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明镜佛典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 放不下的领袖们

妙竹中心 | 公仆监督

拿不起又放不下的领袖们

时间:2021年12月02日于Mexico City

Bamboo现在基本一礼拜才上网看一下新闻,不想隔了这么久,每次看到的还是那些老调新闻。世界政坛上永远都是那些早该退了还拼命赖着,和已经退了却还不死心地要出来作妖的领袖和前领袖们。

不得不叹口气,像美国的华盛顿,中国的邓小平、朱镕基这样拿得起,又放得下的领导人又能有几人呢?而现今政坛上的那些掌权的人物却都是跟Bamboo的父亲那样的人。

为权疯狂的父亲

父亲本来也是个正直的大学数学老师,每次期末考试评分,但凡托人来求情的学生,考试成绩都倒扣五分,曾被学生们公认为学校四大杀手之首。他的数学课上的是非常好的,深奥的高等数学被他一讲都 变得浅显易懂。况且从全国最强的数学系的杭大(现浙大)调到这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本大学,他也是有敢得罪任何人的底气的。但是刚开始,系里让他当个系主任,他都死活不接受,因为他怕当了官,就 不能一门心思做学问了。最后,系里只能强行把系主任的帽子给他扣上,不当也得当。

后来计算机专业开始兴起,当时中国搞数学那帮人,不是转行到刚冒出来的经济系去搞数学模型,就是去刚搭起来的计算机系或信息系。父亲不想再搞那个全世界就他们师兄弟几个在搞的“逼近论”,发篇论文,不是他 老师审,就是他德国当教授的师弟审,他觉得没意思。就自学了点编程,转行当起了计算机系的老师。但事实上,他没学过模电、数电这些专业基础课,也没实际做项目的经验,Bamboo也想不出,他课堂上能教会学生些啥。

但依靠以往的人气,当时从系已扩建成为的信息学院还是推荐他当了第一任的院长。 父亲因为这个掌握了很多人升迁和前途的大官而神气了起来,甚至还拍桌子指着某个老师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副当了皇帝,逆我者亡的气势。于是三年不到,学院就 一致决定让他提前下课了,重新当回了老师。本来还能靠数学功底写些算法论文的父亲,因为这几年的当官已经彻底荒废了学术,再也写不出论文,更不要说课堂了。于是常常怀念当官 时的万人崇敬。最后就只能去买件5000元的衣服穿身上好让人看得起;或者东抄西抄写一堆没人愿看,自己用经费自卖自买充点脸面的书,想骗取点别人的尊敬。成了一个整天自吹自擂的骗子,直至70岁肺癌去世前, 都一直活在想方设法要别人再尊敬他的意淫中。不得不说,就是一个彻底被权力毁了的人。

而纵观现今这些掌控世界的领袖,无一不是像父亲这样有过了权力后,再也放不下的人。更不要说掌控全世界的美国的领导人还竟是些没啥文化的家庭主妇,或者破产房地产商,甚至脑残了。估计就是因为甘心做傀儡,所以 才被某些背后势力选上,推上了这个位子。

墙头草女王

除了这些没本事作妖的领导人,就是那些看着稍微像点样,但已经退了,却还不死心,要卷土重来当个幕后操控者的如奥巴马、安培之流。估计也是退下来后,不知道该干嘛了。就跟小英帝国那个九十多岁, 还不退位的墙头草女王一样。因为退了,她就不知道该干嘛,除了当女王,别的什么都不会,更没人尊敬她了。所以死也不能退。Bamboo很能理解她的感受,如果是Bamboo,也会觉得比死还难受。

以前在英国念书时,听一个资深英国通,又读这方面专业的校友说起过几件当时英国内部讨论激烈的事。包括伦敦的希思罗机场,被誉为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当时的机场方想再建一个Terminal,来缓解机场的拥挤和繁忙,但是伊丽莎白就是不批,嫌多花钱。 Bamboo听后才知,女王是实际掌权,负责日常政务管理的。从同学直呼其名来看,显然英国内部讨论的这些人对这位老女王也有点不屑。

话说希思罗机场具体什么个情况Bamboo是不清楚。但是2019年Bamboo再来英国时,从伦敦想去爱丁堡,坐火车如果临时买票,那是天价,只好 坐十几小时才能开到的大巴。路途中,可能快到苏格兰地界时,基本没有像样的公路,来往穿梭的车辆只能挤一条堪比中国农村的乡间小路开过去,因为对面有车开来,这边就开不过去,司机只能转到旁边的林间 小路,轮胎压着路旁的杂草,歪歪斜斜,刮着一根根树枝开过去。

而做为苏格兰首府的爱丁堡,物资缺乏的,商铺卖的衣服看起来都是中国十几年前就淘汰下来的款式。亚马逊上快递一本从英格兰过来的书,花了一个 多礼拜才运到。可见它的基础建设和交通物流。想想也是,那位久在深宫,从不接触群众,根本不知人间疾苦的女王,靠着某些利益集团买断的报纸和凭空想象能批下来什么实际有用的提案呢? 她那个王室,除了她那个极度孝顺、能忍、还自己搞实业赚钱,把自己弄得像农民伯伯的大儿子外,其他的基本都是帮好莱坞三流演员。怪不得当时跟一间苏格兰青旅的掌柜聊了几句天,人家就马上破口大骂王室太富有。 Bamboo当时也不明白,王室富有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后来想想,要英国民众每年花大笔的钱去养一帮整天装模做样的演员,他们也的确不甘心。除了查尔斯,女王和她的王子公主们,除了会打扮,演个谁都会演的王室外, 还能干什么,还会干什么,Bamboo真的看不出来。怪不得一个戴安娜、一个梅根都能让这个墙头草女王膝盖发软,生怕地位不保,因为人家比她演得更像王室啊!

所以,希望现在当政的,和准备未来要当政的领导们,都不要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政务一件事上,同时学些和做些其他能发挥自己价值的事。这样,一件事放下,就不会觉得什么都没了。

中国未来的领导?

虽然Bamboo不是当领导的料,更不想把时间花在那些整天勾心斗角,只想着为自己谋利的人和事上。但中国六千万还是八千万党员,中国的211和985大学理工科的毕业生,尤其是硕士以上毕业生都被强制入了党,这么多高学历的党员,就算再出不了小平这样的圣王,出不了朱镕基 这样的贤臣,难道选出个会自己说话、写文章,不用当读稿机;会点外语,出国不用全靠外交部的人,当下一任领导,有这么困难吗?要一直由着王毅作妖,中国就剩外交部一个部门管事下去了吗?