面的,就只发佛教好了,不要牵扯政治。Bamboo说自己本来是只发佛教的,后来国家出台了《互联网宗教信息管理办法》的新法规讨论稿,准备不允许私人在 网上发佛教的相关内容了,Bamboo没办法,就只好发些法律上没说不能发的,比如按照佛教关心众生的原理,发些关心国家、关心社会的内容,结果呢,网站就被彻底封了。于是只能可怜巴巴把网站迁到了国外的服务器上。于是警察说,那你 就不要做网站了,出去旅游旅游不挺好吗?Bamboo可怜巴巴的说,自己“被精神病”后,身份证的信息附注里都注明了自己是“精神病”,走到哪里都被查。

警察叔叔说想看看Bamboo的电脑有些什么内容,Bamboo本来坚持要他们拿“搜查证”来才给看,但后来想想,也不要多麻烦他们跑一趟了,就让他们检查吧。于是照片左边的年轻小警察 拿出一个U盘,又拿出一个“魔方取证”的仪器。带着Bamboo去了物业办公室,插电拷Bamboo电脑的内容。因为Bamboo的Surface pro4笔记本只有一个USB口,警官不能又插U盘,又接 仪器。于是经Bamboo同意,用Bamboo的电脑下了个FTK Imager的软件,和U盘一起工作,花了几个小时,才算拷完Bamboo电脑120G的内容。虽然Bamboo要求60G的C盘不能拷,但花了几小时,谁知道拷了没有。还有警官的U盘里一大堆软件,其中 还有Hash的文件,Hash是加密解密算法,所以不知道这个U盘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而且还把Bamboo的电脑用他的U盘启动,显然不仅仅是拷Bamboo电脑内容这么点事。虽然警察信誓旦旦的说没装“间谍软件”,但谁知道呢!而且拷了Bamboo电脑里的内容去是干什么用呢?虽然Bamboo是没做过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无所谓他们拷不拷。

片区王警官临走时说,他以后会经常来上门找Bamboo,Bamboo要求他以后执行公务都穿警服来,否则一个陌生男人老是来找Bamboo这个独居尼姑成何体统。年轻小警官则啰里啰唆的一边等电脑拷完一边不停的做Bamboo的思想工作。还问Bamboo爱不爱自己 的母亲。Bamboo说,自己是出家人,出家就是没有自己的小家,所有众生都是自己的家人。所以Bamboo对自己的母亲的关爱和对一切众生的关爱是一样的。所以这大概就是国保对Bamboo最头痛的地方了,因为Bamboo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光杆司令”, 他们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牵制Bamboo的人,也找不到任何一个能打击了让Bamboo痛苦难受的对象。临走时,小警察还要啰嗦:“能不能再听他一句”。Bamboo实在不想听了,就直截了当的说:“不想听,因为你是个不能自主的人。”终于结束了这场马拉松。

密乘说“万事万物都是上师的化现”,大概是Bamboo这阵子实在太懒了,一天睡十几个小时,网站也常常懒得更新。什么办法都治不好Bamboo的懒病,所以大宝只好让警察叔叔亲自出马,送了Bamboo这么一个重磅“圣诞礼物”!

Bamboo犹豫了好久,想着要不要发这段录音。因为刚开始Bamboo的确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所以声音很紧张,气氛也很紧张。老王警察和Bamboo以前也不认识,所以口气都很不好。但后来,谈话了几小时后,大家就都放松了,老王警官也变得和颜悦色。 反正Bamboo觉得学佛越学到后来,就好像越没有真正对Bamboo不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