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 | 天赋人权

『美国警察跪死黑人事件』的背后

时间:2020年06月03日
作者:释妙竹

这起事件其实并不该让那个跪压黑人的警察担责,尤其还是担了全责。以Bamboo的亲身说明一下美国社会的真实现状和这起事件的背后原因吧。

一、美国的监狱

2015年Bamboo在美国西雅图的街上混过大半年。也被无罪逮捕过一次。起因是街头一对流浪汉男女抢Bamboo用来当公益广告牌的桌子,他们抢走,Bamboo又抢回来。他们是对白人年轻男女,女的是个漂亮妓女。她 打电话报了警,说Bamboo推她。警察来时,她那高大的男友溜走了。因为美国警察办案的机械原则是,如果男女起冲突,就偏向女方;如果老人对年轻人,就偏向老人;如果白人对黑人或华人,肯定偏向 白人;美国人对外国人,就偏向美国人。所以那警察一来,就根本不听Bamboo的任何解释,直接说Bamboo不听警察的话,就把Bamboo拷上带走。连Bamboo放在街头的行李都不给拿,好在街头另一个Bamboo 认识的流浪汉帮Bamboo收着了。

Bamboo当时还想,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总有申辩的机会吧。没有!

被警车先带到一处拘留点,路上警察只问了Bamboo一句:“要不要给你的大使馆打电话?”Bamboo说:“不用”。亲历过印度和尼泊尔的中国大使馆,深知“脸难看、话难听、门难进”的中国大使馆根本懒得理我们 这些平头小百姓,最多事情闹得太大,就打个电话,让国内家属来把人带回。(更正一下,驻印度大使馆工作人员态度还好的,虽然权力有限,最多能借600元以内小钱应急。只是印度籍门卫很是刁难。)

此后,便再没有人问Bamboo一句,先被关进一个一平米的禁闭室,坐在冰冷的凳子上,等了整晚。即便一直念着那傻逼莲师心咒,也觉得好难熬和漫长。天亮后,又被警车送到一处监狱,在几个女警肆无忌惮的观礼 下脱光光,换上了监狱服,给拍了照,和影印了护照、指纹。然后,就进了一个如寒冰地狱一样的等候室,等着分配牢房。等候室里只有两个不锈钢的长条凳,冷气开的应该有零下吧。而狱服只是一层薄薄的 单衣。等候室里另一个女孩把监狱服拉上套住头,就躺在长条凳上睡。Bamboo也学她样,想让时间快点过,但冷的哪里睡的着。

就这样在这个冰冷的什么都没有,也无法做任何运动的地方等了不知几小时,才终于被通知去做笔录。站在一个银行柜台一样的玻璃小窗口前,里面的女警只询问了Bamboo的学历,和多少年的高等教育经历, 让填了一张问你有没吸过毒的表,就结束了。根本不问你做了什么事警察要抓你。

在等候室蹲到大约晚上吧,才给分配了牢房。是否吃过一小袋面包或蛋糕Bamboo也想不起来了。

牢房小的只有火车包厢那么大,里面只有一张窄窄的上下铺。能坐起来的下铺已经被占了,Bamboo只能睡跟火车那样根本坐不起来的上铺,这样就无法打坐来消磨时间了。躺着也根本睡不着,虽然Bamboo一向很爱 睡觉。下铺一直对着隔壁的包房叫骂,好像是那人想偷她的零食,从门外几乎打起来的吵到门内。监狱外的家属可以出钱让狱方统一买零食。Bamboo看了一下,其实都是些垃圾食品。当然,没有家属出钱的Bamboo是没份的。

而牢房四壁都是金属,门也是金属封闭的,所以下铺的叫骂声,其实只吵了Bamboo一人。

天亮后,被通知早上会有法庭的审判。和狱友们一起坐在牢房外的走道地板上,翘首以盼。不是睡觉时间,不能进牢房。而牢房外,只有一小块冰冷的地板让这层的十几还是二十多个女犯人坐着或站着。 实在无事可做,就只能聊天。 于是便问旁边一个瘦小的黑人妇女是怎么进来的。她说“吸毒,还有和丈夫打架”。事实上,Bamboo住的西雅图市中心街上的那几个流浪汉不是吸毒的,就是抽雪茄的老头。打毒品的针头随处都是,甚至一男一女 两个自个给自个注射完毒品,像两瘫烂泥一样瘫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两个过来的警察也只是把他们往里移了移,不要挡着交通,就走了。因为这些吸毒的都是白人,和美国当地人不说,还都是帮派的,所以他们吸毒、贩毒警察就不管。 因此,美国的法律和警察也是看人下单的。

巴巴的等了一上午,才终于可以出庭了。但Bamboo根本没机会说任何一句话,只是让远远地站着听法官宣读了一堆话,然后一个没精打采的华人男子站Bamboo旁边给翻译成中文,说这次不起诉Bamboo任何罪名 ,但不保证以后不起诉。Bamboo很奇怪,不知道他们要起诉的话,到底起诉Bamboo什么罪名呢?不听警察话的罪?Bamboo问自己有没有向法官申辩的机会,旁人说”没有“。再问法庭里的人能不能告滥用职权的警察, 里面的人说他们不管,自己去外面找律师。Bamboo一介穷人,是根本请不起律师,帮Bamboo在美国打天价官司的。这也就是美国的警察和法官吃准了你好欺负。

出监狱办手续时,狱方的警官说:如果Bamboo的居住地址有变动,必须要立刻通知他们,否则就逮捕。Bamboo问:如果自己回中国呢?他们说,也要通知新居住地址,否则也逮捕。 去中国逮捕Bamboo吗?又问,如果 去了别的国家呢?警官说,去别的国家不用。所以,Bamboo后来就一直住在西雅图那条街上,直到飞去尼泊尔。

出狱前,狱友好心提醒Bamboo,只要被抓过一次,以后警察就可以不问任何理由,随时抓你进监狱判个几年,所以一定要小心。Bamboo这才明白为什么同住街上的那个白人老头,别的流浪汉怎么欺负他,他都不敢 反抗,甚至争吵一句,因为他说,他以前坐过牢。他说,也因此没有了工作机会。所以,那个被压死的黑大个,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危害别人的事,却被逮捕了31次。罪名好像都是吸毒啊,私贩香烟啊,而这次也是因为私贩香烟。 被抓时,黑大个一边反抗一边说:“你们就老是要搞我。”

所以,该进监狱的不是那个行使惯例的美国警察,而是那个坐在美国司法最高宝座上几十年,让本该是『公平之秤』的法律荡然无存的那位女性大法官!应该让她亲自体会一下由她缔造的那个冰冷、只为穷人而设的监狱。

而警察为什么老是要搞这个其实并没有什么危害的黑大个呢?因为别的真正犯罪的人,都是有背景的,警察不敢搞。在美国这个枪支横行的社会,当警察是最恐惧的一件事。

有一次,Bamboo帮那个老被人欺负的白人老头讨回被一对流浪汉情侣抢走的毛毯,被那个会拳击的女人打得鼻青脸肿。Bamboo找出自己的防狼喷雾追了她七条街(喷雾是前一天一位流浪汉随手扔在Bamboo面 前的地上的),路上遇见一辆警车,Bamboo拦住想报案。 那个拾枪荷弹下车的警察看到Bamboo手里指甲油大小的喷雾,惊恐地说,别过来。然后乘Bamboo呆住的刹那,一个健步冲上来,重重拍掉了Bamboo手里的喷雾,才松了口气,问Bamboo什么事。可见, 美国警察对于能稍微有点反抗力量的人惊恐害怕到何等程度。所以,放了那个跪压了太久,导致黑大个窒息而死的美国警察吧。吊销他的警察工作,让他自谋出路就行了。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他一生最大的惩罚了。 他唯一的亲人,那个老挝难民的妻子也第一时间跟他提出离婚,所以50万美元的保释金也没人给他付。他在狱中拼命想自杀,要在美国监狱这样一个世界上最冰冷、绝望的地方里度过25年,远比那个承受了几分钟窒息而亡就解脱了的黑大个要痛苦、可怕 上千亿倍。

Bamboo2016年在西藏八宿公安局因是「三无人员」被关在审讯室十天,其实只审了一个晚上,后来又被小打了两顿。除此之外,Bamboo在木制地板上高兴地做着大礼拜;在真皮做的宽大的审讯椅上舒服地打坐; 把审讯椅的小桌板放下,还可以学警察阿姨给的一本藏文课本。能在安静又干净的地方学习,修行,是Bamboo最大的满足。以致后面两天,没人看着Bamboo了,门也没锁,Bamboo也蹲在里面不想出去。

所以,落后国家和先进国家哪个更快乐其实很难说。至少,最发达的美国的监狱在Bamboo看来远比中国的监狱恐怖、难受的多。

要不是大宝后来老蹲在美国,Bamboo怕他出什么事才又一次次的申请恢复美国签证,否则的话,谁愿意再去美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