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司政竞选人

妙竹中心 | 弱势群体

点评四名流亡藏人司政竞选人

作者:释妙竹 2020年08月21日于青岛

以下主要内容摘自【西藏之声】《四名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六届司政竞选人介绍各自的未来计划》的报道。

前藏人行政中央内政部部长嘉日卓玛

嘉日卓玛介绍她曾分别在非政府组织、西藏人民议会,以及在藏人行政中央内政部工作的经验,同时指出如果她得到大家的支持,并当选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六届内阁噶厦司政一职,她坚信自己能够为所有藏人作出更多的贡献。

与此同时,嘉日卓玛强调流亡藏人要团结、坚守正义与透明度,以及彼此展开合作的重要性。

嘉日卓玛于近日(8月14日)透过视频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宣布正式参选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当时,她向大家介绍了自己的家庭背景、教育过程,以及在流亡社区为争取西藏自由而作出的贡献。同时,她表示当选司政将会在任期内实行的未来规划,包括藏人行政中央各部门所需要关注的部分,以及坚持达赖喇嘛尊者倡导的中间道路,并抓住时机同中共展开和平谈判等

Bamboo点评:如果Bamboo是土共,绝对不会理她的什么和平谈判。你借住在印度的土地上,靠美国政府拨款养着。印度政府和美国政府是你背后的大老板,你说土共为什么要跟你 一个根本没有决定权和自主权的‘小兵辣子’谈呢?‘和平谈判’这四个字更是让Bamboo摸不着头脑。


西藏人民议会副议长益西平措

益西平措介绍了司政参选的原因,并指出他为流亡社区工作已长达三十三年,期间他致力于促进流亡藏人的团结与和睦。而自去年开始,有许多支持者建议他参选2021年的司政大选,因此他决定参加这次的选举。

益西平措认为需要更加完善藏人行政中央的各大项目,并坚持西藏自由的抗争运动。同时,他还强调巩固流亡藏人社区,以及改善流亡藏人经济状况的重要性,并让西藏最终获得自由。

Bamboo点评:这个人的言论和他的长相还是很匹配的。但他的言论的确很符合牛毛政府背后大佬的一贯‘画大饼’的政策。话说自五世‘达赖’引蒙古兵入藏夺取政权以来,西藏不是 清朝的殖民地就是依附什么孙传芳(不对,好像是叫马步芳,反正是从几个小孩里钦点了这世达赖喇嘛的那个人),接着归顺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在他们西藏人民最高领袖-达赖喇嘛的指导下,这几百年来,谁夺取了中国的地盘,它就归顺谁当殖民地。西藏啥时候又‘自由’过了?


美国西藏基金会主席洛桑念扎

洛桑念扎也分享了参选司政的目的及未来计划,并指出他有三十余年服务藏人行政中央各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的经验,同时他也了解司政一职的责任与重要性,因此他指出经过三思后,才决定参选这次的选举。

洛桑念扎表示如果当选司政将会坚守正义、团结、合作等立场。他认为为了使藏人更加有效率地争取西藏自由,藏人行政中央应该更加坚持正义与透明度,并获得境内外所有藏人人的支持与信任。

同时,洛桑念扎指出当前是藏人命运的转折点,这一代的藏人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各方亦在竭力争取获得西藏自由,虽然偶尔会发生一些争端,但他认为藏人应该尊重彼此,并允许流亡社区存在更多的异议。另外,他还强调合作的重要性,并指出流亡藏人如果能够互相合作,他坚信这将会有助于藏人争取获得自由。

Bamboo点评: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满脸堆笑却不露眼神的人,通常都是很伪善的。从这个人的职位来看,是美国流亡藏人的头头。他拿的应该是美国护照或绿卡。美国和欧洲 的流亡藏人对从中国大陆来听佛法的人是很仇视的,就算他们不想,也必须要这么表现。


“在印流亡藏人商业合作联盟”(FTCI)前执行长扎西旺堆

扎西旺堆也分享他的经验及未来计划,包括二十余年在藏人行政中央各机构工作,以及迄今从事经商的经验。同时,他表示作为一名藏人具有无法逃避的责任,同时也有许多人建议他参选司政大选,因此他基于这一理由作出参选司政的决定。

扎西旺堆表示如果当选司政将会巩固流亡藏人社区、改善流亡藏人的教育状况、提高流亡藏人的经济状况,以及努力同中共代表重启藏中和谈。

Bamboo点评:只有这个人的这句话才切到了流亡藏人社区存在的意义上。2012年夏天,Bamboo第一次去印度见大宝时,和两个偶遇的法友一起住在自诩为大宝老师的某仁波切家里, 他有一位给我们做饭的年轻喇嘛,是从西藏拿护照和签证过来的。中文说的不错,给我们做饭之余,就去达兰萨拉那些洋人开的免费教英语的机构学英语。他说,在这边他能学到的东西比在西藏多多了。

但奇怪的是,Bamboo拿着藏文法本去问法王办公室那些藏人工作人员和藏人保镖,所有人看都不看一眼就立刻摇头,说只能问伦多祖古。他们虽然英文说的还算流利,但对藏文却大字不识一个。尼泊尔创古 度母寺的前台阿尼也是,能说点英文,但Bamboo想写下他们堪布的名字,不管写英文还是藏文,她都立刻摇头,表示不会写也看不懂。老实说,一群什么都不会的人,有谁会尊重和重视呢?即便是跟着土地一起 被划到了印度去的藏人团体都不愿接受这些没有文化和技能的藏人难民。但如果是像大宝那样十项全能的,那谁都想抢了。


事实上,谁当这个司政,最后的结果都差不多。因为这就是一个傀儡职位,想不听话都不行。除非是像Bamboo那样是个孤家寡人,别人不能拿你的家小威胁;此外还必须有万贯家财支撑,并且手下还有一 大把能干活又忠心不会被人收买的自己人,当然更有本事不怕自己和手下被人下药、暗算、杀害之类的。但就算如此,以难民或少数族群的身份恐怕也还是难以施展。所以,这个司政对于好人来说如果选不上,恐怕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